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屆金穗獎入圍影展將2018年3月24日~4月1日於光點華山電影館放映,今年開放於全國7-11門市ibon機台端點取票。全台巡迴影展於2018年4月2~5月舉行。

更多資訊將陸續刊登於官網及部落格,請點選以下傳送門
官方網站 / FACEBOOK / 最新消息

// 影展參加資訊 //

周邊活動 / 索票資訊 / 場次表 / 交通指南 / 影展公告
 

// 參展影片介紹 //
開/閉幕片>>
開幕片 / 閉幕片
一般作品類>>
最佳劇情片 / 最佳紀錄片 / 最佳動畫片 / 最佳實驗片
學生作品類>>
最佳劇情片 / 最佳紀錄片 / 最佳動畫片 / 最佳實驗片
電影短片輔導金成果展>>
影片介紹
特別放映>>
特別放映 / 短片觀摩放映

目前分類:映後座談記錄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期地點:3 / 31 (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粗工阿全》導演朱平、製片張哲魁、演員廖欽亮、黃婕菲

《無知》導演李孟瑋、製片李宜芸、主角洛可杉

《天台上的魔術師》導演馬曉輝、演員吳可熙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蔡政霖

 

 

主:很高興我們的神秘場很快就索票完畢,先請各位聊聊影片的發想,請粗工阿全的導演講一下,這部片的創作由來。

 

朱平:一開始從六合彩發想,為角色帶入背景,再加上工人的背景,其實是這樣呈現,大部分是我的想像,在我進入工地後,我發現工人角色可以在多元一點,進步的空間還很多。

 

主:粗工阿全的主角阿亮與婕菲,覺得你看到劇本的時候有什麼想法嗎?跟你們的個性像嗎?

 

廖欽亮:就導演拍的很用功,親自去工地做工。我之前其實做過工地,雖然那跟真實還是有差,技術工跟粗工也不太一樣,但為了戲劇效果,對,就演出這樣的角色。

 

婕菲:剛接到阿亮的電話,我還沒看本就直接答應了,因為之前就有在其他短片演過夫妻,就想說可以再演一次夫妻是可以變成什麼樣的感覺。

 

主:接下來我們來請導演聊聊《無知》,短片的題材是怎麼發想的?因為在短片很少看到懸疑恐怖驚悚的類型。

 

李孟瑋:因為公視有在徵劇本,所以就改原本的劇本,然後就中了。這部片本來有很多,但最後把它簡化,就變成一個簡單的故事,我們也試圖展現一些類型片不應該犯的錯誤,往那邊去發展,這樣。

 

主:製片要不要講一下,因為這部片室內景很多,美術部分很吃重,你怎麼來幫助導演完成影片的?

 

李宜芸:整部片下最大功夫大概就是美術,貼壁紙啊、刷油漆啊,我們也盡量找到最適合的場景,讓演員有深入其境的感覺,我們除了演員加很多分,美術也幫助了這部片很多。

 

主:那麼請導演聊聊《天台上的魔術師》當初創作過程。

 

馬曉輝:這是我的畢製,這部片對我而言有特別意義,有很多厲害的演員,非常謝謝。

 

主:好多導演都想可熙演外國人,這次是演泰國來的新移工,來講講這次的角色。

 

吳可熙:因為之前很多人找我演外國人,但覺得這個角色有點新意,因為她是在台灣過一段日子了,講中文會有一點泰國口音,還有這個劇本讓我覺得有一點女性創作者的浪漫與溫柔的思維,兩個天涯淪落人的浪漫愛情故事,我覺得蠻有趣的。

 

主:導演的創作動機?我還想問可熙,拍攝中最開心的事情,跟覺得最困難的事情?

 

馬曉輝:因為我內心很想拍兩個受傷的人,互相取暖的故事。

可熙:最開心的事情,就是跟演員看回放的畫面,看到剛剛的狀況再去做調整,主要是拍戲的過程中讓我很開心。困難,就是這個語言,這個東西也沒人在教,就上網看了影片、外籍人士講中文的,之後導演找了一個泰國的交換生,跟他一起做練習,就一個月慢慢學起來了。

 

 

---觀眾QA---

觀眾A:在《無知》這個家庭原本是發生了什麼事件?最後發生什麼事?假人的人偶是特定去找的嗎?想再問天台上的魔術師,為什麼正片沒有加上字幕?

 

李孟瑋:一個是給大家自己去解釋,一個是我們沒有拍好,因為最後簡化劇本被剪掉了,但本來那個就不是重點。

 

李宜芸:我們是跟台北的人偶工廠購買,還特別挑了面孔比較清楚的人偶。

 

馬曉輝:我們拍完之後,也調完光了,覺得畫面很美,也有它的一貫風格在,然後也有很多聲音在裡面,就私心覺得讓大家好好看畫面、聽聲音,就不上字幕。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期地點:3 / 31 (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媽的!一百種死法》製作人陳勝昌、導演江雪華

《盧克萊修計畫》導演畢佳翰、女主角林涵、攝影陳俊瑋、配樂張衛帆

《迷語》導演胡瑞財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蔡政霖

 

主:《媽的!一百種死法》,怎麼找到楊貴媚來演?

 

江雪華:主要跟我媽媽的形象很像,公視也請向找媚姐,所以就找他來演。這也是我的人生經歷,而媚姐人生經驗也相當豐富。

陳勝昌:當時劇組因為沒錢,希望找我來幫忙,之後跟媚姐討論,剛好也與媚姐認識,就促成這段機會。

江雪華:不過身為一個新導演,跟這麼資深的演員合作,有很多戰戰兢兢的地方,但也真的學到很多!

