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3/29(日) 19:20 光點華山一廳
主持人:胡延凱
出席影人:

製作人林昱伶

導演鄭芬芬

演員苗可麗

演員曾珮瑜 

91565925_4119738394718582_7082556097948549120_o.jpg

主持人:大家今天應該都第一次看大銀幕首映,感覺一定不一樣。先請製作人跟大家打個招呼。

林昱伶:大家好,在疫情這麼嚴峻的時候還可以在這裡一起看這部片,覺得滿感動的(笑)。雖然我已經看了幾百遍吧,謝謝大家。

鄭芬芬:非常謝謝大家在這個時候來看這部片子,希望大家身體健康(笑)。 

苗可麗:大家好,其實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完整版,超感動的!我說真的。我也一望我看一百遍(笑)。

曾珮瑜:我跟可麗姐一樣,今天也是第一次看。也謝謝今天那麼多人願意來,謝謝大家。

 

主持人:這部戲是大慕的第二部作品,繼去年金穗開幕片《我們與惡的距離》後很榮幸今年把《做工的人》邀來當閉幕片。請問製作人,第二部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題材?

林昱伶:其實在《與惡》之前就買了《做工的人》這個IP而且已經在開發了,只是孵化的過程沒想像中那麼順利。當時我跟朋友說要改編這本書時,比較積極面的會告訴我:「妳好勇敢喔!要做這個題材。」比較不積極的會說:「這麼悲苦的故事誰要看?」我們在整個孵化開發的過程花了將近一年半的時間。事實上它應該是大慕的第一部自製作品,但後來被《與惡》超車了,變成第二部。

 

主持人:怎麼會找到鄭芬芬導演合作?

林昱伶:大家都很好奇這樣的題材怎麼會找一個女導演。其實我跟她是酒肉朋友, 有天跟她吃飯聊到近況,她跟我說她最近請她的製片找兩本書的IP,她想要改編,提到其中一本是《做工的人》,我就很吃驚地告訴她:「真是太不幸了!是我拿到了。」(觀眾笑聲)那時候就聊了很多,為什麼她想要改編這個故事,覺得她對這個題目非常有熱情、有很多想法,所以就覺得:「我們一起來試試看吧。」

 

主持人:就一拍即合?

林昱伶:沒錯,我們對這個題材的想法可能滿接近的。

 

主持人:女製作人、女導演拍這麼男性的題材,實在是想不到。

林昱伶:其實她是男的。(笑)好啦開玩笑。

 

主持人:導演其實睽違台灣影視圈多年都沒有新作品,這次為什麼選擇挑戰這樣的題材?

鄭芬芬:我對故事還滿挑的。幾年前看到這本書就很喜歡,我就先去找資金再去問版權,找資金的過程中感覺有興趣的人好像不多,我就把它放在心裡,想說應該也沒人想拍,因為也很難拍。有次跟她(林昱伶)吃飯喝酒就聊到才知道她買了,當時我也非常驚訝。我就很感動,老天爺一定是有聽到我想做這件事情,所以祂讓我的好朋友買了這個版權。但那時候我還很假惺惺地說:「妳不找我拍也沒關係啦!」(觀眾笑聲)就這樣的機緣巧合。

 

主持人:這是台灣第一部以大型工地為實景拍攝,光是找場景應該就非常困難吧?要不要分享一下這個工地怎麼找到的?

鄭芬芬:在原著裡頭,林立青大部分工作的場地是一般的RC結構,但田調之後我覺得SRC的結構會比較好看。台灣建築業興盛的時候才有比較多的SRC結構,現在已經很少了,所以我們為了找這樣子的結構其實找了很久。一開始希望能在台北拍,找遍所有台北的場地都找不到,從中南部找也很難,找得還滿絕望的。我還跟製作人說:「如果我們找不到場地可不可以不要拍?」

 

主持人:有沒有考慮搭景?

鄭芬芬:有,但製作人應該會想殺了我。當大家齊心協力想做一件事的時候,大家都會來幫你。我們找場地的場景經理也是找不到很痛苦,找到台南去,就想說既然都來到台南了,經過很有名的廟就進去拜一下好了,看有沒有希望。拜完去停車的時候看到旁邊有個工地,想說進去問問看,但裡面完全沒有認識的人,沒想到裡面工地的人很好,願意幫我們跟董事長談談看,結果就成功了。

曾珮瑜:是拜四面佛嗎?(觀眾笑聲)

鄭芬芬:我們感動到馬上就去台北的廟拜拜。(笑)

 

主持人:在那個工地大概拍了多久的時間?

鄭芬芬:半個月。

 

主持人:就完全停工交給劇組拍攝嗎?

鄭芬芬:他沒有停工。我們跟他商量好一塊地,他們在那邊做、我們在這邊拍。因為我們是現場收音,我們就拜託他們停一下讓我們收,所以他們就是做做停停、做做停停。聽說他們因為我們進去拍,延長了他們的工時,每個月要損失70萬。

 

主持人:演員組合好特別,當初怎麼考慮演員選角的部分?

