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9133.JPG

日期地點:3/28光點華山電影院1廳

出席影人:《憨嘉》導演李鼎、音樂總監余政憲、演員:鄭人碩、李亦捷、楊鎮、陳慕義、吳佳珊、吳震亞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鄧宛瑄

照片紀錄:洪季謙

 

大愛台開場:大愛劇場每一場都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今天阿嘉本尊也在現場,希望透過這些故事讓觀眾知道台灣是充滿愛的,非常感謝我們師兄師姐願意將自己的故事貢獻出來,提供正能量給人們。

主:歡迎導演與各位演員參與映後Q&A,請各位和觀眾分享幾句話。

鼎:今天是電影「憨嘉」的生日,希望大家喜歡,謝謝各位能夠一起度過這部電影的誕生!

捷:也許對於很多演員來說,可能演戲是消耗能量,但演戲對我來說,能夠為生活帶來更多勇氣與能量,謝謝大家。

碩:謝謝大愛電視台經理與總監給我這個機會、也謝謝各位演員前輩們、導演給我這樣的機會能一起合作,我知道我表現可能不是那麼好,因為亦捷把我的師父請到現場了,不敢多話,謝謝大家請多指教!

慕:近年來看過最好看的一部電影,以前我看戲從不流淚,這次卻看到落淚了。

珊:很久沒有在電影院內觀賞電影,「憨嘉」這部電影是充滿感動與愛的,殺青時自己有滿滿的不捨,戲中戲外我們之間都是充滿著愛,謝謝大家今天來觀賞!

余:謝謝大愛各位長官們、導演給我這個機會,「憨嘉」這樣的主題我們一直在想如何用音樂詮釋。「憨」這個字讓我們想到的是,關於藏傳佛教裡的一個「嗡」(Om)的聲音,這個聲音聽起來就像「憨」的台語,也是我為這部電影創作的第一個音樂元素。在佛家意義中「憨」此字意義和十方諸佛有關,我認為能傳達出「憨嘉」這個角色曾走過黑與白,並融合電吉他等樂器,在電影中增加許多襯樂來表現出主角外表浪子中複雜的個性。謝謝大愛電視台給我空間發揮,希望觀眾們能感受電影裡的任何聲音、感受我們製作這部電影的誠意。

亞:這是我和人碩在《角頭2》後第二次合作的作品,其實一開始拍攝時我不清楚這部電影在演什麼,直到今天看了發現原來電影傳達了很多層次與境界,很高興因為這部戲認識了各位演員。

楊:謝謝大愛電視台、導演、以及所有前輩們與觀眾們,這是個寓意簡單卻會讓我一輩子反覆省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無論電影拍前拍後的我,都不斷思考與謹記著家人的重要,每一次擁有再一次機會時要好好把握,希望觀眾們喜歡這部電影。

 

DSC_9007.JPG

 

主:電影觀賞完後心中的第一個感覺是?

捷:這是我第二次看了,剛開始拿到這個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本,對於一個女人如此愛一個男人而感到驚訝,後來我才慢慢了解這個角色。打個比方,靜娟這個角色,就像是你們男友為了要拔智齒去看牙醫,而你為了要感受拔智齒有多痛,對醫生說:我也有智齒想要今天拔,這個女生願意全心投入所愛之人,即使不是發生自己身上也會盡全力去體會對方的感覺。謝謝大愛電視台與導演給我這個機會,本身個性其實不是那麼的正面,然而這樣的角色卻帶給我許多正面的能量,我愛這個作品!

慕:我演過這麼多的戲,總共洗過兩次澡,兩次都是人碩幫我洗的,是特別的人生際遇。認為李鼎導演這場戲處理得相當不錯,是個相當特別的經驗!

