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713.JPG

日期地點:3/24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生生》導演安邦、演員顏藝文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鄧宛瑄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生生》這部如此充滿溫情的電影,透過鮑起靜與吳至璿建立了忘年之交的友誼,這樣的劇本當初是如何發想的?

安:這樣的故事是源自兒時面對一位女生同學死亡的經驗,在參加喪禮後,自己便不斷思考死亡的意義,因此長大後想拍一部給小朋友看的關於死亡的電影。其實長輩面對死亡不一定像我們想的如此悲觀,透過莉莉奶奶與小男孩,利用網路直播連結兩個陌生靈魂與情感,來傳達這個故事。

主:當初為什麼會請到女主角鮑起靜演繹這個角色?

安:鮑姊一直是我的偶像,有一次看完鮑姐的作品「天水圍的日與夜」後,便和朋友討論與分享,覺得身為導演一輩子若可以拍一次鮑姊是相當幸福的事,認為她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演員,因此請到了鮑姊來演這部電影,而其實劇本部分也是為鮑姐量身打造 。

主:想請藝文姊分享與鮑姊對戲的過程。

藝:其實自己真實生命中,剛經歷過類似的事情,因此有一點微妙的感覺,並不是說很難演,而有一些需要去思考與面對的東西,因此其實過程相當痛苦。不過和鮑姊合作也教導我許多事,像是演戲其實需要放鬆,自己本身個性是較壓抑,然而鮑姊在現場演戲就像在平常生活吃飯講話,不像在演戲的感覺,我當時在現場就相當好奇鮑姊是如何做到的,現在回想起來收穫很大。

安:鮑起靜之前在受訪時,常會被問與小演員對戲是什麼感覺,鮑姊總是回答「我們都沒有小朋友會演,小孩就是輕鬆啊」,鮑姊說其實她比較晚才領悟到怎麼演戲,其實演戲就是放鬆就好,所以我發現鮑姊在現場最常做的事就是讓大家很舒服放鬆。

其實對藝文姊比較抱歉的是,由於拍戲時希望她能連結一些自身經歷,所以擔心在詮釋這個角色時影響到她自己的情緒, 因此在現場我是盡量不要打擾藝文姐,讓她自己發揮。

主:請問為何會找吳至璿小朋友來演這部戲?

安:吳至璿就是小梁朝偉啊!阿至爸爸今天有來,他就跟爸爸一樣帥氣。

其實這個角色找相當久,一開始也是從素人中尋找,最後是透過許時豪幫我們找到這位小朋友,最大會選擇他的原因是發現阿至在演戲時意外的相當放鬆,甚至有一看到他直接在鏡頭前面抓癢,覺得還好沒有選錯,而且又帥!

IMG_3630.JPG

觀眾Q&A

Q:發現整部電影小男主角生生都沒有對莉莉奶奶有任何稱謂,想請問原因是什麼?

安:當初構想時莉莉奶奶這個角色就有點當作小孩來拍,反而小孩是比較有拍老人家沈穩的感覺,安排兩個靈魂透過網路相識與交流,目的是讓兩人相處比較像朋友,希望他們地位差不多,才能站在同一平台對話的感覺。

Q:中文片名叫「生生」,英文片名是“Sen Sen“,想請問這樣的片名是否有特殊涵意?

安:「生生」就是小朋友的名字,也是有兩個生命的涵意。至於英文片名其實有掙扎過,最後決定使用中文音譯直翻是因為較直觀,在眾多影片名稱中看起來較突出。

Q:在觀影時觀察到角色設定的社會位階並不是特別富有,導演為何有此觀察與安排?有一場戲是女主角和媽媽在醫院時吵架,作為觀眾也因這場戲開始將劇情做串接,在下一場則是媽媽對於死亡感到害怕,好奇導演安排這場戲的原因為何?

