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018.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製作人巫知諭、製作協調林貞吟、導演陳慧翎、副導兼後期統籌余慧君、剪接師吳姿瑩、混音師鄭元凱、配樂師史旻玠、演員兼歌手娃娃(魏如萱)、演員王淨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許菁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首先我們先歡迎製作人巫知諭、導演陳慧翎、演員兼歌手娃娃和演員王淨。我們請製作人分享一下當初公視電視為什麼會想要做一些微科幻類與奇幻的戲劇?

巫知諭:其實我們最早在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就知道,因為它原著的小說其實讓別人看了並不舒服。我們其實並不想要讓觀眾看一個不舒服的影片,雖然公視一向都不怕批判與探討議題。所以就想到說要嘗試用不同類型來包裝它。那這樣的方式也讓觀眾在觀影的過程中保持一點距離感,可能會更有感覺。

 

主:那怎麼會找到陳慧翎導演合作呢?

巫知諭:因為跟慧翎是長期合作的,從《那年,雨不停國》也是編劇之一,那時候合作的很愉快,也因她當了母親。所以對教育的議題也很關心,因此在創作的時候就想到她了。

 

主:那導演是怎麼會想到做一個不同戲劇形態的東西?

陳慧翎導演:首先是先看到原著,然後非常的喜歡。當時的總經理和助理找我的時候就馬上答應了,跟當時候《那年,雨不停國》是一樣的。當時候他們也只是拿了大綱給我,我就答應了。因為應該只公視電視台才會做這樣的題材。老實說,找我的劇本有很多,可是怕一部片會耗掉很多的精力以及會佔據生命的那一塊。所以會好好的勝選。很開心因為公視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可以做這樣的議題(教育這件事情)。比如說教改:很多孩子可能會變成實驗品,可是教育這件事情又不能等。因為孩子一天一天的在長大,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往往會在這樣的非常主流的對與價值觀有很大的扭曲與很大的衝突。就像小樂在書裡面說的:她說寫的每一個故事讓人看起來都很不舒服,可是如果你也會覺得不舒服,那表示那些孩子每一天都在不舒服。所以我們也很期待大家也可以關註這一部戲。

 

主:那我們請王淨來聊一下這個角色?你的第一個感覺是?

王淨:其實在接到劇本的一至二的星期裡,聽到別人說可以在有生之年裡演到一個這麼迷人的角色的話,我會覺得非常的開心。後來因為上帝的安排下認識到這麼好的一個團隊,除了團隊以外還有坐在保留席的朋友們、孩子們與工作人員,就覺得是一個很棒的緣分。角色的話,我覺得在扮演茉莉的過程中,過得非常痛苦。不只是在拍攝期間,甚至殺青過後的自我療傷的過程非常緩慢。但我覺得,如果這樣的痛苦可以讓社會大家感動,我覺得是值得的。

 

主:那我們請娃娃稍微跟我們聊下除了演這套戲,它的配樂是怎樣的?

娃娃:我沒有負責配樂啦,其實我是客串茉莉的心理醫生。然後再拍的過程中,導演希望我可以幫他寫主題曲。在這之前,我其實都不知道。其實我在開始寫的時候有一點卡住,我不知道怎麼為戲量身定做一個主題曲。後來覺得寫不出來,因為沒有太多的想像。因此製作人來我聊天,他提到了四個字,那就是“不被理解”。他希望我可以用“不被理解”這四個字去發想。所以我就把它當成我專輯的歌去寫。

主:那我們就期待這首歌的主題曲,所以我們就來先來看將近有18分鐘的全球首映片花。那觀看片花後我們再請導演和演員來跟我們分享。

 

IMG_4006.JPG

 IMG_4022.JPG

 

(18分鐘片花)

 

主:歡迎回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全球片花發表會,那我們有掌聲歡迎我們的導演陳慧翎、兩位演員王淨與魏如萱娃娃一起到台前來跟大家分享整個拍攝與創作過程。我覺得這部戲的類型集合為科幻、懸疑、推理、又虐心有親情。我覺得幾乎各種原屬一網打盡,看了片花後我覺得非常的震撼。那我先由導演分享一下,因為原著裡是有九個故事,那麼怎麼把它改變成五個單元?

