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1(六)18:30 光點華山二廳

出席影人:

《拉格朗日什麼辦法》導演李佳芮

《偷偷》導演陳奕凱

《泳隊》導演郭冠伶、演員吳岱凌、演員吳至璿

《未命名》導演/主演張均瑜、剪輯邱建澄

91355177_4111980795494342_8542421245705060352_o.jpg

主持人:先請《未命名》的導演,也是非常厲害的女演員自我介紹一下,為什麼想拍這部片?是不是你的故事?

張均瑜:大家好我是雅婷,這不太算是我的自傳故事,當初想寫一個自我認同的故事。第一場戲是有一次清明節我去幫我爺爺掃墓的時候,就覺得這好像可以是一個跟祖先、血緣還有我的名字連結的故事,慢慢拼湊出來,包括開車代表我們獨立成長的一個故事。

 

主持人:男同志跟女同志算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獨立個體,是怎麼串起來的?

張均瑜:剛開始我們團隊討論時就想要講一個性傾向比較流動的女生,還沒有完全被歸類成女同志,她的曖昧性是我們想要保持的。

 

主持人:那男同志阿豪的角色是怎麼寫出來的?

張均瑜:我跟另一個演員一起寫的,有點像我們各自寫一個我們很有興趣的角色。所以阿豪那個角色比較屬於他個人。

邱建澄:拍攝時剛好經歷台灣公投被否決到依照憲法要執行保障同婚,我自己看這部片我覺得比較像在說這個開放的時代、什麼都可以講的時候,有人卻不知道自己是誰,雅婷是那個還在摸索的人。阿豪是個比較自信肯定的人,對我來說角色的對比是這樣。

 

主持人:請問《泳隊》導演,故事怎麼是發想的?

郭冠伶:從我拍的一個紀錄短片去延伸出來的,那部紀錄短片的主題是從我的成長背景去探索,跟家人之間的對話。到要拍攝短片的時候,發現田調過程中的一個故事是有趣的:當女生在邁入青春期的時候,她們第二性徵的區別跟男性之間的差異是最明顯的,同時女生也會對自己的身體有很多的自我探討,也因此產生做這部片的想法。

 

主持人:男生接到劇本會遲疑想說女生為何會喜歡女生嗎?

郭冠伶:跟演員相處、一起生活一個月的前置之後發現,他們再一次地讓我了解他們國小生經歷的狀態是什麼。在他們那個年紀可能不知道什麼叫愛情,可能只知道我喜歡這個人,但這個喜歡可能只停留在這一節課,下一節課就吵架。在這個故事裡最重要的特質就是他們利用群體生活不斷的在探討、跟自己辨認我是誰,這個過程是不會結束的,即便我們已經是大人了,你可能永遠不會知道你自己是誰。

 

主持人:請《拉格朗日什麼辦法》的導演分享一下。

李佳芮:我先不講創作理念,我入圍過其他影展都被歸類在青春少年這一派,這是我第一次跟同志方面的題材一起播,也讓我重新再看一次自己的片子有不一樣的意涵。創作時很單純地想拍兩個男高中生的青春冒險,對我來說高中男生就是最青春熱血的狀態,讓他們跑出去玩,又經過前面這幾部看下來,就覺得原來大家有所不同的解讀。

 

主持人:當初我跟導演通電話時就跟他說,以我的角度來看很像我高中生的生活、一個男同志的生活,但是以妳的出發點來說並沒有。過程中怎麼指導兩位演員揣摩,不要有太多的同志情誼在?

李佳芮:我成長背景中沒有男同志朋友,感覺是以我一個女生的視角去看男生的友情,用不同的角度看產生一種不同的化學反應,覺得滿有趣的。

 

90318917_4111980438827711_6730066190640611328_o.jpg

91472377_4111980842161004_7712261057309310976_o.jpg

91185943_4111980528827702_7679748691749502976_o.jpg

觀眾QA

觀眾 1《拉格朗日什麼辦法》片中兩位男主角搭的便車上有一些布條,是有特別設計過的還是沒有特別的意義?

李佳芮:太開心有人問我這個問題了。不管是公車司機的建中皮帶、主角在背拉格朗日公式、便車的阿姨說「路邊有人發東西給我叫我支持我都說ok」代表一種沒有經過思考下別人告訴你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你都能接受。像是建中是我們覺得的第一志願、背拉格朗日公式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阿姨在接受所有的旗幟前根本沒有思考每個旗幟的意義:護家盟的旗子跟彩虹旗並列、國旗跟台灣獨立的旗子並列,做一種諷刺的效果。

 

觀眾 2《拉格朗日什麼辦法》片中本來嫌書包重,是在嘲諷書裝那麼重,最後的用處竟是拿來禦寒,是有這種嘲諷的意味嗎?

李佳芮:對,我整部片都在嘲諷。從他們跋山涉水到大風大浪到最後看夕陽竟然搞錯方向,拉格朗日公式紙最後竟然是讓他們點燃火堆的救命器,一連串就覺得拉格朗日到底有什麼辦法,但其實拉格朗日根本沒有辦法。你要真實的去面對你人生的所有東西、看這個世界跟大自然才會知道。

 

觀眾 3《未命名》的導演身為編劇、導演以及演員,三者之間怎麼平衡?

張均瑜:有趣的地方在於我在寫劇本的同時我也在做角色功課,等於做了兩倍角色功課的感覺。這次的演出讓我覺得她有更多的面相,我不只想到她這時候該哭嗎?而是想到背後所承載的在這部片的意義,跟導演的思維有所重疊。我會想說這場戲在整部片裡要表達什麼觀點、要講這個主題下的哪個子議題,我覺得會更全面啦。現場我們有請另一個執行導演,負責喊卡、喊這顆過不過,在現場我就專心當一個演員。

 

主持人:導演還想再當一次演員嗎?

張均瑜:這個夢想現在已經有點薄弱了。

 

主持人:需要大家的支持啦!妳演得很好!

張均瑜:如果有機會的話。

 

主持人:謝謝大家。

91294273_4111980785494343_64630130999296000_o.jpg

91395738_4111982918827463_7999392097926905856_o.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