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3 / 26( 二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青苔》導演蘇奕瑄、演員許乃涵、藍葦華、盧以恩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林芷伊

 

undefined

主持人:《青苔》去年在金鐘獎大放異彩,獲得了迷你劇集三個大獎包含了電視電影男女主角以及最佳新演員,想再給四位一個機會,還有什麼感言以及感謝的話?

導演蘇奕瑄:謝謝親友家人,最後希望5/24同志婚姻能通過。

演員許乃涵:感謝劇組讓我加入,接到了一個很棒的劇本,也參與了這個很棒的劇組,從開拍到結束都不超班很厲害的劇組!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感謝。

演員藍葦華:拍這部片蠻幸福的是工時上導演都控制在12小時以內,謝謝劇組重視工時。

演員盧以恩:真的很幸福而且吃得很好!這個劇組真的很好。

 

主持人:這是你第一部長片 請問為什麼選用這個題材?

導演蘇奕瑄:其實當初是因為剛好有接觸司改會還有一些受刑人,在田調時也有接觸受刑人家屬,那時候有碰到徐自強26年冤獄,我聽到他的故事是進監牢前小孩只有3歲,在他被平反前老婆也是在等待人權團體救他出來,但後來還是告訴老婆不用等他,離婚後他就獲釋了;他出來後他三歲的兒子已經當爸爸了,他就是錯過了小孩的成長階段,那時我就想到我們常常對於犯罪案件時常沒有想到受刑人家屬他們的心情,還有每次拍攝更生人議題時,工作和外面社會壓力通常是最大的,但我認為家庭反而是讓他們是難以回歸社會的原因,所以寫了這樣的劇本。

 

主持人:那是如何選擇這樣的演員組合?
導演蘇奕瑄:應該是天意!剛開始決定是因為以恩和葦華之前有過合作經驗,乃涵是後來找的,其實寫劇本時已有設想過角色。

 

主持人:三位演員請說明一下看到劇本第一個感覺。

演員許乃涵:通常這樣的故事,更生人的老婆常常是聖母、慈母的形象,是堅忍持家的,我很感謝導演沒有寫成那樣,因為那也許是某種可能性但其實沒有那麼寫實,所以很真實呈現在外面等待的女人,即使曾經想維繫婚姻,但其實還是會遇到自己感情的問題以及背債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樣的角色設計是很容易可以發揮的。

演員藍葦華:結局原本不是這樣悲慘,原先結局是一家和樂,因為導演的個性是很陽光浪漫的。我們後來討論劇本時,有詢問導演田調結果是大部份更生人都是會再回去的,和家人是有隔閡且處不來的,所以更改了故事的走向。重複再看我也哭得很慘。

演員盧以恩:一開始接到劇本超級興奮的,因為我沒有演過很叛逆的角色,後來跟導演討論,因為我沒有體驗過,所以導演將劇本改得更黑暗,還有一次我們全部人一起對戲時,把劇本中很多對話改成了我們自己的,也改過很多個版本,大家也越來越興奮,我很喜歡這個角色因為是我沒有嘗試過的。

 

主持人:那為了這部片有沒有做什麼功課?

演員許乃涵:學包檳榔,也發現我包的很好,可以考慮作為副業。
演員藍葦華:我的功課和導演現場討論,為了讓角色更貼近社會的現象更真實更像個人。

 

主持人:那有沒有真實跟現實中這樣的人物接觸?

演員藍葦華:沒有因為導演的田調資料很完整,只要透過討論就可以理解,這一點也很謝謝導演。

演員盧以恩:開拍前一個月就在家裡耍叛逆,我沒有跟爸媽講所以那一個月變得很艱難,媽媽還差點要揍我了。

 

---觀眾QA---
觀眾A:有兩個問題想問導演,除了演員對話具象徵意義真的是環環相扣,但到最後我沒有哭出來,因為最後沒有音樂,為什麼不採用音樂催情?還有另一個問題是媽媽要進去墮胎時為什麼停頓?

導演蘇奕瑄:一開始打算寫不用配樂的,因為預算有限,其實沒有配樂的戲最困難,要靠對話及演員撐起來,公視也建議我,但我本身沒有想拍煽情的片,我認為演員情緒已足以打動觀眾,所以選擇不要音樂,是有意識的選擇。媽媽的部分有請美術將孕婦海報貼在醫院外面,那樣的動作與畫面可以點出當時心境。

演員許乃涵:看到美術貼的新生兒,我看到就覺得超崩潰,因為是在下定決心後又看到新生兒,所以感到掙扎。

 

觀眾B:想問藍葦華,除了和導演現場討論田調之外,我認為與其餘演員的眼神傳達非常好,想知道主要資訊來自導演,那又是如何做心境上的準備?

演員藍葦華:我覺得應該和我從小成長背景有關,從小看著家中葬儀社,人來來往往的很多東西我常常是用看的,這也造成我自己很內斂的個性,求學階段很多同學都去混,也是在旁邊看著,我認為這些都是我的養分。

 

觀眾C:想請教盧以恩如何表演憤恨的眼神以及最後爸爸幫你頂罪時的哭戲在表演這些的時候是在想些什麼?

演員盧以恩:因為在現場沒有與爸爸說太多話,有嚴重的疏離感,應該是爸爸故意的,所以是發自內心沒有太了解父親的感覺,憎恨的感覺則是在角色裡我真的覺得全世界都在用奇怪的眼神看我這樣的感覺使我很憤怒。 最後一場上戲前抱了一下我,之前討厭的感覺瞬間崩潰,覺得自己真的太壞了。

導演蘇奕瑄:葦華那時候有告訴我要偷抱以恩一下,劇本原先沒有設計的。

演員藍葦華:那場戲分了兩天,因為拍攝時間太早很難醞釀情緒,所以覺得要幫助以恩將昨天的感覺找回來一些。

 

觀眾D:請問導演家裡的戲為什麼要使用雙色溫處理,是好看還是什麼意涵?

導演蘇奕瑄:當時在拍時有和攝影討論,故事的基調希望是寫實的,其實也沒有特別運用雙色溫,除了天光色溫還有室內燈光,我希望畫面不要像一般電視劇般明亮 所以在室內加打了一些本來的光。

演員許乃涵:補充一下,因為雙色溫為了寫實讓我想到導演要求寫實到不讓我敷臉上妝, 起床也不上妝完全素顏看得出來這齣戲真的力求寫實。

 

主持人:最後想要跟觀眾說一些接下來有什麼最新的規劃?

導演蘇奕瑄:目前還會再拍一些電視劇,應該以長的電視劇為主,計劃明年投投看輔導金,會持續創作。

演員許乃涵:4月即將開拍的電影,所以剪了頭髮,角色的風格會和《青苔》差非常多,因為有保密條款,會在近期公佈。

演員藍葦華:4/28華視電視電影《夏之橘》,敬請收看,謝謝。

演員盧以恩:明天《鑑識英雄》第二季要上映了,也是因為這部戲認識導演,很期待。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