陳慧翎導演:其實當時很有趣的是創作之處呢是把它寫成了一個青春偶像劇。因為那時候可能很想討好觀眾吧,因為大家現在看戲都是視頻網站上面看。我記得我的朋友有講說:有一個大數據就是大家喜歡用1.5倍在看戲。他說在中國有一個數據的研究的分析,可是在我們真正想要開始製作的時候,看到那樣的劇本想起不是自己要做《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初心。因為就像小樂的序幕裡面談到的就是,他朋友問他為什麼要寫一本讓大家看了很不舒服的書。她的回答是:如果你覺得現在這些故事讓你看起來不舒服就是因為這些孩子在現實生活中也過得很不舒服,而且是每一天都很不舒服。那當我要改編這個本著作的時候,我要秉持著作者寫這本書的初衷。他其實想要讓大家看見在主流價值觀中,大家對於成功的定義是怎樣抹殺與扭曲了親子與家庭的關係。那是我們很想提出來以及希望大家可以關註的。

 

主:所以其實五個故事他所要談的一些重點與核心都有一些不同的意義在。那我們其實看到裡面的片中,演員其實非常堅強。從實力派演員到新人演員以及大家現在非常關註的青春偶像演員。那可以聊下一些選角的情況嗎?

 

陳慧翎導演:其實選角其實非常的困難,因為其實基本上我們當初想要拍這部戲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些孩子們要去哪裏找。因為其實線上的演員就是在這個年齡其實並沒有,那我們不可能去找二十幾歲的人再過來看高中生生活中生,所以我們想要找真正的鮮嫩的小鮮肉演出,那我覺得其實我們非常的幸運,而且其實我一直很相信一件事情,就是事情很困難,可是當你大家都很想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定全宇宙都會來幫你,所以呢我們就從各個不同的我們就廣發邀請函,就先放消息說我們要拍這部戲,我們想要找什麽樣的?那其實有一些是經紀公司,那有一些是我們在網絡上看到的,就比如說可能這些孩子們他們過去曾經有參加過一些學生短片的演出還有廣告上面看來的。我覺得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以及緣分,所以大家都聚在了一起。那如果像是實力派的演員以及那些演媽媽角色的演員。有一些是曾經合作過的,有一些事很想合作的。比如說娃娃,因為喜歡他的歌,所以先把他騙來演戲,過後再叫他幫我寫主題曲。其他比較大咖的就刷友情卡咯。

 

主:所以動員那麼多,我相信其實光是整個拍攝檔期那麼多,因此需要去敲這麼多的檔期。所以應該也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吧。

陳慧翎導演:對所以工作人員真的非常辛苦。因為敲期這件事情就不是我責任啊。我只要說我要拍,那他們就會把人敲到。

 

主::那我們接下來請王淨聊一下看到劇本你怎麼去揣摩演出這個角色的人物性格。

王淨:其實茉莉這個角色跟王淨本人有一點小小的落差,所以進入茉莉對我來說算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不過還好我有遇到很好的表演老師,包括教我去研究一下憂鬱癥的資料還有一些相關的影片等等的。

 

主:那可以跟觀眾講下這個角色跟整個故事的大概一些的背景。

王淨:茉莉其實是一個被家庭與社會的期待所壓垮的孩子,包括他對自己的要求也非常的高,導致他最後心理生病了可是卻沒有一個發現她。

 

主:那在表演當中內心會很壓抑嗎?

王淨:拍攝的時候其實還蠻辛苦的,雖然期間還不算長。但是感覺再度日如年,因為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主:那在表演上,導演是怎麼跟王淨在溝通?

陳慧翎導演:其實已經忘了,因為拍攝期過了蠻久的。而且我一個人要經手那麼多小孩。

王淨:但是導演當時有說一句話,讓我非常痛心。有一場戲的情緒非常大,然後我希望導演可以跟我幾句話。過後他就把我拉到陽台,他其實什麼話也沒說,他就握著我的手。等到要開始開拍的時候,默默在離開前拍拍我說。如果茉莉是我女兒的話,我會好好愛她。他講完過後我就開始哭了。因為那個角色對我來說很心酸。

 

主:那娃娃魏如萱是飾演心裡醫生嘛,看到角色過後怎麼去準備?

娃娃:因為我的戲份沒有很多,但是我覺得演戲很好玩就像是表演一樣。好看的表演不是在舞台上,我最喜歡就是很觀眾或者聽眾有互動。那我覺得演戲就是,你丟東西給他,他會反彈給你。跟他們演戲的時候覺得他們給予的力量很強大,演完戲後會覺得感覺很特別。剛剛在看片花的時候,我覺得太刺了。拿創作這件事情來說,我覺得我所有的創作,寫出來的歌就已經變成標本了。所以在每一次在演唱的時候,我都會讓他復生。但是這一次給我的感覺是,他在說一個現實每一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可是我都是不敢看,不敢說,可以忽略這件事情。所以我剛剛在看片花的時候心裡是非常激動的。

 

主:那聊聊你是如何寫了這個主題曲?

娃娃:好的,其實就靈感這個東西你要去找他的時候,他不一定會來找你。所以我其實拖了很長時間,中途有想放棄因為不知道怎麼寫。所以就從“不被理解”這個方向開始寫。我希望這首歌寫出來可以帶給大家一種溫暖與安慰。因為我在唱的時候帶著一種陪伴和擁抱的感覺去唱。

主:那這部戲會出原聲帶嗎?

