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3 /28( 四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再會!方舟》演員 #李雪
《不發火》導演徐浩軒、演員黃耀緯、王邵平、詹宛儒
《媽媽桌球》導演莊翔安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林承毅

 

主:當初導演找你的第一個直覺是什麼?

演員李雪:當初導演找我的時候是在一個咖啡廳,然後他遲到半個小時,我就很緊張因為我就覺得這個人怪怪的,因為導演本身講話會結巴,我就覺得他是導演嗎?我會不會是被詐騙集團詐騙之類的,然後我記得他在跟我聊天的時候因為他一直結巴,所以我很急著想知道他到底想說什麼,然後我就一直說:哈?所以咧?然後呢?很像逼問他在講事情,我就一直表態很不耐煩的感覺,我就把腳翹起來甩,然後他就說你那個動作我很喜歡,好像就是因為那個抖腳吧,他就覺得就是了。

主:聽說劇中有一些舞蹈的部分是你編的?

演員李雪:那些我都是我自己編的,因為那時候導演就跟我說需要你跳舞喔,可能需要麻煩你編一下,然後我就不到10分鐘我就把影片傳給他了,因為我本身是街舞老師,我本來現在應該正在教課當中。所以劇中看到的跳舞的部分就是我本人編的。

主:現場有臨時再做一些改變嗎?

演員李雪:導演說可以再可愛一點,因為我本來跳舞的舞風不是那種,但身為一個專業舞者要隨時也可以靈機應變。

主:然後我們來問《不發火》的導演,這個是你當兵的經歷改編的一個劇本對不對?那你當兵真的這麼無聊嗎?

導演徐浩軒:我覺得很有趣啊,因為我當兵的時候是當裝甲兵,我的角色其實是射擊士,所以這個片的靈感就來自於我當兵的時候,然後因為戰車開出去很麻煩,所以有時候長官說今天不要開出去,去做空操練習吧。那空操練習,就像劇中看到的,四個人然後就假裝成一個戰車的位子,就開出去然後長官就會指令各種狀況,比如說武裝直升機,大家就要找口令背出來,然後我當兵的時候在湖口,那邊荒涼一片,然後在那邊背誦台詞的東西,像在大自然表演舞台劇,感覺很荒謬,所以我就希望有一天可以把這個東西出來跟大家分享。那時候飛彈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就突然覺得如果是一台空氣的戰車,然後打出一個真實的炮彈,這個聲音就變得很有趣,就想要這個概念編故事就編成《不發火》。

主:當初導演怎麼找到他們演出這個角色?

演員邵平:那時候也是透過試鏡,然後試鏡的時候發現其他人好像是當義務役或一般兵種,因為只有我是替代役,所以我那時候被錄取的時候,我也很疑惑、很莫名其妙。那時候錄取的時候很納悶,因為我那時候在當消防替代役。

演員黃耀緯:我在當兵的時候是當野戰炮兵,我本身是炮車,所以跟裝甲車有一些類似,導演說所有人寄影片只有我一個人是跳一個砲操,而且我是一個人跳五個人的位子,當時我一位朋友我們在西門町的一個停車場拍這個影片。我覺得很多演員覺得當兵是一件很消耗生命的事情,但是對我而言當兵在裡面可以體驗很多的是日常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然後把這些東西得到養分之後,表演出來。

主:那我們來請問《媽媽桌球》中出的故事怎麼想出來的?

導演莊翔安:這個故事的發展其實一開始是在網路上看到圖片,然後圖片就是真的媽媽桌球,在台北。我看到照片真的是一個銀行的樓梯間,然後紅色的四個大字就寫媽媽桌球,我就覺得太陰森了吧,很詭異的地方。到底是怎樣的媽媽會在裡面打桌球,應該是一群怪物,我開玩笑的想如果他們真的是一群怪物。我就覺得是不是媽媽到中年的時候,遇到空巢期更年期,從對一個對家庭有期望的少女,結果家庭對他的想像是不一樣的這個過程中,是一個象徵變成一個怪物,所以就寫了這樣的劇本。

主:跟大家分享在國外影展的一些感想。

導演莊翔安:我第一個去是去韓國的富川,韓國人都哭的唏哩嘩啦,外國人沒有什麼感覺,因為外國人不太能理解華人對家庭的情感,這些韓國人就很激動。

---觀眾提問---

觀眾A:我想詢問《不發火》導演,因為你們拍攝場景都好像很豐富的地方,我想問一下總共拍攝的幾天?事前是不是有先設計好分鏡?因為我覺得故事很流暢,但是不是在設計場景的時候就要先預先設計好這些分鏡,另外《媽媽桌球》我也想了解一下大概拍多久?那拍攝過程中我看到一些特殊化妝還蠻震撼的,有沒有什麼特別遇到困難要解決的,然後再來就是《再會!方舟》,因為李雪剛出來的時候,我覺得是剛剛的演員嗎,個性跟劇中很宅的感覺差很多,我覺得你這個角色演得很好,那你準備這個角色時候有準備什麼功課,讓你從街舞老師變成宅女嗎?

