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2  10:30 華山一廳

主持人:胡延凱

出席影人:

《咬檳榔》導演吳杰穎、演員黃柔

《家庭式》導演游珈瑄

 《帶媽媽出去玩》導演隋淑芬

《兩場葬禮》導演陳亮廷、演員吳宏修

91387260_4112069748818780_8483722146713960448_o.jpg

主持人:《咬檳榔》是以檳榔西施作為發想的故事,是怎麼發想的?

吳杰穎:求學過程有去工地出工,本來想拍工人,但因為還是學生,有所限制以及危險性,所以退而求其次選擇拍檳榔西施。

 

主持人:怎麼觀察到檳榔西施跟工人的關聯性?

吳杰穎:做工地的時候會幫師父跑腿買檳榔,發現台灣還有這個文化(檳榔西施)。

 

主持人:怎麼找到黃柔來演女主角?

吳杰穎:我們是同個大學的,她是戲劇系的,她之前有演舞台劇就認識。

 

主持人:黃柔跟我們分享一下,導演當初找妳來演的時候妳做了什麼功課?實際去檳榔攤學習嗎?

黃柔:讓我轉換兩秒,後面幾部片情緒太滿。這部作品距離我很久了,老實說比起現在確實沒做什麼功課,覺得那時候的自己很可愛、很年輕,不管是角色本身或是生活的狀態。 

 

主持人:拍的時候有跟檳榔西施聊過嗎?

黃柔:很像看我們所謂的台客在那邊晃,去學那種感覺。我沒有特別想說她,就是檳榔西施,畢竟以她的年紀跟遭遇,是她媽媽該做的事。

 

主持人:請問《家庭式》的游珈瑄導演,這部片跟自己本身家庭經驗有關係嗎?

游珈瑄:從小生活經驗中有住過好幾個不同的家庭式,除了大學跟同學分租,特別的是我阿嬤有搬出去租一個房子,然後邀幾個人一起的經驗。

 

主持人:那你生活中真的有幫阿嬤做類似跑腿的事嗎?

游珈瑄:片中的故事其實不是我發生過的。小時候可能有個機會要住進阿嬤的房子,但現實生活中沒有。寫劇本時就在想,如果自己無父母的情況下住進去會怎樣。

 

主持人:片中幾乎都是素人演員,是怎麼找到的?

游珈瑄:演佳嘉跟阿嬤的演員主要是casting來的,演佳嘉的演員是系上的學姐。變態大哥是執行導演找來的,其他的演員主要是臨演公司推薦的。

 

主持人:請問《帶媽媽出去玩》的隋淑芬導演,怎麼會找劉引商和陳以文兩人來演出?

 

隋淑芬:在劇本創作過程中都會幫劇中人物寫人物小傳,包括體型、籍貫都會寫進去。寫完之後女主角的需求是80歲、胖胖的、看起來是一個外省掛、外表可愛、牙齒掉幾顆,自然而然的劉引商的影子就出來了,也很像我媽媽的形象。男主角第一人選不是陳以文,但接洽過程中因為各種因素,後來就想到了陳以文大哥。我們去他的工作室談了好幾次,第一次跟他談的時候我準備好幾個問題問他,沒想到幾乎都是他在問我。他看了劇本以後做了非常多功課,擬了非常多的問題問我,鉅細靡遺的從角色細節到劇情結構都給了很多專業的意見,也看到了以文大哥的敬業,也就此篤定就是以文大哥。最後結尾丟下媽媽他一開始其實不認同,但他確定要演男主角的話你就必須要磨合到他認同這個角色做任何事的動機,他才能信任你,跟著你一起完成這個作品。

 

主持人:請問《兩場葬禮》的陳亮廷導演,找演員的過程是如何?

陳亮廷:游安順跟宏修是一開始就設定好的。跟宏修是在上個劇組認識,當時想找一個臨場反應比較強的人來演宏修片中的角色,知道他跟游安順大哥合作過所以拜託他幫我聯絡,順哥看了劇本也有意願,慢慢促成這一切。最困難的其實是時間,因為在台中拍七天,要把大家的檔期喬的剛好是很大的工程。 

 

主持人:近幾年的金穗獎幾乎都有宏修的作品,今年的入圍作品你演了幾部?

吳宏修:《合十》、《人鬼》,好像還有吧。今天看了片感覺不一樣,從前面幾部片下來到現在,讓我想到以前拍學生製作覺得自己什麼角色都可以,看到那種很單純、活在當下的感覺。

 

 

觀眾QA


觀眾1:想問一下《家庭式》的導演,當時在演的時候你還在念大學,我一開始以為是請一個高中生來演。(觀眾笑聲)一開始就想說自己演嗎?

游珈瑄:這是我去年大四的畢業製作,寫劇本時就確定要拿我的表演主修畢業,所以就寫了一個我覺得我可以勝任的角色。之前有一堂演員訓練課時,老師讓我們試著做功課:你覺得你適合什麼樣的角色?我列了幾個角色,覺得高中生這個身分是我目前比較可以掌握的,所以劇本就朝這個方向走。

 

觀眾2:《家庭式》和《兩場葬禮》的收尾力道都滿強的,這樣設計的理念?

游珈瑄:這個結局一直都沒有改,覺得力道很強可能是因為鏡頭上面的感覺。分鏡的時候就有討論過第一場是一鏡到底,最後也想如此收尾,從第三視角轉到第一視角,那個轉換有點快。可能是收尾配上音樂加上打了一場麻將,沒有設想到會跟著角色一起打了一場麻將、跟角色一起經歷,所以才感到力度那麼強烈。

陳亮廷:雖然本來也差不多這樣設計,但也做了滿多的改動。旁白的內容是剪接到差不多的階段才定下來。我想你應該是說旁白之後剪回家裡那個段落。

 

觀眾2:我的意思是說,最後有一個人陪伴他,我就會聯想到之前的一切問題。這樣做的想法是什麼?

陳亮廷:這跟我喜歡的氛圍有關係。如果我遇到那種狀況,我就會覺得說:「只能去努力不然怎麼辦?」我希望他可以有一種很中式、很傳統的想要補一個圓,只能把該處裡的處理完,我滿喜歡這種感覺。所以像是腳踏車,前面丟的東西後面都有盡量再收回來。雖然很無奈,但又有一種諷刺,卻又很真實的感覺。

 

主持人:好的謝謝大家。

 

91392660_4112069852152103_3965393032081047552_o.jpg

91094672_4112069535485468_1649024075932106752_o.jpg

91388983_4112069482152140_4003929067798659072_o.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