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2(日)13:30 華山一廳 

出席影人: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導演柳廣輝(遠端連線)
監製瞿友寧

神秘嘉賓蘇達

91550192_4112115242147564_8301477664913358848_o.jpg

主持人:這部電影其實大家都很期待今天片花發表完之後的世界首映,但因為疫情的關係,今天可能是在電影上映之前唯一搶先目睹十分鐘片花的機會!讓我們掌聲歡迎這部片的監製瞿友寧!

瞿友寧:大家午安!非常開心大家今天來!同時也有點不想給大家看,因為看完之後大家就會想接續看下去,但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家又要等一段時間,之後也要看疫情的發展,希望不會讓大家等太久!

 

主持人:那我們來歡迎我們的神秘嘉賓,也是在片中有演出的演員-蘇達。

蘇達:大家好我是蘇達,很開心在這部電影中演出!但不太好意思的是在裡面其實只有客串,卻以神秘嘉賓出場!等一下大家看完影片之後再跟大家分享拍這部片有趣的地方。

 

主持人:蘇達要不要跟大家簡單介紹你在片中演出的角色?

蘇達:我在片中飾演一個在那個年代非常古板、嚴苛的舍監,在髮禁、門禁都很嚴格的過程中懲罰、欺負學生!

 

主持人:可以請瞿導簡單的講一下什麼樣的機緣下而決定擔任這部片的監製?

瞿友寧:柳廣輝導演是我的高中同學,從高中就有很深的淵源,我們當時都想要考台北藝術大學,結果他第十六名入取,我第十七名差了一分(觀眾笑聲),隔年我又再去考,又差一分沒有考上,但我們還是保持很好的情誼。這個故事有一部分是導演自己的感情事件,另一部份則是我自己的感情事件,我們把他全部混在一起,是我們那些年的敘述。

 

主持人:那麼一剛開始是柳廣輝導演先完成這個電影的故事嗎?

瞿友寧:對,他一剛開始拿到一個優良劇本入選在去片場的路上,但我看完劇本就覺得劇本太扭扭捏捏,因為它是在講東部一個原住民小男生的故事,他跟神父告解自己喜歡的是男生,在過程中他又去參加合唱團又有家庭問題,我就跟他說劇本角色不是他,再來他也沒有在台東生長過,明明想講的是另外一個故事,卻扭扭捏捏、偽裝成另外一個樣子,不如認認真真面對自己的成長過程,寫一個很好的劇本,這樣的東西反而最動人,我就放他去寫劇本了!後來他寫了半天沒有一個結果,中間我們還請了很多編劇幫我們改,那些編劇其實都很厲害!但其中有一個女編劇說她沒有讀過男校的經歷,根本不知道男校的情況!兩年後我看劇本沒有進度,我才自己重新寫那個劇本。現在看到的劇本,其實跟當時送輔導金的劇本有很大的不同了,它更深刻,細節中可以看到更多情感。從第一版到最後定稿中間大概花了兩年的時間,而且因為自己寫又加入自己的故事,越寫越有感情。就覺得要好好來拍!所以這部片也花了五千多萬,大概是這類型電影投資最多錢的一部。

蘇達:瞿導編劇功力可以說從劇本中一覽無遺,每一場他都改過!更不用說拍攝的時候,邊拍邊改!(觀眾笑聲)

 

主持人:蘇達這次是第一次跟瞿導合作嗎?

蘇達:對,久仰大名!

瞿友寧:幹嘛在這裡客套!(觀眾笑聲)大家其實都看過很多蘇達的作品!這次我想讓他在裡頭玩不太一樣的東西,嚴肅中帶點幽默,幽默中帶點嚴肅,其實我不覺得舍監這個角色是壞人,反而他是時代的印記。

蘇達:第一次要演的時候,導演說這個角色不是那麼嚴肅但又嚴肅的角色,再演的過程中我也是往這個方向走,但演完看到成品自己也嚇了一跳,因為他跟本來我的樣子不太一樣!這個角色的確要在這樣沈悶的社會風氣底下帶給觀眾些許噗哧一笑,也是因為這個角色讓主角碰在一起。

 

主持人:蘇達的角色算是一個關鍵性、媒合的角色!等一下在片花中可能會看到一些蘇達的演出片段。

瞿友寧:順便介紹一下,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的DM,它可以變成立牌,可以放在書桌、辦公桌前,上班的時候看到男主角心情就會很好!DM後面有一個流水號碼,可能之後特映會抽獎會從這個號碼作抽獎!各位可能就是全台灣最早看到全片的人,可以把它帶回家或是送給那個刻在你心中的名字,一起來看這部電影!

