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1(六)19:00 開幕片《76号恐怖書店之恐懼罐頭》

出席影人:

監製潘心慧

編劇許菱芳

導演莊絢維

演員小薰、張書偉、饒星星、劉子銓、雷嘉納、盧以恩

 

 

主持人:當初為什麼會做這一系列的影片?

潘心慧:看到《恐懼罐頭》這本書的時候就覺得很適合拿來做短篇的故事,所以我們團隊就開始卯足全力在做這件事,儘管超支到不行,還是想把這個很有誠意的作品呈現出來,也不想辜負網友們對於這本書影像化的期待。

 

主持人:請問菱芳怎麼會跟絢維導演有這樣的一個合作?

許菱芳:因為我跟David(絢維導演)在《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合作過,拿到《恐懼罐頭》IP的時候就覺得可以再合作一次。因為有四部短片,想說看看會不會有新的火花。 

 

主持人:想請問莊絢維導演,因為有四段,是怎麼決定誰拍哪一段?

莊絢維:《恐懼罐頭》風格非常多元,必須找另一個人來呈現其他的段落,所以找來了洪子鵬導演。有讓他先挑要拍哪一段,基本上我們還是想把這個故事拓展開來,每個類型都不一樣,所以當他挑完之後,我再挑兩個比較不一樣的東西把它填滿。

 

主持人:所以當初你們兩個有先設定四段有各自的主軸跟風格。

莊絢維:對。

 

主持人:第一段《租屋》怎麼找到小薰來演女主角?

小薰:導演曾經說過因為小薰比較笨。沒有啦!可能是因為我在現場比較屬於聽指令,叫我做什麼我就會做好做滿。

莊絢維:以《租屋》來說,演員的表演非常重要,覺得小薰非常符合劇本裡那種特質。

 

主持人:聽說小薰在拍的過程有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

小薰:沒有耶,因為現場人滿多的。這個角色其實滿不好演,因為她精神層面上有點算是有病的,最後變成變態房東。對我來說滿難演出來的,一旦演多了就太多,太少又怕觀眾看不懂。最後那場戲是開拍第一還第二天就拍了,揣摩滿久的,也有帶出一些人性不是本來就這麼壞,一定是經歷一些事情逼不得已才會如此。

 

主持人:那為什麼會找張書偉和饒星星呢?

莊絢維:書偉是內定的。因為我跟他拍過,也知道他的極限是什麼,也有一些還沒做到的事情,所以就想說合作這部,也因此才有人碩。饒星星就是最後拼滿我們這個拼圖的。

 

主持人:張書偉在片中很辛苦,要大量喝水、吃牙膏、冰塊還要跑。

張書偉:這是我拍過最辛苦,雖然只有五天但也是最過癮的。冰塊跟牙膏都是真的,本來有想牙膏可不可以用道具,但難得再跟David合作,想要他盡情地虐待我。

 

主持人:拍完應該身心疲憊吧?

張書偉:拍的當下不會,因為團隊默契很好、氣氛很融洽,反而是殺青隔天真的很累,體力耗盡。

 

主持人:饒星星的角色在片中算是一個很神秘的角色,稍微聊一下。

饒星星:導演說她看到我有狂的一面。我的角色滿難的是因為短片篇幅短,我的角色又很精簡,又是很重要的角色。一開始的時候遇到很多問題,也有去問老師。

張書偉:星星很配合,片中有不少打的戲,一般女演員通常不願意去做。

饒星星:我看他跟人碩哥從頭到尾都來真的,就覺得自己也要加把勁。

 

主持人:我們來聊聊第三段。拍攝過程應該很歡樂吧? 

劉子銓:其實沒有,也算有啦!我們拍的時候是正鬼月,很恐怖,在一個荒廢的地方拍。跟其他演員配合那種青春的感覺很好。

 

主持人:盧以恩應該是第一次演這種類型的角色吧?

盧以恩:對,第一次演這麼外放的角色。平常都接比較內斂的角色,這個角色也沒有想太多,就勇敢地去做。

 

主持人:你們在鬼月拍會不會覺得怪怪的,尤其這麼多夜戲?

雷嘉納:會,因為都在大半夜拍,我是個很怕鬼的人。

盧以恩:她會在現場灑聖水,在我們要進去之前拿聖水開始灑。

 

觀眾QA

觀眾 1:之後有沒有機會把小說後面的故事也拍出來?《租屋》中在電梯裡常遇到的小朋友是真實存在的,還是想表達什麼?

莊絢維:我先回答最後一題。當時劇本比較長,拍出來可能會長達一小時,基本上你看他不太像人,他其實是這棟樓裡面的冤魂。裡面有提到都更,有發生一些事,但因為篇幅比較小沒辦法講到這塊。

潘心慧:不排除從中再去找適合影像化的故事,請大家多多幫我們宣傳。

張書偉:我們可以指定觀眾發問嗎?第四排第四位。

 

觀眾 2:四部都很好看,覺得你們真的很有勇氣拍這部片。想問書偉跟導演在過程中有沒有真的非常難拍的一場戲?書偉在這部戲有沒有哪場戲選擇好幾種表演方式但跟導演想要的方式產生拉扯?

張書偉:其實沒有,導演給演員很大的空間。拍出來的其實跟文本是有落差的,跟大衛導演一起創作是很快樂的一件事情,在現場都是互相丟火花,包括星星跟人碩。這次我採取跟以往拍戲比較不同的一種表演方式,基本上我做好角色功課,到現場之後我就不想,把自己交給整個團隊、環境、導演跟我的對手。看完這四部短片我很喜歡自然的感覺,之前某些戲種可能會去特別設定,這次有些火花是現場莫名其妙撞出來的。像是我跟人碩在車子上面笑的那場戲,劇本不是這樣,但因為我們太熟了、太歡樂了,排戲時就笑了,導演覺得這很適合當下的氛圍就用了。

 

觀眾 3:想問小薰面對恐懼時為什麼沒有想逃跑? 

小薰:因為那場我被敲昏,知道自己快死了。人都會這樣子,你知道你還有一口氣、可以反擊的時候,就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觀眾 3:為什麼最後變成房東?這轉折有點大。

小薰:怎麼會?不會。(台下笑)因為我需要錢,我發現即便我不做這件事還是會有人去做,那為什麼我不做呢?再加上我還有小孩要養以及丈夫的債,所以我就選擇了這條路。人性並不是那麼壞,但就是會被金錢所逼。

 

主持人:這部片在哪裡可以看到呢?

潘心慧:每週日午夜0點上架myVideo,當日可以免費觀看。本週的《飢餓》也會同步在香港的平台播放,《租屋》上周已經上架。

 

主持人:請演員來跟大家拍大合照,謝謝大家。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