安:職業設定我是直接從自己媽媽的職業複製過來,母親是計程車司機。由於爸爸是老榮民,因此媽媽常會接觸一些老人家。之前認識有一位阿公,最後因為肝癌去世,對那位阿公來說死亡就如上戰場一般豁達。問媽媽死亡是什麼,媽媽說婆婆告訴她「人死如燈滅」,就如同循環一般,有地方燈滅了,另一處新的生命又會亮起,這樣的概念看待死亡其實是比較樂觀的。

至於莉莉奶奶對於死亡感到害怕,也是取自生命經驗。我爸爸在醫院時,總是關心我有沒有吃飯,當時就覺得長輩這樣的時刻都不斷在照顧別人,但自己面對死亡時到底是否會害怕?與鮑姊和監製討論過,認為莉莉奶奶確實是會害怕死亡的,其實做田野調查時,在癌症基金會,我們就聽到類似的經歷,發現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都是會害怕的。對戲中女兒想法的部分我們請藝文姐分享。

藝:我看到劇本時都先跳過這場戲,在現場雖然是在執行演員的工作,但在消化這個角色時,還是有一些要處理的東西,難免有難過情緒。自己是盡可能讓台詞生活化,其實當至親或長輩面對一個無助絕望的情況時,表達出來的話是直接且戲劇化的。我們在演這場戲時其實沒有花太多時間,不過對戲前的前置作業是相當辛苦的。

Q:(分享)可以看到這部電影演員演得相當逼真,奶奶和女兒之間的對話,可以看到佛學說的「執」其實是人們的致命傷,個人覺得這給我們一個啟示,要戒掉「執」,排除執著的想法。

Q:想請問這部電影安排莉莉奶奶學習夏威夷舞,是否因為是相當放鬆的舞蹈,且夏威夷舞和靈魂與天堂有關,是一個預告的概念?

安:謝謝教學夏威夷舞的朋友們幫助,夏威夷舞的確符合莉莉奶奶的個性,看待死亡是樂觀的。當初就是需要一個熱情但不是躁動的舞蹈類型,於是想到對生命充滿熱情的夏威夷舞。

Q:這部片我看了第二次,影像中出現了五、六個日期,上次在高雄電影節問導演12/24有什麼特別的涵義,是不是聖誕夜有特別的直播,結果發現沒有。一次撕掉兩張日曆,看到這一幕的感覺是奶奶在那一百天中什麼又沒做的又過了兩天,想問一下導演是否有這樣的用意?

安:其實日曆就是象徵生命漸漸消逝,12/24此日期確實是有討論過的,認為這個日期是一種諷刺,雖然是平安夜卻不是平安的,最後莉莉奶奶沒有活過一百天,不斷撕掉日曆也象徵日子一天天在逼人是十分殘酷的。

Q:想請教導演在拍片的過程,如何和阿至溝通死亡這件事?想請導演與藝文姐分享印象最深刻與最有感觸的一場戲?

藝:其實每一場都印象滿深刻,不過記者那一場戲是我最緊繃的時候,那場演完後心情非常的差,一方面看到鮑姊這麼輕鬆,相比之下心情有點複雜,不過導演有察覺到但沒有做任何干涉,可能是想讓我自己去感受。

安:其實生生在演戲時聽到的都不是奶奶真正的錄音與直播,是我們錄給他聽的一些分享,有一次是我分享自己的經驗。而媽媽都會陪伴阿至去現場,跟媽媽溝通過,認為雖然阿智沒有面對過死亡,但可能面對過失去,這樣失去的經歷可以和死亡做一個連結或比擬。印象比較深刻就是莉莉奶奶台中那個家,我們找非常久,多虧駐台中代表找到光復新村,房子本身就有許多故事。

主:請問電影接下來的播映與宣傳計畫?

安:3/31、4/4兒童影展播映與8/31全台上映,希望如果觀眾想分享給親朋好友的話,麻煩多多宣傳!

主: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導演與演員!

IMG_3666.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oldenHarvest 的頭像
GoldenHarvest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