導演徐浩軒:我們拍那個其實很短,大概只有三天,而且全部都是白天,所以只要有太陽的時候可以拍,所以拍的時候非常趕,因為我之前是拍紀錄片的,我覺得紀錄片有一個特徵,是因為他只有一次發生的狀態,所以很習慣在當下做快速分析,在一個時間不會停止沒辦法重來的地方還是要用有分鏡、全景、特寫,每個角度快速做思考,所以拍《不發火》的時候,就是會想把這套東西放進去,在拍的時候其實我沒有固定的台詞,也沒有特別的分鏡,都是讓他們在現場的時候,請他們自然地走下去,我跟攝影師會先看,然後快速分鏡,然後再討論接下來特效放在哪些地方,用這樣的方法嘗試,希望呈現他們最自然的東西。

導演莊翔安:這部片總共其實拍攝的天數是七天,然後還有多一天的試拍,因為我們的執行上確實有一些難度,例如特殊化妝的部分還有特效,例如劇中看到的桌球都是特效做的,所以有一場戲是王琄正在桌球社,那場戲其實是在特效動作設計上花更多時間在那場戲上,所以我們特別拿一天時間出來拍那場戲,尤其是謝盈萱最後那個鏡頭,他咬自己手流血,那場戲那時候發現我們泵浦不夠長,血怎麼樣都碰不到他手上,後來我們想說那要放血包,然後在咬的時候,把血袋捏破,我覺得這是比較困難的。

演員李雪:開會前導演有給我看動漫,但是我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我還有稍微做一下功課看一下動漫之類的東西,但是我看沒到幾天我就不想看了,劇中在房間盯著電腦那時候,每個人平常的臉都是那樣子,臉就是非常自然習慣這樣,在漫畫店裡的時候,我覺得人在專心看一個東西的時候,就會做出一個反射動作,我平常在生活中很喜歡做這樣的事情,我就把他帶到劇中,沒想到導演很喜歡。

觀眾B:我想請教《媽媽桌球》導演,我在看完第二次的時候跟朋友討論我們就聊到這部片的結局,我自己的理解是最好不是一群人跑來他們家,我原本的理解是說他們想去完全放下這件事。

導演莊翔安:是來救人還是咬人,我希望你們可以有多一點的想像空間,所以我故意地把處理的比較模糊,不會覺得說還是要救他,我覺得那有點失去短片最後的韻味,所以可以處理模糊一點

主:我們問《不發火》導演剛剛說是要紀錄片的方式,所以演員沒有做任何發言排練?

演員黃耀緯:我們的排練很特別,因為一開始我們想說要不要讀本,結果製片就走過來拿著烤肉醬跟昨天晚上導演叫他醃好的肉,我們就在公園開始烤肉,烤完就結束了,第二次我們到一個運動中心,導演跟製片拿羽球拍,一人一支就開始打起羽球了,還有什麼玩桌遊這種遊戲,從來沒看過劇本,直到演出一個禮拜才拿到劇本大綱,然後也沒有給我台詞,他給我們這種要表現的主題,然後導演說我們會在這裡拍,你們會怎麼做,我們就會說我們要說的台詞跟動作,我們就討論一下就會開始拍了。

演員邵平:拍攝的時候,感覺像在玩或是在鬧,但是我覺得腳本很像是為我們設計的,到烤肉那一次我才發現到,原來導演有偷偷觀察我們,就是我們在烤肉的時候,四個人在烤肉的時候分別做什麼事情,就會看到好像位階的問題,這個東西出現你們就會看到劇中的中填裝士、射擊士還有車長的順序就出來了。

演員黃耀緯: 如果拍一個鏡位還好,但如果連續拍兩個或三個鏡位,會不知道第一次說的台詞說了什麼,然後說紹平為了的進入狀況,他叫我打他一巴掌,我說我不要,導演在準備拍攝,我們在旁邊吵架。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