日期地點:2020/03/23(一)18:10 光點華山一廳
出席影人:
《那天星期三晚上》導演王威翔、蔡燦得、柯叔元、安乙蕎(麥子)
《追風》導演吳評楷、演員范姜泰基、陳靜萱
導演李權洋
《女兒牆》導演韓修宇、女主范氏內(小名芳芳)女配林真亦
《吳郭魚》導演洪靖安、演員劉明勳 

91323748_4112152215477200_3470333880110678016_o.jpg

《那天星期三晚上》

主持人:《那天星期三晚上》一個很特別的題材,是柯叔元第一次出演短片嗎

演員柯叔元:其實我應該很久很久以前有演過短片,不過我有點忘記了,但是是短片。

 

主持人:想問一下導演當初演員是如何組合起來的呢

導演王威翔:其實當初寫劇本的時候,就已經有和另一位編劇想過,所以這幾位演員不是寫完才選的,在寫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只是不知道他們願不願意出演,但最後還是很順利邀請到這三位演員。

 

主持人:想問阿得,我想這個角色對你來說應該很有挑戰性吧。

蔡燦得:對,那也因為導演在寫時就想著我的樣子在寫,可是我在2017年時把頭髮剪得非常短,他那時候還不知道我頭髮剪得那麼短,所以他看到我本人的時候著實嚇了一跳,他應該希望的樣子是我現在的樣子,就是看起來非常的賢慧,因此那時候我們還討論了一下造形的部分,發現沒有辦法用假髮,會看起來太假,因為我頭髮真的太短,而且我當時手上的戲也需要短髮。可是也因為這樣更幫助我在這個角色上的詮釋,因為在後來我也沒有太多時間能夠改變我頭髮上的造型,所以我就想了一個很危險的辦法,我想試試看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像一個中年婦女,變得也有一點胖胖的,那時候我完全變成劇中那個心態是想說先生帥成這樣,又非常有知識,我自己孩子也大了,自己也青春已逝,外型又不怎麼樣,所以我可能在某些部分特別想抓住我自已的那種自信,所以我覺得這樣各式各樣的陰錯陽差可能是讓我去抓住裡面的某一些個性,但樣子也可能跟導演當初想像得完全不一樣。

 

主持人:那麥子想不想跟我們聊一下這個角色。

安乙蕎(麥子):這個角色我的名字叫做之晴,就像是一個什麼都知情的孩子,很多時候其實小孩都知道很多事情,但不知道用什麼方式去表達,很多事情其實心裡面很渴望或是內心很缺乏的,看似美滿的家庭,可是其實內心是很空洞的,是很孤單的一個角色。

 

主持人:那請問柯叔元這麼多作品之後,有短片找你,會不會有壓力呀

柯叔元:對呀,導演的想法蠻特別的,這部戲對我來說挑戰很大,其實你們看到很少車震的部分,但拍得有點久,然後導演一直說我不要看到任何的東西,但我要讓人有臉紅心跳、慾火焚身的感覺。為了那場戲,我試了很多詮釋的方法,最後我覺得,那不要詮釋了,這真的太困難了。

導演王威翔:我補充一下,叔元哥在演這場的時候都比女生還緊張,第一顆鏡頭的時候我問他那你剛剛有用力嗎,他說你再讓我暖身一下好不好,到第四顆,他終於有那個感覺。

柯叔元:我覺讀很多都剪掉了,我後面其實還蠻投入的,沒關係下一次我們要把它播出來,有長片麻。

 

90345633_4112151652143923_453332256199540736_o.jpg

91874757_4112151448810610_2525950617025773568_o.jpg

 

《追風》

主持人:請問《追風》的導演吳評楷這個故事和你自身有什麼關聯嗎

導演吳評楷:因為從小的時候大家都會習慣過年出去旅遊,那時候我因為家裡父母離婚,所以正常來說都不會出去玩,可是有一次我的父親就問我說我是不是很想去花蓮海洋公園,我們是台中人,就開著一台休旅車、訂飯店,晚上的時候就睡在太魯閣。我另一段記憶是,想到這個概念時我剛好失去我很重要的一位老師,所以我想要把這兩段記憶結合起來去紀念這件事情。

 

主持人:那麼演員的部分呢?