 

主持人:原來這個DM其中暗藏一些密碼,所以大家要好好保管它,說不定就是那位幸運的觀眾!


91628074_4112115222147566_4293206698711056384_o.jpg


影人分享

主持人:《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我自己給他下的副標是那些年的美麗與哀愁,看完片花大家應該很感動!不好意思剛剛放映發生小小的問題,稍微延遲播放!大家看完應該好希望可以看到完整的影片吧!掌聲歡迎瞿友寧監製以及蘇達。

瞿友寧:謝謝大家今天搶先看了片花,有一點感覺嗎?(觀眾點頭)

 

主持人:應該很有感覺對不對?大家點頭如搗蒜!

瞿友寧:這次我們其實在每個細節都很拼命,包括剛剛大家有聽到獨特的音樂,這次侯志堅老師都說這是他有史以來做過最好的音樂!這樣好像對不起其他的電影,但是他自己是這樣說的。

 

主持人:聽說片中還有用一些大家很熟悉的流行曲,比如說《這個世界》。

瞿友寧:還有陳昇的《擁擠樂園》,大家今天還看到了很多我們還沒有曝光過的片段或者是演員,所以大家可以幫我們保守這個秘密嗎?

 

主持人:對,一起保守秘密!剛剛也看到蘇達一段好精彩的演出。那我們就坐下來!那瞿導這次算是你第一次擔任監製的電影,而且算是介入非常深層,從一開始的劇本,剛剛也有提到劇本經過和兩邊得修改,那最後是怎麼變成現在的樣子?故事是跨越解嚴到解嚴後,講述一段很禁忌的愛情故事!也請導演分享一下中間不論是在討論或是修改劇本的考量點?

瞿友寧:四十歲以後,我覺得電影其實要更回歸到自己身上去對話,你是什麼樣的人就會做什麼樣的事情,很多東西是你的個性讓你的創作變成那個樣子。 或許我們曾經在某些階段中,沒有依循自己的個性去做很多的創作,但後來會發現有些東西最深刻的是挖掘不出來的!導演的第一部作品對他來說是一個慘痛的過程,那第一部電影我也不好意思說是哪部!但導演不管從劇本、拍攝、剪接的階段,甚至到最後上映的過程,他基本上沒有絕對的參與權!某些製片人的想法會是要完成一個在商業市場中可以被操作的電影,也因為這樣我甚至覺得上次的電影都不是導演完整的電影經驗。所以在導演的這部電影,希望他可以更本於初衷!我剛剛有說到四十歲以後我自己做了《親愛的奶奶》,那個就是一個真實與自己生命對話的作品,也因為這樣我就建議導演能在這部電影中真實的跟自己生命對話。如果他要去想這樣的一個事,那會是什麼呢?或許這個東西就是一個很重要的生命經驗!所以也逼迫他去挖掘很多生命中情感和很細微的事物。我和導演其實是高中同學,所以有時候我就會問他那時候跟喜歡的人的來龍去脈!劇本發想中我也加入自己當時的想像,所以劇本是我們兩個的撞擊過程中產生的。也因為這個這樣,我覺得很多東西有點像是秘密一樣!看這部電影有如在看兩三個人的秘密,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不停地把秘密丟出來,他必須攤給這個世界和時代看,而攤給世界看的時候,其實需要很大的勇氣!當然現階段大家在愛情上可能沒有太多的禁忌跟困難是吧?還是你們談戀愛父母會管?還是還沒有到談戀愛的階段?有可能還是會管,因為考試、年紀或其他原因等,很多可能性都有!
 

