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17年3月18日(六)15:20
放映影片:《少女蘇雲》《野潮》《男孩心事》
出席影人:《少女蘇雲》導演吳家凱、演員潘親御;《野潮》製片宋敬、攝影馮奕瑋;《男孩心事》導演郭玄奇、演員陳鼎中、盧以恩、張顧騰、蘇品杰

主持人胡延凱(以下簡稱胡):歡迎《少女蘇雲》、《野潮》、《男孩心事》的到台上,然後各自介紹自己在劇組的職務和在電影中的角色。

(劇組人員各自介紹)

胡:那現在我們先來問《少女蘇雲》為什麼會想要根據柯裕棻的短篇小說⟨單車少年⟩改編成此部短片?

吳家凱(以下簡稱吳):這是我的畢業製作,因為大家幾乎都是原創劇本,所以想試試看文學改編,然後剛好文化部在辦「閱讀時光」的活動,偶然間讀到柯裕棻老師的 ⟨單車少年⟩,其實我的生命經歷很像故事裡的柏安,一直遇到像蘇雲這樣的女孩,本來就很想寫這樣的故事,看到這篇小說後覺得正好是一個改編的機會。

胡:我很想問你的生活背景和教會和古典音樂有相關嗎?

吳:沒有,就是忠於原著小說的情節。

胡:那在選擇男主角時怎麼會找上潘親御呢?

吳:男主角是最晚決定的,雖然當時把小說的男生視角改變成現在的女生視角,但男主角還是必須要有一定的厚度,當時和潘親御聊過後發現一些生活背景和經歷的相似,所以就決定找他來飾演這個角色。

胡:潘親御也聊一下對於這個角色的想法或是有做什麼特殊的功課嗎?

潘親御(以下簡稱潘):就像導演剛剛所說的,因為有一些相似的經驗,所以就針對這個方向去做準備。

胡:那《野潮》的製片先代導演談一下想拍這部片的初衷。

宋敬(以下簡稱宋):這個劇本是我、導演和攝影的畢業製作,這是根據導演三、四段的童年的記憶拼湊起來的,像是一些朋友的經歷、一陣海風或一棟建築,所以影片的劇情並不是導演的親身經歷,這也是一個關於被認同的故事並架構在一個男孩身上。

胡:這部影片是發生在導演的故鄉嗎?

宋:是的,這是在雲林,整個劇組下去雲林和嘉義拍攝。

胡:攝影要不要也談一下此片的創作風格,這部影片的攝影讓劇情更顯張力受到很多人的讚譽。

馮奕瑋(以下簡稱馮):看完劇本之後讓我聯想到台灣新電影時期的風格,和導演討論後,導演希望我用手持的方式,但大多手持的手法會搭配長焦鏡頭和快速的剪接節奏,我覺得那樣的風格不適合我們的劇組,所以後來決定比較好處理的方式是運用手持再配合長鏡頭,並加入一些有趣的場面調度。

胡:的確,此部影片讓人聯想到台灣新電影時期的手法,想問在運用手持跟拍的時候有遇到什麼困難之處嗎?

馮:其實還好,因為在河邊的那條路很直,可以一直拍。

胡:《男孩心事》被影評人認為是青少年版的《盛夏光年》,想請問導演為什麼會創作這樣的故事,還有這是回到家鄉去拍攝嗎?

郭玄奇(以下簡稱郭):對這是回家鄉去拍的,當初會寫這個故事沒有其他太多的想法,原本就跟這些小朋友認識,他們正值國中時期,雖然彼此互相認識但沒有一起拍過戲,所以想說以他們為原型,從他們身上發想劇本,是一個沒有很偉大的想法(笑)。

胡:陳鼎中先聊一下,這部是你在拍金鐘得獎《川流之島》之前的作品,當你在接下劇本後怎麼去詮釋這個人物。

陳鼎中(以下簡稱陳):因為跟我的個性很像,不用特別去演。

胡:那八家將的部分有特別去練嗎?

陳:有,早上有去練習,半夜就要起床去化妝,頭上戴的東西很緊,非常不舒服,是一個痛苦的經歷。

郭:其實拍那場戲的時候他真的快哭了,因為勒了一整天了。

胡:下次請導演自己也親身去體驗一下,那換以恩聊一下自己的角色。

盧以恩(以下簡稱盧):我在接下劇本前就在想我在這兩個男生之間到底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後來發現是他喜歡他,然後他喜歡我,覺得有點傷感情,我覺得我跟劇中的角色蠻像的,就是被告白之後就會很討厭這個人,所以很有感覺。

胡:張顧騰飾演小屁孩的角色。

張顧騰(以下簡稱張):因為國中生就是屁孩的感覺,所以很上手,然後拍這部片我們四個人都有受傷,還蠻辛苦的,像是最後我打他的那部分,因為角度不對有點瘀青,第一次抽菸也覺得很新奇,雖然沒有點燃。

胡:飾演喜歡男生的蘇品杰。

蘇品杰(以下簡稱蘇):其實還蠻想打導演的,怎麼會寫出這樣的角色,後來覺得是一個很大的挑戰所以認真研究,但我不是同性戀。在我和陳鼎中告白的那場戲,拍攝的時候有受傷,但整體來說還是很謝謝導演,很愉快的劇組。

胡:以下開放觀眾提問。

觀眾:《野潮》兩位男主角的對話非常生動,尤其是在摩托上的那段,想請問是事先講好的台詞還是臨場發揮的呢?

宋:兩位主角都是雲林人,其中廖博彥是之前拍片的認識的臨演,因為導演覺得他草根味很重,就一直有和他密切聯絡,男二則是去當地的學校一個一個問,最後才找到的,導演導戲的方式是引導他們變熟,這些都是他們平常會聊天的內容,那場戲我們大概跟拍了16分鐘,然後擷取一段我們想要的片段。

觀眾:想請問《少女蘇雲》最後蘇雲看到照片後,奪門而出的原因,有點不太理解。

吳:因為蘇雲在這個角色上是希望被認同,柏安則是懷念媽媽的琴聲,因為蘇雲的手有點受傷,彈琴會比較碎,而當她翻開照片看到柏安的媽媽也是手受傷,才發現柏安是希望藉由蘇雲的琴聲懷念媽媽,而不是真的認同她。

觀眾:很好奇《野潮》在最後一幕水中的拍攝是怎樣的狀況。

宋:那邊是一個嘉義的濕地,當地的人都跟我們說那邊很危險,但海巡署那邊說不用特別申請,也沒有人在管,那邊滿潮的時候會淹到2樓,退潮的時候廢墟會露出來,那時候我們是用一個採蚵仔的竹筏,攝影師在上面拍攝,男主角廖柏彥親自下海。

馮:我記得那時候是霸王寒流,但導演不想看起來是冬天,所以演員穿了一件衣服就下去了。

宋:真的很讓我印象深刻,雖然雲林的體感溫度有7度,但是有下冰雹,很感謝拍完之後演員沒有告我們(笑)。

胡:最後要來說一下金穗獎頒獎典禮那天,我們首度邀請《少女蘇雲》的潘親御和《男孩心事》的陳鼎中一起表演,關於武術和街舞的結合,要透露一下有沒有特別的招式?

潘:先賣個關子,當天表演就會知道。

陳:比較偏向街舞的武術,大致上是這樣。

胡:想要看到頒獎典禮的表演可以上Friday影音的直播,也請大家一起期待,謝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金穗獎 Golden Harvest Awards 官方部落格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