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席影人:《我們與惡的距離》製作人林昱伶、湯昇榮、編劇呂蒔媛、演員周采詩、林哲熹、陳妤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林承毅
照片紀錄:藝峰影像

主:有赤子之心所以看事情才更清楚,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很好的劇本,要不要分享一下花多少時間寫劇本?

編劇呂蒔媛:劇本前後1年多完成,因為今天很難得視觀眾來看這部戲,之前的特映是媒體,那我們都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回饋。 

undefined

 

主:請三位演員分享一下這部戲。

周采詩:拍完戲才懷孕,覺得劇本很寫實,劇情也有些敏感,劇中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是活生生在我們身邊的人,大家看完一定都很又有感覺。

主:是否稍微透漏應思聰這個角色劇情會有什麼發展?

演員林哲熹:不能透漏太多,飾演的角色有思覺失調症,也就是大家說精神分裂,是應思悅的弟弟,剛接到這個角色壓力很大,除了要了解這個病狀的真實情況,還有如何治療跟吃藥的副作用等等專業上的了解外,也有實際去康復之家何有相同症狀的聊天,他們也分享很多心中的痛苦,事實上是因為這個劇才去了解這個病症,希望傳達這些痛苦給大家知道他們內心的掙扎,因為他是最不願意生病的人

主:陳妤因為你第一集戲分很重,請問你怎麼揣摩這個角色?

演員陳妤:這個角色很難真的同理,因為包括去查這段時間所發生事件的家屬,其實都很難查到相關新聞,這個角色是模仿身邊一個女生,他家裡有些狀況,他會有一個很特別的節奏,他動作會非常慢,比如劇中拆禮物,正常人會直接倒出來,可是他是慢慢的拆禮物 他不覺得她需要受到別人照顧,他不想被發現,也怕做錯事情,希望所有事都不要跟他有關係,但在公司又被半強迫有另一個面向,所以一開始是模仿。

---觀眾QA---

觀眾A: 請問陳妤如何調飾演殺人犯的妹妹?

演員陳妤:拍戲時讓自己泡在情緒,但是自己沒有開關那個能力,剛好家裡父母都去養老的,家裡只剩她和哥哥,跟哥哥又不熟,讓自己享受孤單跟悲傷,

觀眾B:你怎麼有勇氣編出這個劇面對台灣社會那麼多人有共鳴得傷痛?

編劇呂蒔媛:相信很多媒體人會妥協在複雜的環境,一開始是因為害怕跟了解,因為每當發生隨機殺人事件是,社會都瀰漫恐慌,尤其我有一個兒子,所以很怕變成被害人的父母,覺得華人父母沒有能力和訓練去和孩子溝通,其實劇中談到五個家庭,對我來說是一個血海深仇的家庭劇,一開始的初衷是不要對號入座,不要提到台灣社會的字眼,因為它是世界各國都在發生的事。

觀眾C:為什麼第一集用手持方式拍攝?

製作人林昱伶:其實整集都是手持,因為一開始主創團隊攝影師是習慣手持,因為這個劇的基調很寫實,手持會讓人有貼近這個角色的感覺,如何貼近觀眾其實是跟很多細節有關係,也許這個戲沒有太大的場面,但是在劇中有很多細節,希望可以讓演員或是觀眾很快、很真實感受到劇中如新聞台,或是每個家中的家境或是其他的細節,希望大家可以發現。
 
觀眾D:天晴這個角色會不會太早熟?

編劇呂蒔媛:因為天晴每天在新聞台,她身邊都是大人,因為他經過一些狀態,哥哥不見了,也沒有人可以討論,父母親都有問題,周遭都是新聞人,每天在大人的世界,自然會有小孩另一個樣貌。

製作人湯昇榮:小孩都很聰明,接受資訊更快他們會瞭很多事情,而且他們更擅於表達,他們更了解這個世界,因為有赤子之心所以看事情更清楚,他們知道要做一些禮貌跟場面維繫。

主:跟觀眾說一下會在哪裡看到播出。

製作人林昱伶:在公共電視、HBO Asia、Catchplay可以看到, Catchplay免費看直播然後可以付費130元觀看,希望大家不要暴雷也可以去官方機器人互動。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