愛情深刻的過程,其實會經過一番波瀾而使得它特別深刻!這個電影就是因為時代、政治氛圍的波瀾,加上其他的波瀾!我跟柳導就是在那個年代下長大的,我們正好經歷1987年解嚴,解嚴的時候所有年輕人當時以為這個世界就更自由更開闊了,包括當時髮禁解除、男校第一次招收女生、少年隊,但解嚴後這些都廢掉了,甚至開始醞釀教官脫離校園這件事情,我們便以為這個世界可以更自由更開闊。
 

那回到愛情、同志這件事,是不是在當下那個開關一打開之後便馬上升級到2.0 ,其實是沒有的,即便到去年我們同婚法通過,大家很開心同志朋友可以結婚,可是這世界真的對同志是用一個更平和的眼光嗎?我覺得只要我們覺得他們是需要被保護的,其實就不是一個很開闊的眼光,那是被當成動物保護,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主持人:記得過年看到戲院第一版預告,兩個男生一個女生,三人複雜情感糾葛,讓我想到十多年陳正道導演的《盛夏光年》當中三個人的關係!我相信到時候觀眾在看完這部電影會像是看完《盛夏光年》給人心裡的感動。!可能現場很多人沒有看過盛夏光年?有看過盛夏光年嗎?

瞿友寧:陳正道導演前幾天來看了我們的片子,導演看完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說他愛死這部電影。所以我相信大家應該會看到一部很動人的電影!不過我們還在做微調,希望在上片之前做到最好!

 

主持人:那接下來想問瞿導當初在選角的考量?怎麼會找到曾敬驊、陳昊森這兩個演員來演?以及蘇達舍監這個角色?

瞿友寧:這個部分我們要不要跟導演連線,因為導演自己在挑選的時候有他自己的想法!

 

主持人:導演去參加大阪電影節回來,必須做自主健康管理,所以今天不能到現場來。

瞿友寧:本來在大阪電影節是我們第一個國際影展,我們也很珍惜,本來是一個團隊要過去的,但是因為疫情延燒,反覆思考後,覺得要配合疫情更重要!那因為這是導演的第一個國際影展,我們就鼓勵導演去看看大家的反應。

柳廣輝:我現在人在家裡!

瞿友寧:那你在家裡幹嘛?

柳廣輝:我在家裡反省人生哈哈(觀眾笑聲)

瞿友寧:我們這裡有主持人延凱,還有我們的神秘嘉賓蘇達。剛剛主持人問到我們為什麼會挑曾敬驊、陳昊森來演?你要不要跟大家分享當初為什麼選擇他們?

柳廣輝:其實瞿導也參與在我們選角的過程,我們開始是做了一個像海選的動作,不論是有演出經驗的人或是沒有演出經驗的人都去做了很多的試鏡,後來我們就找到了昊森,昊森來試鏡的時候他跟我們分享了他家裡面的故事,當下我們都非常的感動,因為他家裡也有這樣同志的議題在,家人因為同志這個議題處得不愉快,最後得到一個和解,因此我們就很想要回去把這樣的經驗融入到角色的一部份。不過昊森的眼神我們非常喜歡,我們都說他像小金城武,當然他有他自己特質,我們也都很喜歡!

瞿友寧:導演你等一下(詢問觀眾是否聽清楚),我想補充說明一下,對昊森我一開始其實是擔心的,因為我們看了他前面幾個網劇作品,當然不是說那個網劇好與不好,而是那個表演比較沒有走心,所以當時我們是擔心的,但後來透過表演訓練的過程中,我們也找了很好的表演老師徐老師,他從兩個小男生內心當中挖出很多東西,讓我越來越肯定這兩個小男生。

柳廣輝:再來是敬驊,當時我們選角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烈姐那邊有個新人叫敬驊,那時候他其實已經拍完《返校》了,我們看了照片後覺得外型很亮眼,所以我們就約了他聊一聊。其實敬驊是一個非常單純的男孩子,他以前的生長環境也比較單純,他是在宜蘭長大的,所以對於演藝圈及與人社交的事情他沒有那麼熟悉,所以他跟我和監製講話的時候眼神和話都接不上!他可能回一句話都要想一兩分鐘才能接上,當下我們就想這樣他是不是能演出我們的角色,最後我們就請他直接試鏡,配一段劇本請敬驊來幫我們演出裡面的一段情節故事,然後敬驊的表現非常好!那段試鏡做得非常放鬆,在我們想要的一個狀態裡面,我們就這樣子決定要用敬驊跟昊森,當然後續有很多表演的訓練,如果大家有興趣也可以講給大家聽。