導演吳評楷:演員的部分,那時候算是因緣際會,因為我跟靜萱本來就認識,那時候寫完劇本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他的形象,就邀請他問他你有沒有興趣去拍一個聽起來有點累的短片,非常開心我找的那位父親范姜泰基,因為那時候在寫有關父親的形象時我是以自己的父親去設定的,所以在年齡和各方面上那時候就看到范姜泰基,就問他要不要一起參與。

 

主持人:想問一下兩位演員,在騎車的部分有沒有練習很久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陳靜萱:當初我還蠻訝異導演找我,因為我完全不會騎,而且我的個子也不是很高,那時候練習過程有點尷尬,他又為了找適合我騎的車很辛苦,所以其實我還蠻內疚的。

范姜泰基:拍戲過程我覺得最大的挑戰就是合歡山上的天氣,還有所有的機器跟車輛,想得到的困難我們都碰到了,整個劇組都非常認真。在內容的部分,有一段是靜萱摔車了以後跟爸爸擁抱的那場戲,爸爸其實因為兒子騎車身亡,又擔心女兒,就變成一個單親爸爸帶著一個女兒,所以他跟女兒的互動之間,我也思考了非常久,那樣子的擁抱,應該是要所有感情的都投入,或是面對這樣剛成年的女兒,應該是有一點距離跟那個心態,所以對於這場我想了很久。今天看完後覺得導演這一次剪輯的版本很令我很感動。

 

 

《女兒牆》

主持人:這一部的劇本很酷,是以一個新住民的角度,想問導演當初怎麼會想寫這個劇本。

導演韓修宇:其實是我小時候住這樣的房子,常常翻過去偷窺別人,長大後想說換別人來幫我偷窺一下。那新住民的部分,可能是之前家裡都有外籍阿姨來照顧奶奶,對他們多少還是有一點情感,他們都一直被我奶奶關在家裡,所以就想說用這個腳本,但我沒有特別想要刻畫新住民,而是想要表示每天被關在家裡的女性,可能每天陪伴的出口只有電視機。

女主范氏內:我是第一次拍戲,因為其實那個時候這部片有很多我的朋友也有去試鏡,我一直抱一個想法也許我會符合導演的需求,大概只有百分之八,對自己非常沒有自信,導演選我時我非常驚訝,很開心導演選我,可以挑戰自己的能力,覺得蠻辛苦也很好玩,因為那時候是夏天最熱的幾天,我看整個劇組很辛苦搬很重器材還要爬上樓頂,整個劇組拍完都變黑了,我很感謝韓導演給我的機會會學習很多經驗。

 

 

《吳郭魚》

主持人:想問《吳郭魚》的導演靖安是因為你是高雄人的關係才選這樣的劇本去拍嗎
導演洪靖安:我是花蓮人,之前有一次去高雄拍別部片,遇到一個廢棄魚場,看到裡面有人在喝酒,我就進去,他們很緊張問我是不是檢舉達人,後來跟他們聊天喝酒,就知道這個地方之後要遷村,一直都未確定,開始有些人就會幹譙政府,其實他們只能在這邊生活,有一些還是靠那些工廠在維生的,當初就是因為十大建設在這邊建工業區,一個國家要搶工業發展是必須的,但也會犧牲少數人的權益,這些人可能在這邊住得很久,但不知道多久後,他們就必須離開他們住很久的家。

 

主持人:那劉明勳這次算是客串工廠的老闆。

劉明勳:那時候聽說平常都是從事幕後技術人員的靖安想拍短片,那我一直對學生製片很有熱忱,很開心跟新導演合作,那導演很清楚跟演員溝通,也很給演員個人空間,表演起來也很容易上手,我覺得導演也很知道演員的特性是什麼,謝謝導演,蠻開心的。

 

 

《阿嬤的放屁車》

主持人:最後請《阿嬤的放屁車》導演李權洋終於來到我們現場了,去年都在忙拍戲,那來跟我們分享一下這部戲。

導演李權洋:他是我的碩士畢業製作,反覆看了很多次,這是第一次蠻進去陸姐這個狀態,之前是比較關注兩人的互動,這一次有特別的進去。

 

 

觀眾QA

觀眾:想請教第一部片《那天星期三晚上》的王導演,簡訊那場戲閃得有點快,沒有立刻抓到,所以說其實是小女生設計了跟這個人說合作去誘導他的媽媽外遇嗎?還是說那個設計的意義是什麼,想請教導演,謝謝。

導演王威翔:那個設計其實是一開始之晴就知情,他的確有跟這個角色去達成協議,那這個角色也以為這個協議可以跟媽媽這個角色順理成章地在一起,接下來把爸爸全部的事情揭穿了,那這個家庭是不是就會崩裂,但其實妹妹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想要出來藉由這個事件,最後你可以看到媽媽拿著一把刀,因為她還是他們的女兒,出發點還是這個責任媽媽來扛,還是不希望這個家庭崩塌,媽媽最後有說我都是為了我女兒,你看聽爸爸媽媽吵架的時候,大家都會那麼說,某部分是我在還沒生小孩的時候覺得這都是一個藉口,但生完小孩之後,覺得X這是一個很成功的一句話,簡訊也的確是這個意思,時間有點短還是被發現了真的很專心,謝謝。

 

 

90290270_4112156352143453_7013979952861151232_o.jpg

91286996_4112156478810107_873828907600576512_o.jpg

91297001_4112156305476791_6064744665221955584_o.jpg

91876564_4112156562143432_2251581135425372160_o.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