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3 /30(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河邊公寓》導演吳岱芸、製片蔡介銘、演員李奕璇
《柴哥與喵弟》導演江宗傑、製片吳浩瑜、演員惟毅、演員吳至璿
《仙草的滋味》導演吳裕程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林承毅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主:柴哥一開始沒有看片頭,會覺得他是一部很開心的影片,但是在片中的劇情卻不是這個樣子,那請問江宗傑當初為甚麼寫這個劇本?

 

導演江宗傑: 其實我一開始有在拍商業拍攝的東西,就是有在賺錢的,所以我就用這個一個題材,然後剛好有柴哥跟喵弟這條線的想法,所以就把這題材加入這兩條線裡面,一開始看片名會以為他是一個歡樂的影片,但我覺得真實人生就是那麼悲慘。

 

主: 那先聊一下兩個演員好了,是先找上柴哥還是喵弟還是同時找到的?

 

導演江宗傑: 其實阿智是在短輔的時候就已經決定,然後惟毅的部分是在找冠廷之後決定拍攝的時候才決定的。

 

主: 惟毅應該很少演戲劇對不對,那接到角色有什麼想法?

 

演員惟毅; 我覺得這是一個突破,因為以前是從外景出來,所以大家都覺得我是一個陽光型的形象,然後我以前有想過幕前的時候會是很陽光的狀態,但沒想過第一次都獻給冠廷,很特別,第一次看到這劇本很緊張,但整個團隊的幫助下,不管在劇本還是那個氛圍都很有幫助,然後我跟冠廷也很有默契。

 

主: 然後至璿你們開場那些舞蹈你們排練了多久?

 

演員至璿: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排練了多久,我只知道排了很久,因為我不太會跳舞我們在錄音室裡面待了很久,然後也錄了很久,我本來看到穿布偶裝跳舞的時候好好玩,但真的拍的時候很熱。

 

主: 我們問一下製片,這個東西有在棚內和穿布偶唱跳,那怎麼協助導演完成這個影片?

 

製片吳浩瑜:這方面架構導演已經先丟出來,其實拍這部很辛苦,要頂著妝,然後在大熱天我們要去宜蘭超熱的,然後那個妝不會畫很久,但是布偶裝真的很熱。

 

主:跳舞的部分難度會很大嗎?

 

製片吳浩瑜:我覺得難度大是因為我們在排練的時候,都沒有衣服,是在拍攝當天我們才拿到衣服,如果只是一般戲劇的內容我覺得還好,可是我們在拍跳舞的時候,他們是第一次穿上衣服就要表演,所以我們是有些狀況的,比如說我們沒有預估到喵弟他身體的重量沒辦法負荷,所以他那天拍攝有點淒慘,但還是把拍完,因為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然後在宜蘭的時候我們拍到中午37度,然後他們要穿布偶裝在河堤上,我們也都滿擔心的。

 

主:那麼問一下《河邊公寓》,導演這是你自己小時候的經驗嗎?

 

導演吳岱芸:其實不是完全是我小時候的經歷,空間是我小時候有住過一個公寓,但是還沒搬進來,家裡比較嚴,所以我沒辦法出去外面玩,這一段期間我是可以跟我妹妹在那棟公寓玩的,然後就是在真實場景的概念下加上虛構的情節,有一點幻想朋友的感覺。

 

主:演員是怎麼找到的?

 

導演吳岱芸:這兩個女主角其實都是素人,兩個女生我們去很多學校找,也有問親朋好友看誰家有小孩,最後找到了奕璇。

 

主:奕璇,導演找你拍戲的時候有沒有覺得好驚訝?

 

演員奕璇 我很驚訝,因為我之前從來沒有拍過戲,所以我很緊張,但之後拍過了場景越來越多,這樣就習慣了,比較不會那麼緊張。

 

主:那導演有沒有找奕璇拍這個角色的心得?

 

導演吳岱芸: 因為他沒有這樣的經驗,所以請老師帶他,但主要的活動是跟演姐姐的熟悉,然後他本身是很害羞的小孩,應該是慢熟的小孩,所以也在這段訓練過程中,讓他和我還有姐姐三個人互相信任的關係。

 

主:製片要不要分享一下那棟公寓找很久嗎?

 

製片蔡介銘:我們應該找了整個台北,因為故事的設定就是要一棟公寓,然後上面是空的,所以我們就繞了一大圈看租房或是買房的房子,然後再跟屋主溝通,然後影委會有提供協助,然後美術在重新布置,因為本來都是空的。

 

QA時間

 

觀眾A請問怎麼樣讓《柴哥跟喵弟》壓抑的部分可以詮釋的很好,然後第二個問題是關於導演怎麼會想要用小舞這個布偶,然後是為什麼劇中的柴哥跟喵弟可以輕易的說出愛你,然後都不忌諱?

 

導演江宗傑:這個題材我認為其實比較適合做成長片,因為裡面的角色有點多又有兒童節目,所以其實不管是在柴哥,或是喵弟過去的篇幅上,我覺得有一點點在短片要說的完整很難,那布偶的部分我本來就是操偶的東西很有興趣,所以就希望有操偶的部分,也是找真的操偶師,那我覺得不管是流浪狗還是流浪貓或是小舞是被拋棄的動物,我覺得他們在真實生活中感情都有缺陷,所以他們在兒童節目中,可以照劇本演,照劇本演都可以盡情地表現出來,就是一個對應的關係,他們在兒童節目就是一個非現實的關係。

 

主:那麼問一下《河邊公寓》的媽媽,他劇中的懷孕是真的懷孕嗎?

 

導演吳戴芸:他沒有懷孕,但是他的小孩剛出生,他當媽媽,然後我們覺得這個狀態很有趣,因為懷孕之後姐姐會嫉妒妹妹這個事情,所以這個部分媽媽特別有感覺。

 

主: 那奕璇拍戲的時候有沒有什麼比較特別的事情?

 

演員奕璇:我覺得在馬路上大叫時候很奇怪,一開始我不知道要在馬路上大叫,然後路上的人也都不知道,他們還是一樣開車和騎車,然後我要在馬路上罵到另外一邊,所以我很緊張,然後導演要拍第二次的時候,我就說可以這樣就好了嗎,因為我好害怕再叫一次。

 

觀眾B今天看到冠廷穿布偶裝的時候,想請問他之前有穿過布偶裝的經驗嗎?因為我之前在別部戲有看過他穿布偶裝。

 

導演江宗傑:我們是2016年拿短輔,2017年拍攝,我們在柴喵的時候他是第一次穿,所以只是純粹的巧合,沒有關係。

 

觀眾C想問一下導演冠廷跟惟毅在那場戲之後,劇情到一個很沉重的地方,那他們看到飛機之後好像一切都好了,為什麼這麼大轉折?

 

導演江宗傑:我覺得現實很多感情的狀態,不管是柴哥還是苗弟,都是很無解的狀態,那他們看同一個飛機是因為劇中的柴哥也還有思念,但他們又不能見面,所以透過那個飛機算是一個過場,可以表現出對彼此的遙不可及的思念。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enHarvest 的頭像
GoldenHarvest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