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2(日)18:00 華山一廳

出席影人:

監製唐在揚

導演黃駿傑

主演劉冠廷、喜翔、何潔柔

91231809_4112211465471275_1391891260163227648_o.jpg

主持人:請問監製,是什麼樣的機緣找了黃駿傑導演來拍這部戲?

唐在揚:首先謝謝公共電視提供給黃駿傑這個機會,人生劇展一直是台灣培植年輕導演、新導演的平台。很高興這個案子受到公共電視的青睞,謝謝金穗獎提供這個機會讓它能夠以電影的方式呈現,公共電視也讓它做了技術的轉換。這個案子是「拍台北」電影劇本徵選的第一名,謝謝台北市電影委員會在拍攝過程給了很大的協助,辦了這個活動讓我們看到好的劇本。也要感謝李亞梅,因為她帶著這個編劇來找我,問我有沒有機會能促成。看了劇本非常喜歡,但一個年輕導演用公共電視的錢要拍神豬,其實我們也滿有勇氣的,但看了今天的效果覺得還不錯。黃駿傑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導演,希望大家覺得如果他有機會的話,給他更大的支持與鼓勵,讓他真的往大螢幕邁進。劉冠廷和小春非常優秀,特別感謝喜翔,這個角色本來是另一位演員,但參加完開鏡他就生病了,所以請喜翔哥來幫忙,他也二話不說就來演了這個阿公。謝謝大家今天來看電影,希望大家喜歡,謝謝大家。

 

主持人:這是黃駿傑繼《七歲那年的初次見面》後的最新作品,也算是第一部長片,分享一下這部戲轉成影像的過程。

黃駿傑:第一場就面對大家真的滿緊張的。感謝公視、台北市電影委員會、興揚電影,感謝金穗獎給我們這個機會。在討論這個案子的過程沒想到可以在大螢幕上跟大家交流,感謝唐大哥以及演員對我的信任。導演對我來說一直都是一部影像作品的其中一員,沒有大家是不可能完成的。所有呈現喜歡的部分都是大家一起完成的,有可以再進步的部分都算我的。

 

主持人:演員組合是如何組成的?

黃駿傑:第一次看到劇本想到的父女組合就是這個組合了。奇妙的是我想到他們的時候我只看過潔柔的《年尾巴》和冠廷的《瘋狂電視台瘋電影》,我甚至不知道他已經演了《陽光普照》、當了男一,殺青後看到《陽光普照》的預告才嚇到:「原來已經被用走了。」但本來就都是很好的演員。喜翔哥我只有一個字:帥!他的鏡頭在原本的素材其實更長,我都捨不得喊卡,但為了影像戲劇的節奏還是得忍痛卡掉。

 

主持人:那花絮的部分應該多放一點喜翔哥。

黃駿傑:我想說還是以豬為主,小豬也是有很多鏡頭。大家都誤會了,本片的主角其實是夏草,不是他們。

 

主持人:想請問劉冠廷,這個角色對你說是不是很有挑戰性?片頭是怎麼拍的?

劉冠廷:對,的確很有挑戰性。片頭的部分是在棚裡面吊威牙,一直在想人從上面掉下來會長怎樣,一開始拍還沒那麼順利,核心肌群要用力往上頂,很累。好險導演有先想好,所以過程算滿順利的。

 

主持人:潔柔第一次跟冠廷哥哥合作,怎麼跟他培養父女的感覺?

何潔柔:拍戲空檔就會聊天,邊拍戲邊培養默契。

 

主持人:妳會主動跟他玩嗎?

何潔柔:有一次冠廷爸爸真的來接我放學。

劉冠廷:其實是導演安排的。我去接她放學,然後搭捷運去我們的主場景,沿路走路。路途中就在想說我們今天是主人,要買一些食物邀請工作人員來現場,討論妳喜歡吃什麼、我喜歡吃什麼、誰吃素……,結果我們最後買麥當勞(笑)。

 

主持人:喜翔哥跟我們聊一下阿公這個角色。

喜翔:我是意外有這個角色,感謝我同學生個小病讓我有這個機會,也謝謝有這個機會遇到這麼好的導演跟演員。豬真的不好搞,第一顆鏡頭就被(大豬)壓到手指,伸不出來。整部戲導演給我的時間滿充裕的。

90271306_4112211412137947_7398561731250749440_o.jpg

91051154_4112211398804615_337492276647297024_o.jpg

 

觀眾QA


觀眾1:請問劉冠廷怎麼詮釋腳受傷?請問幾位演員與豬排互動的趣事?