瞿友寧:敬驊其實就像導演講的,他是一個極度害羞的人,如果大家有跟他接觸過就會知道!但是很奇怪的事只要他一表演某一個靈魂就上去了!烈姊看到劇本就覺得實在太好了!因為劇本是我自己寫的我就自誇一下!(觀眾笑聲)她一定要讓靖華接到這個角色!有一次我們竟然就看到一個試鏡片段是烈姐在跟敬驊對戲,但也因為烈姐是敬驊很放心的人,所以他的表現是超乎我們想像的好!那我就跟導演討論說其實只要讓敬驊相信劇組的每一個人他就會做得很好,我們也透過表演訓練讓敬驊相信我們每一個人,彼此分享心中的秘密,讓他們進到戲裡頭。每次試片完,我們都會問大家你喜歡敬驊還是昊森?兩派各有支持者!那我們也來現場調查一下,喜歡敬驊的請舉手?喜歡昊森的請舉手?(觀眾舉手)看似也是五五喔!之後看完電影再問大家,應該又有不同的感受!這裡還有最討厭的舍監,導演要講一下當時為什麼選蘇達嗎?

柳廣輝:那時候我們也想過這個角色要找電視裡比較綜藝咖的藝人來演,後來我們找到蘇達,他是我學弟,那時候他在演《山的那一邊》實在太好笑了!我們就跟他聊了一次,他也就答應要來演這個角色,我覺得蘇達的表演是給大家非常接地氣的。我們這部戲是在講比較沈重,關於內心情感的故事,蘇達在這部戲就很世界,帶來一些比較輕鬆的部分,可是角色中他其實又很嚴肅,他代表當時學校宿舍權威舍監,但蘇達有他獨特的表演幽默感卻又不突兀,所以我覺得他的表演是非常好的!

瞿友寧:跟我們剛剛講的也一樣,我們其實對於舍監這個角色不覺得一定要很負面、傳統的刻板形象,所以在這個電影裡頭,不論是教官或舍監,所有代表權威的人我都覺得在那個年代裡,他其實被賦予這樣的使命,而他就要認真做好這件事!這也讓我們現在在看很多人事物時,可以用更多元的觀點去看我們以為負面的人,所以我自己也常常會用更寬容的眼光去看待我們原本很懷疑、討厭的人,也希望這個電影不是要大家去二分法挑戰體制,或認為他一定不好,他就是在年代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過程,只是大家何其有幸或不幸地身在那個年代裡。

 

主持人:想請問一下這次大阪電影節觀眾的反應如何?

柳廣輝:觀眾的反應就是非常出乎預期的好,有很多記者、觀眾他們看完之後都說非常感動,在現場播放過程我都沒有在認真看電影,我就一直在看觀眾的反應,大概是從中間某個段落,過一個小時之後開始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有很多觀眾都哭到最後,報導的新聞評論、影評和媒體也都說他們非常喜歡! 

 

主持人:所以等於說在日本不論是觀眾跟媒體的反應都出乎意料的好!

柳廣輝:他們特別是對同志可以結婚這件事都覺得非常羨慕!因為日本大環境、職場都是很嚴苛的,所以我也是希望這個片子能帶給日本族群這個勇氣可以說出自己的故事,能夠更被理解!

 

主持人:謝謝導演今天跟我們的分享!

瞿友寧:電話不會斷,導演隨時想要補充都可以一起參與!

 

