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影人:
《一起去天堂》導演張立約、演員蔡明修
《三仔》導演黃丹琪
《年尾巴》
《姊姊JIEJIE》導演阮鳳儀、製片羅晨文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林承毅
照片紀錄:林芷伊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主持人: 當初怎麼找到知名攝影師杜可風幫這部影片作攝影指導?

導演張立約 : 當初製片給我一個mail,我在mail上說場景和調度方式、拍攝方法和劇本、演員和目前美術的狀況,於是杜可風攝影師就答應了,後來買一張機票到香港的重慶大廈等他回應,我覺得他很專業也很開心可以跟他合作,但是和很有名得攝影師合作時,壓力很大,所以提的想法跟機位都是非常謹慎。

主: 請問蔡爸在這個影片演出是不是很特別的經驗?

演員蔡明修: 現場在拍攝時,攝影師會做一般攝影師不會做的事,例如攝影師親自的擺設道具,拍這部戲是第三天時有切到手,手已經流血了,導演喊卡時,但攝影師繼續拍攝,他只好繼續演戲。

導演張立約: 拍這部片時想要挑戰”什麼是表演”,因為每個人在成長過程都在社會化,學習與他人溝通,但是要面對他人時,就要飾演你自己。所以就算是紀錄片的被拍攝者,就算不在乎被拍攝還是知道有鏡頭在拍著他。 我認為最真實的表演,就是還不知道自己是人類的小朋友,他有淚的情感但是他還不知道自己是人類,他還不會照鏡子,他分不清楚你我,他所有反應都是最真實的情感,所以在這樣狀態下他完全不能控制,也完全無法指導。

導演張立約 : 請問在場觀眾有發現最後一幕的雲朵是羊嗎?

導演張立約 : 原本動畫師把這一幕做的很像羊,但我請他做的不要像羊,我認為想像力是與生俱來最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們的教育不是以想像力為基礎,這部片是在說想像力,所以很在意觀眾是否發現最後一幕的雲朵是羊的形狀。

主持人: 請問當初找到高雄旗山老街場景的過程?

導演黃丹琪: 當初設定三仔的老人是鐘錶行的老闆,就像是我們生活中很舊的鐘錶行,但現在我們買時鐘根本不會進鐘錶行,都會直接去賣場購買,我家旁邊的鐘錶行很老舊,時鐘外面的塑膠袋都是灰塵,但老闆就在裡面看報紙,所以就想找一間鐘錶行。但因為三仔是在高雄拍攝的影片,所以要在高雄找一間鐘錶行。最早想找一個反差的地區,例如鹽埕以前是高雄很繁榮的地方,但現在卻不是高雄的重心,但是在鹽埕區找不到好的鐘錶行,不是太大生意太好,不然就是很小甚至倒閉的鐘錶行,所以擴大範圍尋找,最後找到高雄大溝頂,那條街當初是最熱鬧的地區,街上甚至有賣嫁妝和金飾,但現在仍然落寞。後來找到一間鐘錶行剛好旁邊有西裝店,於是決定在這裡拍攝,雖然三仔的主景很小,但是反而可以看到老人家的局促感,這個老街後來也因為都更已經拆掉了,當地的阿公阿嬤抗爭很久,西裝店老闆甚至是因為抗爭過世。當時居住的居民也很幫助導演拍攝。

主持人:這個影片帶我們回到8、9年代的美國當初為什麼會想做這個題材的拍攝?

導演阮鳳儀: 因為《姊姊》是我研究所的畢業製作,然後限制是要在洛杉磯拍攝,我也想拍華人家庭,所以選擇拍攝我和姊姊97年移民到美國的情況。

主持人: 請問製片如何協助導演拍攝時回到當初導演小時候的情況?

製片羅晨文: 取景時是就地取景,因為在洛杉磯很多場景可以拍攝所以選拍攝地點不太困難。

主: 請問選角時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導演阮鳳儀: 一開始想選台灣家庭,但是因為年紀跟想選素人組成台灣家庭太困難,但由於的人選太少的考量,最後選到一個在美國出生的中國的家庭,小女孩是素人演員,媽媽是專業演員。

QA時間

觀眾A: 《姊姊》中的美術都很精緻,例如浴室的壁畫真的是早年的東西,請問這些美術是從哪裡找來的?

製片羅晨文: 美術的親戚以前也是移民美國,所以他從波士頓運了四大箱的道具,但因為版權的因素,很多的玩具都不能使用,家的場景也是借用一位以前移民來美國的台灣家庭的房子。

觀眾B: 請問《一起去天堂》導演雖然選角時是選年紀較小的小孩,但是還是可以在片中看到許多小孩的情緒,例如驚醒和笑著哭,是如何指導演員?

導演張立約 : 基本上只能營造一個會發生這個情況的環境,我們在開機前已經跟小朋友相處半年,但是又擔心小朋友會慢慢有自己的意識,所以只能引導他表演。

觀眾C: 《三仔》劇中龍劭華有跟猴子互動,拍攝前是否有沒有跟寵物交流過?

導演黃丹琪: 其實演戲時龍劭華坐了一個小時,所以影片中跟猴子的戲份都是錄很久,一開始猴子都很怕人,但是時間久了猴子不但主動親近演員還模仿演員的動作,甚至還睡在龍大哥旁邊,最後有些猴子睡覺的場景還剪掉,拍攝時很像紀錄片,因為機器都躲得很遠,不然猴子都會很緊張。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