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2020/03/21(六)10:30 光點華山一廳
出席影人:
《楔子》導演黃芝嘉
《踮腳尖》導演林誼如、演員姜棠甯(姊姊)、演員謝恩慈(弟弟)
《順風車》導演黃力仁

 

主持人:先請教《楔子》導演黃芝嘉,片中有大量水底攝影,為此做了哪些準備工作?

黃芝嘉:嗨大家好!謝謝你們一大早來看,我們都戴著口罩還滿奇怪的(笑)。這個片子要回想起來有點久了,兩年多前拍完的。當時想拍是很想紀錄自己當時的感受,身邊的親友都相繼過世了,思念的感覺很強,身為一個影像工作者我能做的就是把這個感受轉成影像。兩年後的現在來看好像時間暫停了,把那個感覺留在作品裡,現在看倒覺得沒那麼成熟啦!長大了一點點。這部片最特別的是水,大家心情不好都會想去海邊,水對人來說的感覺就是一種沉浸,好像海是很容易接受我們的,不管我們的狀態,所以在水族館拍的時候看到魚也很療癒。最難的地方在於演員跟魚的相處,花了將近一個月真的去做飼育員的工作,所以畫面中看起來跟魚很親近是真的。但因為在水裡面拍攝,所以不管是攝影師或是演員都是沒辦法溝通的,只能透過在岸上對彼此的了解、知道我們為何想拍還有對畫面的感受,拍出來的就如你們所看到。

 

主持人:請問《踮腳尖》導演林誼如為什麼想拍這個故事?怎麼找到這兩位姊弟來演?

林誼如:《踮腳尖》改編自我自己小時候的故事。我有兩個弟弟,有段時間媽媽離家出走、爸爸工作繁忙之下要想辦法跟兩個弟弟生活下去。那段時間對我印象深刻,所以想把它拍出來。找到這兩位演員也是花了很多時間,當初去北區很多小學徵選,所以片尾名單看到很多小學的名字。他們兩個是校外徵選找到的,也上了兩、三個月的表演課,他們兩個其實不是親姊弟(笑)。

 

主持人:請兩位演員跟大家打個招呼。

姜棠甯:我是姜棠甯,現在六年級。

謝恩慈:我是謝恩慈,小學三年級。

 

主持人:拍攝之前有相處過一段時間嗎?會玩什麼遊戲?

(兩位演員害羞)

林誼如:表演訓練課程中有合住,就住在劇中的家景一起生活了一個月。家景找到的時候其實是一間空屋,美術重新陳設,我們住進去之後又把它弄亂一點(笑)。

 

主持人:所以沒有做特別的演員訓練,只透過他們日常的相處?

林誼如:有,我們每個禮拜都有上表演課,有請表演指導。他們兩個也是第一次演戲。

 

主持人:如果之後還有機會,願意繼續拍戲嗎?

姜棠甯:好啊

 

主持人:弟弟呢?喜歡拍戲嗎?

謝恩慈:喜歡。

 

主持人:請教一下《順風車》導演黃力仁。這個故事好特別,一個溫馨接送情,而且表現了在地鄉土的人情味,當初是怎麼寫出這個故事?

黃力仁:這是一個真實故事,公視的《誰來晚餐》有拍過,當時看到就覺得很酷。真實的春仔已經80幾歲了還是開著廂型車載大家去恆春,旭海的老太太都很信任他,直接給他提款卡的密碼。

 

主持人:片中的演員是怎麼找到的?

黃力仁:在路邊搭訕的。當時去屏東勘景找演員,想說屏東的故事就找屏東的人來演,我就在屏東街上找到演阿滿姨的演員,直接問她:「有沒有興趣演電影?」,她們就很熱心說:「好啊!我幫你找其他人。」我就跟一群媽媽們吃飯。因為劇組的人都比較年輕,她們就把我們當孫子在養,有次還帶粽子來給我們吃,餐費都省了,就還滿好玩的。

 

觀眾QA

觀眾 1:《踮腳尖》片中有一幕醒來說:「你媽媽在外面等你」,我一直在想她家裡怎麼了,可是出來見她媽媽的時候是慢慢走,我順著劇情走但到這裡就斷掉了,想請問這是有什麼作用嗎?

林誼如:這幕其實是我寫這劇本最開始的原因。小時候有一次我媽媽也來學校找我,我也是剛好在走廊的盡頭隱隱約約看到她。對佳佳來說,很久沒看到媽媽,對媽媽有點生氣又有點想念,心情是很複雜的。

 

觀眾 2:想請問《楔子》的導演用魔術箱呈現狹窄的意向的原因?是因為她的真實生活嗎?還是背後有隱喻?

黃芝嘉:因為我們都是被困在一個空間裡。妹妹是被困在一個魚缸,姊姊是被困在魔術箱裡,她們同時都在旋轉,很像。妹妹看起來很自由但其實她才是最離不開的人,家裡的事情都是她處理。在水裡看起來很自在,但每天工作重複得很無聊。姊姊雖然在箱子裡,但她其實逃走去了台北,什麼都不管。雙胞胎她們看起來很像但其實不一樣。

 

主持人:這個影片還有下一個場次,歡迎你們推薦給親朋好友來看。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