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地點:3 / 23 ( )  20:30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漂港》導演張書瑋、演員鍾瑶、張碩勳、蔡承邑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黃宥銘

 

undefined

 

 

主持人:我們請問一下導演,完成到現在已經多久時間?

 

導演張書瑋:201778月開始拍的,到現在算一年半

 

演員鍾瑶:大家好,我是鍾瑶。我當時會想要這個劇本,有一部分是因為這是非常簡單的我當時只是想要很簡單的參與一個生活,生活在這個故事裡。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鍾瑶最近也拍一些電視劇,角色的差異非常大,請問這也是你接這個角色另一個原因嗎?

 

演員鍾瑶:我當演員到現在,對自己一個很大的要求是,每次的角色都要很不一樣,不同的性質。看完兩個小時,告訴大家酒後不要開車(群笑),我覺得他們兩個(張、蔡)好棒哦!

 

主持人:男主角張碩勳,為什麼拍完到現在整個外型差那麼大?

 

演員張碩勳我其實都一直,很多變。

 

主持人:當時拍戲的造型,是導演的要求嗎?

 

導演張書瑋我就是喜歡他頹廢、落魄的樣子。我們是大學同學,他以前是校隊的籃球選手,球打得很好,長得也非常帥。我們之前曾經合作過,一樣是金穗獎的短片《離散》。我覺得他很適合,沒有資金、獨立製片;他可以自己找東西,讓自己變得很瘦,他走到街上,有警察經過就會把他攔下來,懷疑他有吸毒,所以我就覺得照他自己的樣子。

 

主持人:張碩勳,你那時候有在飲食上有做什麼樣的調整嗎?

 

 

演員張碩勳沒有欸,都差不多。

 

演員蔡承邑大家好,我是蔡承邑,在裡面飾演阿偉。

 

主持人:先請問一下導演,我們看到監製,其中一個是蔡國榮老師,一個是李興文,當初為什麼會找到李興文當監製?

 

導演張書瑋我的工作是廣告導演,我看著身邊朋友創作電影很羨慕。我在2017年跟興文哥合作一部身障微電影後,我寫了一個更生人的故事,興文哥說可以找到少量資金,讓我們可以嘗試詮釋這部片,錢的問題主要是題材的接受度。我覺得運氣很好,得到老前輩的幫助。

 

主持人:那義守大學這一塊呢?

 

導演張書瑋真的是把他們凹遍了,我在念台藝大電影組前,是念義守大學,我之前有在那邊拍廣告。(導演挖苦的笑笑說道)

 

主持人:所以蔡國榮老師也是完全力挺的?

 

導演張書瑋沒錯沒錯,很感謝,在南部拍片也很舒服,除了遇到颱風以外其他都很棒。

 

主持人:剛剛看到那場大雨是真的大雨還是製造出來的效果?

 

演員張碩勳我們拍的時候遇到很大的颱風,想說是運氣很好還是運氣不好。但我還是有在頂樓使用抽水馬達,風是剛剛好運氣好。其實那顆是NG鏡頭,我覺得很危險,後期看覺得效果蠻好的。

 

主持人:鍾瑶,你要不要聊聊這場戲,那也是蠻辛苦的對不對?

 

演員鍾瑶我覺得我輕鬆的拍完了,然後他們還上山下海。很熱,因為那天颱風天剛好是我生日,拍完後還帶我去吃串燒。其實不算難,很幸運剛好遇到颱風,好像沒有什麼辛苦的。

 

主持人:你們兩個要補充嗎?拍攝過程辛苦的部分。

 

演員蔡承邑我們那時有先下東港實習過,像阿勳有實習搬鮪魚,一大早。我的話是有一幕下水去修船,我們那時有跟著下去,師父教我們怎麼修。

 

演員張碩勳我覺得蠻好玩也蠻辛苦。天亮前他們就在卸貨。戲前我們先下去,嘗試他們的工作。

 

演員蔡承邑搬完魚之後身上都是魚腥味。

 

---觀眾QA---

 

觀眾A導演你好,片子很不錯,大家演技很到位,主角都是一號表情,用一個動作去表演憤怒,弟弟做戲給他,選角非常棒。第六十分鐘時交代爸爸幫他還錢,第九十分鐘兩個兒子前後呼應。我覺得女主角的存在,她在陽台上跟他講話,男主角改變了,但我覺得這條線出來了,到了九十分鐘出來又回去。請問以你的觀點想要講什麼?