主持人:那想請蘇達分享在片中跟新演員對戲,跟他們在拍戲互動的過程。

蘇達:蠻感謝他們找我來演這個角色,其實舍監這個角色的任務跟表演的方式就像大家在片花看到的,剛剛看到的那場戲就是我這次最主要的戲份。我當時拿到這個劇本的時候,老實說我看完之後還跟我的經紀人說:「所以這個要找我演喔?」,其實這個角色可以找任何人來演!就像導演說的他們一開始考量的喜劇或綜藝咖的人選來演這個角色其實都很可以,都可以是這樣的舍監,所以我當時在演的時候我就在想要如何詮釋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後來發現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搞笑,也不要讓這個角色壞,我覺得我在屏幕上詮釋的角色已經是剛剛好了,你們剛剛看完應該會覺得舍監其實蠻可愛的吧~他不生氣的時候應該會塞糖果給學生,我用這樣的方式詮釋這個舍監。唯一戲最多的除了剛剛那場外,還有一場我要懲罰他們。我覺得兩個新演員在片場都非常謙虛,這是我對他們最大的讚嘆!可能是他們第一個獨挑大梁的角色,但他們身為這麼重的戲份的演員,在片場不管是對前輩或工作人員的態度都相當好。在看片花的時候應該也可以感覺到他們對於導演給的指示都不會害怕的去嘗試,不管是哭戲、辱罵、談戀愛他們都給予最大的能力和限度去試!我剛剛在跟導演說那這樣曾敬驊就不能報最佳新演員了耶!因為他《返校》報過了,不過可以報最佳男演員,不然他們兩個鐵定入圍!你們知道戴立忍在大阪電影節得到男配角嗎?你們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看他的部分,雖然戲份不多但相當精準、細膩跟又豐滿。

瞿友寧:戴立忍出現的時候觀眾的眼神就不想離開,不管是走路、肢體、眼神甚至是停頓點!

蘇達:觀眾一看就知道前後是兩個不一樣的演員,不是用好萊烏化妝技術變老喔!你一定知道是另外一個人,但他卻又可以說服觀眾他是銜接前面的小男生,這就是精彩之處!我當時看完試片離開片場後,我就傳訊息給導演說戴立忍的表演實在太精彩,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瞿友寧:我們是先拍年輕的部分,當時拍完就趕快剪一個初剪版給戴立忍看,看完之後他大概有去揣摩,想像一些可能,但他最厲害的不是模仿,而是進入他自己內化出來的東西!

 

主持人:由此可知難怪他得到大阪電影獎男配角!實至名歸!那最後想請導演分享合作當中最難忘的部分?

瞿友寧:我覺得每次拍一部自己喜歡的電影之後,當然這次我是監製,錢花了很不甘心,所以我都跟在導演旁邊全程參與,導演應該壓力蠻大的!像有一個教官一直在旁邊看!一路鞭打!

柳廣輝:每天都看心理醫師哈哈哈不讓監製知道(觀眾笑聲)! 監製捕捉了很多思考上的不足,在導戲和鏡頭運用還有很多細緻的地方監製都很有經驗,他給了我很多提點,這要感謝他,不過壓力真的很大!因為他每天都在!

瞿友寧:沒有啦!因為這次錢花太多,我想這次最棒的經驗就是拍好電影你等於是參與了一段人生,不管是導演的還是兩位男主角的,我覺得在參與過程中同時也跟自己的生命靈魂對話。我們前面幾場戲有一兩場試片,有些演員看完後說看完電影後三天一直在電影的情境裡面走不出來!有人甚至是一個禮拜才在出來。我想未來這部電影會對你的生命說話,會留下一個記憶,成為刻在你心裡的名字!

 

主持人:是一個後座力很搶大的電影!現在留一點時間給觀眾,看完片花之後有沒有想問的問題?

瞿友寧:在問問題之前補充說明一下,這部片是我第一部監製的作品,不過我去年監製的作品包括《女鬼橋》及接下來柯貞年導演的《無聲練習曲》,其實我也從導演或編劇的身分開始斜槓做監製。當我看到很有想法的導演或是一些新的導演,我希望能夠保護他們,不論是從編劇、拍攝、剪輯甚至到最後行銷宣傳到影展,讓所有事情發揮到最好我會覺得蠻開心!所以未來在座的短片創作者,如果你們真的很想做好一件事,我就會很想幫你們!所以你們也可以來找我!
大家最近有看到梨泰院嗎?他們不是開了一個甜栗餐廳嗎?片中有一個人要投資給男主角,而他為什麼投資男主角?不是因為男主角的創意有多好或是餐廳有多厲害,最後是因為他的人品。我覺得創作這件事人品也很重要,今天我幫的人讓我覺得很有價值,聽得進去什麼是好的,相對的我也是,不是像老師給予限制,而是互相溝通的工作夥伴!有一個共同的目標讓事情做到最好!
這部電影製作過程真的要謝謝攝影姚宏易、美術姚國禎、造型鄧莉棋、聲音杜篤之,還有配樂等等,這些東西大家都完全拼了命,想把他做好,在現場的心情就是很感謝每一位!也讓大家看到喜歡的模樣!
-

91388986_4112114985480923_8679265831537868800_o.jpg
 

觀眾QA

 

觀眾1:想請問瞿導,聽說你們有去加拿大拍攝!當中有沒有什麼可以跟我們分享的?