陳慧翎導演:其實除了主題曲,我們的配樂也非常的精采。其實,我很想要出原聲帶,希望公視可以出一下。主題曲放在片尾是希望大家看完後,能夠被溫柔在擁抱。

主:是不是每一個單元都有主題曲?

陳慧翎導演:應該說我們每一個單元的片尾曲都是娃娃這首歌。

 

主:今天現場也是有來很多影片中的孩子,那我們請導演介紹一下。

陳慧翎導演:好,請大家揮揮手。

 

主:那我們讓大家聊下看完片花的感受

 

曾少宗:我的單元是《媽媽的遙控器》,我是演劉子銓長大之後。那對我來說非常榮幸能演到這部戲。因為我跟導演之前是在偶像劇認識的,那再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很痛苦,因為他背負著小孩到長大對媽媽的期待,失望,傷痛。拍攝前導演就拿了之前拍攝劉子銓的影帶到我面前播給我看,我看了後眼淚就馬上掉。那請大家多多支持!

王渝屏:我的單元是《貓的孩子》飾演阿智的角色。名字聽起來十分中性,這個角色比較特別,他是有憂鬱癥與暴力傾向的資優生。拍的過程也是跟大家一樣不舒服與痛苦。這個角色有一個幕後花絮就是他真的是一個男孩。這個角色有很多打戲。謝謝大家來看這個片花。

 

王渝萱:我是飾演《孔雀》單元的王渝萱,孔雀比較特別地方是,他需要跟孔雀對話。然後在事件過後要跟孔雀有互動。希望大家可以來看。

 

李宇彤:我也是在《孔雀》單元裡有演出的學生,我演的也是跟孔雀有很多互動的人。大家一定要看喔。

 

劉子銓:我飾演的是《媽媽遙控器》,我看完的感覺是帶有一種很溫暖又帶著一種殘酷。各位記得來看!

 

劉修甫:當時候我會試這部戲是因為我姐當時候在公視的網站上看到他們公開徵選演員,所以就投了一下。看到角色的時候就覺得很特別,覺得這個角色有一點精神分裂,看完片花就很感動。

 

淩心妤:我是飾演《媽媽遙控器》裡的陳芳來,我應該是這五個單元裡最快樂的角色。我從來沒有低落的地方,比起其他角色比較輕鬆。但是我是在一個蠻壓抑的劇組裡唯一一個跳動的光束。個人本身與演的角色很不一樣,我個人比較陰沈。看整部片的過程,讓我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

陳孟琪:我是《茉莉的最後一天》裡的可莉,然後在拍這部戲要感謝很多人。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演戲,大家都給我很多的鼓勵。有一場戲就是我必須哭,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釋放情緒,所以我就突然聽到王淨的聲音“妹妹你要好好活下去”之類的話。我一聽到姊姊的聲音眼淚就即刻掉下來了。所以就很感謝有那麼多人願意去幫助我。看完片花的時候,我媽就突然看著我並且抱著我哭,哭得很誇張。也非常謝謝媽媽,因為他給予我很大的鼓勵。

 

艾摩爾:我是茉莉單元裡飾演茉莉最好的朋友,戲份沒有很多的角色。這個角色對我來說就是在茉莉身邊把茉莉的影子與情緒拖出來但是又放回去留給茉莉自己去表達的一個角色。這個角色本身的個性跟我很像,因為也是一個外表很陽光,但是內心很細膩且多愁傷感的男生。本身是舞台劇演員,第一次挑戰有鏡頭的表演,舞台與鏡頭不一樣的地方在舞台的情緒都是連貫的,鏡頭的話就是有卡與ACTION,而且一ACTION情緒就要進去,卡情緒就要出來。對我來說很困難,但是是一個新的挑戰。看完片花的感覺的是想起媽媽寫給我的一封信,但是個時候出了一本書。然後要求媽媽幫我寫碼文。碼文裡寫說:我作為他的孩子只有在她的子宮裡是他擁有我的,可是當我生出來過後只能遠遠的看著我。他只能默默的幫我祈禱,然後看著我跌倒。

 

主:聽完這些分享,讓大家更期待了。

 

陳慧翎導演:不要因為片子不舒服或是感到悲傷而不去看,就像我們在人生當中很多東西在發生,在存在。然後我們就當作沒發生,等到問題發生的時候就留有遺憾。但是有給一個朋友看《茉莉的最後一天》他看完後他覺得很可惜,他認為如果這母女能互相理解一點或許就不會有很多遺憾發生。

IMG_4144.JPG

IMG_4174.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enHarvest 的頭像
GoldenHarvest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