劉冠廷:那個石膏是假的,但穿久了穿脫會有點咬腳,我一開始還很天真跟導演說要用真的石膏。我盡量去揣摩「掰咖」。可是我犯了一個嚴重錯誤,有一個工作人員真的「掰咖」,醫生跟他說如果左腳「掰咖」,拐杖就撐右邊,力量比較平均,我得知之後心想:「真的假的!」拍到一半才知道。

黃駿傑:這題我沒跟他討論過,但我有去問過。其實這是每個人的習慣,走路重心的習慣有差。

 

主持人:跟小豬互動的過程?

何潔柔:休息空檔我就會把小豬放在地板,把牠抓來抓去。

劉冠廷:牠被抓起來的時候就會叫,放到地板就會突然安靜,那個節奏很好。(台下觀眾笑聲)因為牠真的太厲害,每拍完一顆鏡頭現場都會說:「得獎的是……」(台下觀眾笑聲)。

黃駿傑:小豬到喜翔哥的懷裡最穩定。

喜翔:牠知道我從小吃豬肉長大,不太敢開玩笑(台下觀眾笑聲)。我只要一碰,牠連叫都不敢叫,這是真的。

 

觀眾2:夏草現在變大隻了嗎?等公車的稻浪是在桃園的哪裡?

黃駿傑:夏草快樂地在馬場的草原上奔跑著。牠原本拍過廣告,拍完這部決定遠離塵囂,讓牠去大自然生活,主人今天有來到現場。我有看過牠近期的影片,有略長大,但因為牠本身吃素,所以不會像一般的豬很快的變肥大。等公車的地點在楊梅,確切的位置不確定,可以問問我們的製片。

 

觀眾3:請問小春聽到家裡在吵架這種不愉快的氛圍如何去消化和解讀?演哭戲的時候想些什麼融入情境?

何潔柔:哭戲就是想比較難過的事情,可能是家人過世,融入劇情裡。鄰居吵架的部分就是不要想太多,反正也不關我們自己家的事,聽聽就好。(台下觀眾笑聲)

 

主持人:夏草是怎麼找來的?

黃駿傑:選角真的花很多工夫。有討論要黑豬還是白豬、怎麼樣的size,畢竟有一些要抱著的鏡頭。視覺上可愛又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覺得這是老天爺的安排,讓我們有緣遇到了夏草。牠本來就是寵物豬,攝影師第一次看到牠的照片就說是豬界的妻夫木聰,(台下觀眾笑聲)當時還不知道性別,如果是女生就是豬界的新垣潔衣,我就知道攝影師的偏好了。初次看到牠本人有帶著潔柔先去認識一下,看到的時候心想:「就是牠了!」

 

主持人:牠在拍戲時好控制嗎?

黃駿傑:牠真的是神豬,戲超好的。第一天上戲就是跟阿天在切鳳梨選牌那場,第一顆鏡頭是阿天把牌放下去之後牠要站在中間不動,牠基本上第一個take就ok了。換不同鏡頭的角度跟size的時候,牠永遠在對的範圍內活動,如果導演猶豫不決拍太多take,受不了的話牠就會走出去(台下觀眾笑聲)。

劉冠廷:而且牠真的很會走位。我要罵牠然後我出去那場,牠剛好走到我出去的路線上,我就心想怎麼辦,就輕輕稍微點到牠把牠往外掃,我沒有真的踹牠。

黃駿傑:他沒有真的踹,因為是鏡頭上所以看起來很用力。而且他那樣撥牠,牠其實是沒有叫的,叫聲是我後配上去的。

唐在揚:4月5日晚上十點在公視首播,請各位多多支持與推廣,有錯過片頭的可以再看一次。 

 

主持人:片頭真的非常精采。我在選片指南時就有提醒大家絕對不要遲到,不然就會錯過這個非常精采的畫面。謝謝大家!

90971920_4112211775471244_8885357595263500288_o.jpg

91184108_4112211692137919_3941030732037619712_o.jpg

91280372_4112211735471248_6136075512138694656_o.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