瞿友寧:剛剛你們有看到片中的大瀑布嗎?那個就是在加拿大的尼加拉瀑布拍的!真的要說加拿大是一個我們可以值得學習的工作環境,尤其是他們在工時及很多對待上,我們每四個小時都要休息一次,而四小時中一定要吃一份正餐,那個正餐就是Buffet,所以錢就一直在那裡燒!開工總共十個小時內要把工作做完,不能超過!所以我們必須要更精準的把他做好,所以我常常吃完飯一直看著現場的工作人員,希望他們吃快一點,因為很緊張,怕拍不完!甚至我們在加拿大拍攝有些光是很獨特的,我們為了搶天亮的光更是緊張,但是我們的工作團隊都非常的認真和小心,有時候甚至連不需要般的東西他們也搬著往前衝!也因為這樣雖然在加拿大只拍了七天,但每天都拍到我們想要且喜歡的東西,我們在國外也挑到非常好的演員!尤其去到國外演員最不好控制,因為對他們不熟悉!我們在幾個重要角色都做過試鏡,大家看到剛剛一個外國演員,他有演過神鬼交鋒,他一講話就很有情感,是一位非常資深的演員!

主持人:看起來加拿大的這部分也是電影的一個亮點!

瞿友寧:我只能破梗到這部分,加拿大這部分也是我們入圍金馬奇幻影展的原因,因為它很奇幻!但還是不能說!

 

觀眾2:請問瞿導在這次拍攝覺得監製跟導演最大的差別在哪裡?以及各自的困難度有什麼?過去瞿導都擔任導演,現在當監製覺得這兩個衝突在哪里?

瞿友寧:我覺得當監製很好玩,因為有些東西自己在做導演的過程中不會碰到,反而藉由別人的生命過程也參與這樣的角色,所以像王家衛跟陳可辛他們做了很多監製,像《擺渡人》一定不是王家衛自己會拍的東西,但他一定在裡面玩得很開心,在陪人家創作的過程中,得到一個不同創作玩爽的可能!相對也會刺激未來的創作,產生新的可能性。我做監製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那就是我不會強壓創作者,更多的是看他們需要什麼幫助,比如說《無聲練習曲》是從劇本、籌資階段的幫忙,但拍攝現場我幾乎不太去,原因是我覺得那是她生命需要承擔及學習的部分!到後來剪接、配音我才去看!《女鬼橋》也是這樣得情況。那這次《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這部片》我為什麼從頭跟到尾呢?除了錢花得多,另外是因為我跟柳導是一路從高中過來的,大家不要猜我們是劇情裡面的人,總之過程中你會很知道裡面的細節,在過程中替導演注意到細節的時候就會替他高興!
導演是雙魚座,他是一個溫柔、善良的人,他有時候會覺得好像可以了,我就會說不行!這裡還沒到,我就會逼迫他走到他自己可能都不好意思或是不敢面對的情境,在逼迫的過程中到最後他可能會感謝我的時候,我覺得那是我在監製過程中得到最大的滿足感!那這也是為什麼我願意在這件事上付出那麼多心意的原因,對我來說他不是只是幫助一個人的過程,也是另外一種創作!

 

主持人:大家應該會非常期待電影最後的成績!那瞿導因為疫情的關係,原訂這部電影是要在六月份上映,有沒有一些新的可能性?

瞿友寧:對,我們很早就定了6月19號,也是看過所有可能性,像是大學畢業考考完,一路上到七月,但因為疫情打亂所有時間軸跟節奏,所以現在也不確定會不會在6月19號上映,我們希望疫情快快結束,我們會在四月底的時候決定是不是在6月19號上映,當然很希望給看到我們的努力和成果!

主持人:大家真的可以來期待!大家祈禱疫情可以趕快恢復平穩!《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這部片》在6月19號進到觀眾心裡最深處的地方!

 

 

90946435_4112115012147587_4631102904147640320_o.jpg

91270997_4112115038814251_2073685917897326592_o.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