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074.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二廳
出席影人:《閃焰假面》導演徐瑞良、黃泰維、美術湯佩潔、演員吳宏修、《跳舞吧!鼓棒》導演陳怡君、攝影王崇霖、演員鄭永岳、戴鎮宇、《133公里》導演/女主角林劭慈、執行製片朱芸廷、男主角周倚澤

主持人:粘瀚文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李崑誠

主:請問是什麼動機讓你們想拍這部片?請各位導演跟大家聊一聊。

133公里》導演林劭慈:因為之後要拍畢製,然後我就從我的人生經驗聯想到,家中有一張媽媽的照片,從此出發再把它發想成完整的劇本。

《跳舞吧!鼓棒》導演陳怡君:我進入北藝大之後,遇到很多挫折,就想要用一個開心的劇本,就想說做做看吧,不管就結果有沒有成功,提醒自己。

《閃焰假面》導演/主角黃泰維:畢製想不到要拍什麼,但我一直很喜歡摔角,就想說拍拍看,就偷偷練了一整年,家人都不知道這樣(笑)。

IMG_9114.JPG

 

主:拍攝時,如何跟小朋友溝通的呢?

導演林劭慈:小演員當時才3歲,我們劇組就去他家玩,先培養默契,到現場用偷拍的方式,讓演員在鏡頭前看起來很真實,因為我們也希望他可以用自然的方法表現出來。

導演陳怡君:因為拍得時候,小胖角色很吃重,所以前期花了很多時間跟小胖溝通,大家還跟小胖一起練舞,花了很多時間用遊戲的方式,讓大家熟悉彼此。然後我覺得小朋友像一顆電池,早上有電下午就會沒電,有些鏡頭看起來很累、不連戲,就會有點可惜。

 

 

觀眾Q&A

 

觀眾A想請問閃焰假面劇組,我們現在看到的有摔角元素,剛剛有說是經過很多劇情更改之後才變成閃焰假面,但原本劇本的原型是什麼?

導演徐瑞良:原本是要拍一個燒燙的摔角選手,但因為經費等種種原因,後來再加上其他親情的元素,就組成閃焰假面,但摔角的元素是本來就在的。

 

觀眾B想請問閃焰假面劇組,為什麼最後男主角可以放棄戴面具上場?

導演徐瑞良:因為其實到最後一切都不重要,重點是他終究還是站上擂台了,面具並不是重點,往前走就對了。我們在做田野的時候,發現面具對摔角手是一種象徵,他戴上面具後,他就是不一樣的人了,這是很有趣的一點。

 

觀眾C三部片的攝影都相當有挑戰,我想了解在捕捉畫面的時候有遇到什麼挑戰與難題?

導演林劭慈因為一部全側拍的戲,從技術、預算上就有點困難,在想鏡頭的時候,以多拍到素材為主。主要跟副導演溝通,之後到現場有多少東西能拍,就拍多少。這樣的戲到後期就變的比較自由吧,但現場還是以戲為主。

導演陳怡君火車上的戲最難,我們包下一節車廂,拍攝期很短,只有台東車站到宜蘭車站的時間,那場戲又很長,所以前期就做很多準備,後來發現很多不連戲的地方,就覺得很挫折。

還有有一場在圖書館舉辦跳舞比賽,那場時間只有半天,所以拍攝速度都跑得很快,因為時間來不急,之後有一些妥協啦。我們出雙機拍攝,人力不足,所以動作要很快。

導演/主角黃泰維:摔角場那場最難,因為摔角要賣招式,sell 招,要怎樣摔得好看很難,我們只有出一機,一個動作可能要摔個15次,一直摔、一直劈。擂台其實有彈性,一摔整個攝影機、設備都會動,這也是個難題。所以前期跟導演就有先溝通,到現場就可以快速地順過一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enHarvest 的頭像
GoldenHarvest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