 

導演張書瑋:謝謝這位先生。我現在想要做新片子,我想面對自己在製作上可以改進的事情。我當初寫劇本時,不想朝向愛情。我希望男主角是單線性,遇到女主角後變成雙線性。在這想給創作者勉勵,我在剪輯時做了很多修改,女主角的戲是可以很強烈的,她是可以跟男主角有很多互動的。可是當初在劇本設定時,就是想平行線走。男主角身邊的人是過客,但給他生命中的力量。我原本想補拍男主角跟女主角互動,像鍾瑶說得,在裡面很舒服,也沒什麼妝,對她來說好像降低了挑戰度。

 

觀眾A在天台的時候,男主角改變了,後來覺得女主角要拉他,女主角在找同溫層?覺得他很帥?我覺得是個bug

 

演員鍾瑶我們那時討論超久的。我覺得要嘛從中間離開,要嘛可能跟他的家人有一段故事。後來我覺得女主角的存在,很重要一點是,整部片子調性陰鬱,市井小民,甚至是極致的無聊人生的生活者。你會覺得這個女生在這地方很突兀,因為他的生活、工作、室友,沒有融入空間,帶著一種詭異感。男主角是帶著一點點希望,女生出現一下、出現一下,帶給男主角希望、力量,所以也沒有太親密的互動。

 

觀眾B我想問導演,有三、四顆鏡頭是由下往上拍,空景。

 

導演張書瑋剛剛謝謝鍾瑶幫我解釋。心中有很多想說的,但有些小遺憾。空景由下往上,是想呈現希望的感覺。我覺得片子還是蠻悲觀,但最後有點出來。有一點希望,但這個希望不大。我想透過他們在看上面,抓住一點希望的感覺。我裡面伏筆可能是找男主角,離開那個地方,找她的希望;男主角也跟他的家庭,有一些新希望產生。

 

觀眾C導演、三位演員好,我想問關於電影的小細節。阿國在他爸房間放錄影帶,現在蠻少看到錄影帶還能正常播放,錄影帶是現代技術後製,還是找到保存很好的錄影帶播放?

 

導演張書瑋我家早期做錄影帶、DVD出租。這個產業逐漸沒落,我們家還有留很多道具。當時有跟美術組討論過,希望可以透過影像去看以前的過程。兄弟的故事有點參考我家族的小故事,真的有這錄影帶存在。那一段哥哥好像小時候很調皮,弟弟坐輔助椅,有兄弟、媽媽。

 

觀眾C所以它是真的存在的錄影帶?

 

導演張書瑋對,是真實存在的,那是我的兩個堂哥。

 

觀眾D導演、三位演員好。我想請問中間有女主角跟男主角在天臺上。鏡頭選擇長時間,還有左搖、右搖,當下是為什麼選擇這樣的方式呈現這段?

 

導演張書瑋我在設計這顆鏡頭的時候,他們的互動相當好。排戲時,男主角已經是要死不活、很辛苦的感覺。排戲時,感覺一直存在,現場很自然,我跟攝影師溝通,可不可以試試一鏡到底。所以女主角往上面走找男主角,想要一鏡到底。我覺得這必須好好設計,一鏡到底的感覺。最後在剪輯時被切開了,有一些小遺憾。他們當下的表現很自然,只是剪輯策略上切開,不然是連續性的。我們半夜開始準備,為了拍凌晨的感覺,隱喻片子灰灰暗暗的調性。

 

主持人:最後問一下,導演當初挑演員,怎麼會將三人組合在一起,這個組合蠻特別。

 

導演張書瑋我去大陸工作,鍾瑶演的電視劇都有看過。我們關注之前的電影,像《白蟻》、《澤水困》,關注她的表演。電視劇跟電影很大不一樣,電視劇強調對白,電影強調情緒推陳。我看《白蟻》被吸引到,男主角中間葛屁,女主角一路到底,跟我想做的很像,女主角獨挑大梁。男主角的部分,我有一部金穗獎短片,那部短片獲得迴響,國外也拿了獎項,他也演了哥哥。所以我開玩笑,這部片有點像離散的長片。我最想拍的片想請他們演出。弟弟的部分更有趣,我在義守任教,看到一部學生短片,他在裡面的情緒上下很高。我跟承邑約很多次討論,很多人覺得他們很有兄弟的感覺。

 

主持人:最後你們四位要不要講一下,近期新的動向。你現在在籌備第二部長片嗎?

 

導演張書瑋我現在要做的電影跟這個差異非常大,做了這部電影,我體會很多做文藝電影的優勢或劣勢,我未來會繼續朝這個方向。但我現階段想做的tone調差很多,是賽車電影,在高雄拍,大鵬灣之類的,我也想邀請鍾瑶。我希望講人的故事,加上賽車的題材。

 

演員鍾瑶最近在準備電影工作,短期內還看不到,上半年都在籌備電影,很快就會知道是什麼,現在還不能公佈。

 

演員張碩勳我有聽書瑋在講,會有一些劇本的發想,有機會合作,都蠻期待的。

 

演員蔡承邑今年應該會有幾部電視劇,比方我們與惡的距離通靈少女二》,最近HBO也有獵夢特工》。最近剛拍完一部電視劇,從一本書改編的,叫做工的人,接下來也會有戲劇作品拍攝。

 

主持人:今年的金穗獎,在短片輔導金的部分,也有一部》,我非常喜歡,我記得場次的票已經沒有了。那部短片我覺得非常喜歡。

 

演員蔡承邑我個人也蠻喜歡,因為題材蠻特殊的,那部的副導今天也在現場,就是劇組人員。大家可以來看一下,我演四、五十歲的樣子(群笑)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