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日期地點:3/23 () 15:45 光點華山電影院二廳

出席影人:《對倒》導演伍立德、演員袁富華、甄思羽、伍詠詩、何卓瑩、鄭瑩瑩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立場,但是每個人都需要同理心。」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歡迎去年金馬獎最佳男配角得主袁富華袁老師。我們先請大家跟台北的觀眾打招呼。聽說這個影片在香港放映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把演員跟導演聚在一起過,第一次都獻給台北金穗獎了,觀眾真是有福氣、賺到了。

 

袁:都是金穗獎的功勞,還有導演的鼎力相助。

 

主持人:我先跟觀眾朋友介紹他的的相關背景,導演本身是記者出身,所以是跟根據他自己的的經驗,那袁富華大家都非常熟悉,是去年金馬獎《翠絲》的最佳男配角。再來是甄思羽在香港演過非常多的電視和電影。伍詠詩,觀眾可能對他們有點熟悉,因為她目前是杜琪峰導演的簽約藝人,然後也拍過金馬獎的形象廣告,最近在劉德華監製的新片熱血合唱團有擔任演出,這兩天看到新聞有報導,要不要簡單說一下。

 

詩: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那電影叫《熱血合唱團》,然後我就是其中一個主演,希望大家可以拭目以待,謝謝。

 

主持人:再來就是鄭瑩瑩跟何卓瑩你們兩位之前在哈林的節目未分高下有合作,要不要聊一下過程。

 

鄭:之前有來台灣有拍過外景,當時有跟台灣歌手合作,哈林大哥很好笑。

何:哈林大哥在香港有節目所以有遇過他。

 

主持人:其實你們對台灣都不陌生,談談對台灣的印象。

 

導演:其實我爸爸在60年代台南成功大學畢業, 我第一次來台灣是去年12月,我很喜歡台灣電影《滾滾紅塵》。

 

袁: 台灣是我的福地,這個年的春假,我來台灣跨年,我去太魯閣玩,然後當天就是香港金像獎提名,所以台灣是我的福地。

 

甄:我已經來台灣45次了,因為台灣東西很好吃,你們人很好

 

詩:我已經來台灣好幾次,對於台灣電影跟音樂或是美食對我影響很深,小時候我都會看台劇,所以影響很深,很喜歡這裡的人和事,特別是人,很有人情。

 

鄭:這一次應該是第二次來台灣工作,台灣的小吃都很好吃,我們昨天來就馬上找吃的,我有一些朋友都嫁來台灣,對台灣印象很好。

 

何:我自己也常常來台灣,我很喜歡台灣,台灣東西很好吃,很容易在這裡交朋友,之前跟一個粉絲有聯絡,然後就成為朋友,我的手機都是台灣歌手的歌,藝術都很好,畫畫也都很美,也很常看講座。

 

主持人:先把時間留給觀眾發問。

 

觀眾提問

1.請問導演這部片名有沒有引用劉以鬯老師的原作嗎?我有注意到劇中有一幕酒是對倒的,是不是有參考原作然後發想故事?

 

導演:跟劉老師的《對倒》沒有關係,我們的《對倒》是哥哥跟妹妹的身分對調,但是保有劉老師的精神。

 

袁:因為他朋友有一個家庭也有這種煩惱,就是每個人的意見都不同,所以用這種意念創造這個故事,慢慢地延伸到家庭這個概念。

 

2.請問導演在香港放映這部電影時有牽涉政治議題,請問有沒有發生什麼後續的問題?

 

袁:你們有看過《十年》嗎?《十年》我也有演,我們不是用這個運動討論對與錯,比較重要的問題是處以角色的哲學是同理心,就是我對我的兒子或女兒有沒有同理心, 我想討論的問題多一點的是同理心,他沒有硬性的對與錯,是指這個運動背後帶出來的問題是什麼。

 

導演:我現在在香港政府工作,我不能談政治我不可以談喜不喜歡中共,但是我們拍電影是做一個時代的紀錄。

 

詩:這個運動不是電影只要訴說的事情,電影的中心是在一個家庭裡面,裡面的例子是很極端的例子,一個是警察一個是抗爭者,他只是一個代表,對於我來說最主要訴說的是,你有你的立場很正常的,但是要替別人設想,不只是運動,在我們日常生活有這的例子,其實香港都有很多類似問題,我們3個剛好是3個世代的問題,比如我剛畢業要找工作,哥哥要結婚,爸爸要面臨找工作,但是社會逼迫他如何學習新的工作技能。

 

3.伍詠詩的普通話異常的標準,是不是日常生活語言已經被影響了,另外想問導演這個題材很年輕,是想用年輕來描訴家庭這個題材,還是想輕描淡寫說過去?

 

導演:其實對倒跟其他紀錄片很不一樣,在最後有反映出香港中年人的心態,可能人家會說我很有經驗,但是你看《對倒》我們是慢慢被時代淘汰,因為我不懂Youtube之類的,但是我有一個警覺是時不與我,我關心和支持我的年輕人,但我不了解年輕人在想什麼。

 

詩:為什麼我的國語那麼好,因為小時候有學習普通話,而且我喜歡看台劇,而且我喜歡這個語言,我明白你說香港可能面臨廣東話被淘汰與否,的確是看到很多小學生是用普通話去溝通,但是我不覺的廣東話被淘汰,然後香港有一部分新移民,但是也不是完全有這格問題,然後香港有一個說法是,旅遊很需要內地遊客的,不論是英語或是普通話都是很重要的,所以這可能是主要的原因

 

袁:我成長的時候英文還是比較重要的,但這不是文化侵略,在我以前日本才是文化侵略,以前都說日語都聽日本歌,每一個時段都有不同文化的侵略。

 

伍:在我心中學國語是為了交流朋友 ,現在有一點變質了,而且工作上需要,有些人不喜歡普通話不標準的人,我小時候是學國語的,普通話是國二才學的。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