珊:看完這一齣滿充滿感動的戲,能和現場觀眾和各位貴賓分享聊天相當開心。媽媽這個角色很類似我母親的個性,是一位認命的女人,即使有百般委屈與痛苦總是自己扛著,老公是天、而子是寶。 所以看完電影的時候想到了母親,阿嘉有時不願和媽媽說話時,就像我過去曾經也對母親做過一樣的事,然而母親已不再,心中有些遺憾。但還是很開心因為這部電影讓我心中有了我媽的影子。

碩:楊震、亦捷和震亞這些前輩在電影幫助我很多,導演與每一位參與的人都是不可或缺,謝謝師兄師姐前期給我的協助,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的「憨嘉」,這個角色可能沒有很笨,但是充滿著愛。

亞:在拍攝的時候沒想到意境如此多層次,導演拍攝前製作業相當辛苦也不敢多問,後來才豁然開朗。很高興參與這個作品,這是我在大愛的第二次作品,第一次作品也影響我許多,下次有機會再分享。

楊:再一次感謝能有這樣真人真事的故事,不管世昌或阿嘉,在故事裡覺得自己不被父親理解,我自己的父親曾經生一場大病,因此對家人更加珍惜,也了解有些事無法重來,調整自己對於家人的心態。

 

DSC_8966.JPG

觀眾Q&A

Q: 觀影時覺得有趣之處,發現楊鎮在劇中有幾個側臉像阮經天,另外覺得這部電影較特別,每一條支線都像是主線。第一個問題是關於鏡頭,當媽媽知道兒子入獄時,在家與爸爸爭執那段,大量運用特寫,觀察到角度特別且鏡頭晃動頗大,想知道導演處理如此是否有用意?第二個問題是,那段阿嘉到海邊彷彿要自殺的樣子,並回想起楊鎮死刑前的那段記憶,好奇到海裡只是想冷靜非自殺,還是因為那段回憶而在自殺前回頭、勇敢面對?

鼎:可惜今天攝影師沒來,若聯絡臉書可能會回應你。我喜歡你的第二個問題,其實人生中常跳出一個訊息,而我們就把它當成答案,楊鎮在獄中不斷告訴阿嘉的「重逢」的日子,阿嘉是到了當天才知道那是指處死刑的日子;阿嘉和靜娟去看房子時,也沒有想到那是最後一天,到底什麼是最後一天?對阿嘉來說,19歲後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在過,也可能想把握每個明天,很高興能有楊鎮與人碩,在這個劇本中即興發揮,像是獄中那段唱生日歌。這部電影越拍才越發現,我們都在等自己的那一天、害怕生日、害怕生命的最後一天,真正最後一天到來時我們會有勇氣面對嗎?當鄭人碩在演那場戲時,因為他的表現,我決定把那段和楊鎮的對話剪到海邊這場戲,本來阿嘉去海邊只是對自己的告解,然而因為他和楊鎮的互動以及他在海中痛毆自己,我覺得總有一件事讓他再回憶起,就是死的那天才能重逢。若我們相信死是生命的一部分,就能重逢了,這是我在這部電影找到的答案。

 

Q:請導演分享阿嘉遇到了兩位獄友當中的含義,以及三人之間的關係,剛入獄時感覺是對立的狀態,然而阿嘉和世昌起衝突時卻是吳震亞在勸架,想知道這三人在獄中的關係與對彼此的意義?

鼎:在牢房裡,三人只剩下彼此的軀體,各自帶著不同回憶與未知的未來,關在同一個房間每天相處,若我們再用世俗的方式看待這三個被囚禁的身體與其中的反應,我認為對於觀眾這三人的關係可以是一種遐想,然而當銬上手銬時,連擁抱都辦不到時,我們可以看到死刑的那天,楊鎮和人碩身體是用力扣著的,甚至人碩楊鎮都被手銬刮傷了。在牢獄中,什麼都沒有只剩下軀體時,到底如何詮釋三人之間的愛跟情感,當演員要用身體去賦予這些意義時,是費力的,所以楊鎮和人碩那場打架的戲相當辛苦。可能因為父親是漸凍人,知道身體不能再行使什麼的時候,三個人被關在一起、男女之間的愛情、銬上手銬後的肢體語言,讓我覺得特別迷人,相信在沒有身體之後,心靈交錯的情感才是動人的。

DSC_9123.JPG

DSC_8918.JPG

創作者介紹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