鄭芬芬:寫完劇本時我心裡就有對角色的想像。看過很多演員,很多角色都定了,第一個定的就是昌哥跟昌嫂,不二人選(笑)。找到後來有一個人一直找不到,就是阿祈,他就跟工地一樣,我也跟製作人說:「如果阿祈找不到,我不要拍。」製作人以前做經紀,對演員人選有獨到的眼光,他就突然建議我李銘順,就Bingo!我一直希望我的阿祈是一個做再多傻事、笨事、蠢事,你雖然會很氣,但你還是會很愛他的那種,他會有一種獨特的形象,我也沒辦法去形容,就在我腦海裡,所以她一提到李銘順我就覺得是他了!但因為他是新加坡人,不會講台語,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他是我所有拍過的演員中讓我最辛苦的一個,為了訓練他的台語,我台北、台南一直跑,幫他找老師、跟他對每句台詞要怎麼講。他從完全不會到現在講成這樣,我真的覺得他也很投入。

 

主持人:可麗姐跟我們分享一下這次的拍攝經驗。

苗可麗:我真的覺得我很榮幸。當製作人找我的時候我很忙,公司跟我提的時候我就說不用談了!真的接了會太累,但經紀人叫我先看劇本再說。我看完劇本之後就覺得我一定要接這個角色,因為這個故事真的可以讓大家對於工人,我真的非常尊敬他們。拍完這部戲之後,我非常敬佩他們,剛剛看完我真的很感動。
我在工地時,看到很多地方都是水泥,連浴室都是畫一個地方說哪裡是什麼,我就覺得原來房子是這樣蓋的,每個地方都好危險,都是凸出來的鋼筋、地上都是圖釘,一不小心就會被割到。我們今天有一個好的地方、一個空間,需要多少人來成就這件事,如果大家可以因為這部戲對他們有不一樣的看法,不是覺得很骯髒、沒水準,希望有點改觀。我覺得這是我們身為藝人、製作團隊對社會的一個責任,做了這件事對社會有點幫助,所以我就覺得我一定要演。非常謝謝用了我。(笑)

 

主持人:曾珮瑜這個角色演技大突破耶!素顏、用台語演出,一開始我完全認不出是妳。

苗可麗:妳滿會罵人的。(笑)

曾珮瑜:這個角色我拿到也是覺得說:「我一定要演!」她是一個情緒非常飽滿的地方媽媽角色,以台灣的選角對於角色的想像都比較狹隘一點,他們當初來找我演這個角色我就覺得說:「天啊!我終於有機會發揮地方媽媽這樣的角色。」之興奮的。劇本對於美鳳這個角色的描述非常立體,大家看到阿祈應該就可以理解美鳳有多崩潰。我相信等到《做工的人》上映後,我的角色應該會得到廣大婦女們的迴響。(觀眾笑聲)每個人家裡應該都會有像阿祈這樣的老公,賺的永遠來不及花。很開心接到這個角色。

林昱伶:不好意思我稍微介紹一下,我們另一位編劇洪茲盈也在現場,可以跟我們打個招呼嗎?(觀眾掌聲)

 

 

觀眾QA


觀眾1:考慮戲劇的過程中,國際市場你們怎麼看待?改編的過程中大編還是小編,還是只是稍微修整一下?

林昱伶:我們已經賣給國際平台,很感動在全片百分之八十五閩南語的情況下,國際平台還願意買這個版權,我想是一件很開心的事。目前還沒定檔,預計是五月。

鄭芬芬:《做工的人》這本書比較像是報導文學,算是作者在工地裡對一些人物的觀察,所以並沒有一個完整的戲劇故事線。當初感動我的是裡面的小人物,被裡面的人物吸引了所以我想改編這個故事,但因為它沒有明顯的戲劇線,所以我必須替這些人物找一個戲劇線出來,某個程度來說算是很大的改編,所以過程其實很辛苦,你可以問旁邊那個編劇,寫劇本那個月每天都沒得睡(笑)。雖然是很大程度的改編,但這些人物都是我們生活周邊看得到的人,每個人不管在哪個行業都是做工的人,只是可能不是在工地工作而已。

 

觀眾2:書裡的人物滿多的,為什麼會選擇這些人(阿祈、阿欽)?

鄭芬芬:我一開始就決定要用〈走水路〉那篇,阿祈、阿欽也是源自於這篇的兄弟。因為這篇牽涉到兩個議題:毒品、兄弟之情,剛好是一對鐵工兄弟,對於兄弟之間的情誼很感興趣。我身邊有很多類似像這樣的人,我就決定用這篇來改編,但其實我也有把其他篇融入進去,盡量呈現工地中比較多工種的面貌。

 

觀眾3:便利商店員工第一次出現是被欺負、第二次是腳受傷,是想要描寫日常還是想講一個議題?阿全挖到一個瓶子我本來以為是要賣錢,但後來就沒下落了?

鄭芬芬:因為是連續劇嘛,我們前兩集埋個伏筆,第三、四集就會揭曉了,所以請大家到時播出要準時收看(觀眾笑聲)便利商店的角色之後也跟他們會有關係,而且在工地附近,便利商店是工人重要的聚集地。

 

觀眾4:有沒有打算拍第二季?

林昱伶:林立青,《做工的人》原著問過我這個問題,在我非常疲憊、做後期做到很想死的時候,我就很嚴肅地看著他:「你現在不要跟我說這個。」等大家看完這六集啦。導演應該有一些想法,但我覺得還是要得到觀眾的回饋。做了《與惡》很多觀眾都期待大慕的下一部作品是第二季,我真的壓力非常大,也不知道觀眾怎麼去看這件事,但今天跟你們分享之後,我今天晚上應該可以睡一個很好的覺。所有的劇集有機會當然是可以延續下去,最主要還是看觀眾的反應。

 

 

90799478_4119738364718585_6046554941852483584_o.jpg

文章標籤

42金穗 閉幕片 做工的人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