 

主:請問《迷語》拍攝想法?

 

胡瑞財:這其實是文化案的輔助案,與林瑪黛樂團合作一首歌,我們同時發想這個音樂跟腳本,因為我想講一個失智症的故事,也想講失智症的感受。也謝謝金穗讓我能在大螢幕上看到這樣作品,自己看是心虛的,但內心很激動。

 

主:那麼再請《盧克萊修計畫》的導演跟我們聊聊

 

畢佳翰:這是我世新大學的畢制,因為我想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畢業後也不知道要做什麼,那不如做一個很冒險的嘗試。

 

主:科幻片確實是學生獨立製作中比較少見的題材,請演員與其他劇組成員也跟我們聊聊?

 

林涵:我覺得這個劇本很有意思,沒接過這樣的角色,攝影也幫助我很多,因為我們要拍很多特效的空景,也很謝謝攝影的幫助。

 

陳俊瑋:有些部分是在後製的時候完成的,所以拍攝時,空間的深度與大概的樣子要靠溝通跟想像,後來看到成品覺得我們特效太厲害了!

 

張衛帆:一開始導演給我看劇本,我覺得他是瘋子,沒想過台灣有人會想做這樣的東西。我的配樂做了一年,從最後面的ending 慢慢改回去,從原本的電子風,改成古典樂器,把他的聽覺做很遠,就有一種孤獨的感覺。

 

觀眾QA

 

觀眾A:我非常喜歡《迷語》,想請問導演,片子最前面角色好像被什麼給綁住、然後有像是鬼魂還是什麼的白衣人,請問那是什麼意思?

 

胡瑞財:一開始就是想呈現出失智症者被困在自己的回憶裡,白衣人是一種隱喻,但我又想把它表現得很有台灣本土的感覺,所以有點是黑白無常那樣的角色。

 

觀眾B:想請問《盧克萊修計畫》,這部影片的元素與父女感情都讓我聯想到《星際效應》,請問是不是有被這部影片影響呢?

 

畢佳翰:科幻片是我很有興趣的類型影片,但我說不上是科幻片迷。應該說我在這部片裡想講的是「回家」,而「家」是很多科幻類型片的共同主題,也許會讓人有這樣的聯想,不過當初並沒有特別參照《星際效應》。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1985.JPG

日期地點:3 / 31 ( 六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渡邊人》導演賴永昌、演員蔡浩洋、曾文威
《誰聽赤子心》導演鄧亮輝
《忙於一事無成》導演
周溥傑、編劇張潔妍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蔡政霖

 

主:請《渡邊人》,通常短片其實很少會拍古裝片,當初動機?場景、角色、比較難找,怎麼去籌備的?

賴永昌:因為想說比較少人投,就投了。一開始有比較沒有錢,就不拍千軍萬馬,就只拍三個人這樣

蔡浩洋:其實這是我第一部作品,演技也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拍了三天,對我來講是非常有趣的經驗

曾文威:因為我從小看古裝長大的,所以這次拍攝非常有趣。

 

主:那麼請教《誰聽赤子心》的導演當初爲什麼會想拍香港學生自殺的事情?

鄧亮輝:我想呈現人與人之間的不了解,因為每個人都有不想跟別人說的事情,也想呈現孤獨感,想呈現這種感覺。

 

主:請問忙於一事無成,劇本當初怎麼發想的?

張潔妍:因為是我本身的故事,畢業後找不到工作,要不要做一些其他工作,我媽就說讀了四年大學,卻找不到工作,身旁朋友也有這種經驗。

HR4A3300.JPG

觀眾Q&A

觀眾A:誰聽赤子心,為什麼一開始要用聖經?

鄧亮輝:因為我們不了解一個人,很常先入為主地去評斷人,他是聖經的一句話,帶我覺得放到現代,會有一個令人想像空間,為什麼人會這樣,這是我想說的一個問題。

 

觀眾B:《渡邊人》,場景哪裡取景的?空拍的畫面有什麼用意嗎?

賴永昌:場地是在香港的西貢,但想找一個沒有現代建築物的地方,坐船不斷的找找找,找了三天。那個空拍,有點想要表達香港的絕望,對比香港現代的情況,自由的問題。

 

觀眾C:《渡邊人》,對手戲有拉扯,當時的情況?

賴永昌::我們在之前有練習,所以在海上時就只拍一次就完成了。還有一次是整艘船搬到岸上去拍的,這可以講嗎(笑)。

 

觀眾D:《渡邊人》,少年跟船夫在搶船的時候,爲什麼要船夫要掉進海裡、死掉?

賴永昌:因為這呈現了香港的兩個世代,然後其實我沒有說船夫最後有沒有死掉,其實是一種生死未明的狀況,也對比了香港人對未來的無知。

 

觀眾D:請問誰聽赤子心,在岸上有穿白衣的角色,那代表什麼?

鄧亮輝:那是一對父子,代表了他跟他爸爸的關係,他們不互相了解彼此,好像長大了大家卻越來越不熟悉。

HR4A3309.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紅樓夢》眾演員.jpeg

日期地點:3 / 31 ( 六 )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

導演:吳星翔

監製:劉楓棋

男演員(男釵):陳彥名(林黛玉)、呂金象(賈寶玉)、唐綸(小尤)、信力(小文)、榮宗豪(阿喵)

女演員:張嘉方(探春)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蔡政霖

0.jpeg

 

主:監製先跟我們分享一下這部片的籌備狀況,因為從籌備到拍攝都一直話題不斷?

劉楓棋:因為導演編劇吳星翔先拿到優良劇本,一年之後公司拿到文化部輔導金,就開始開拍,拍攝完畢到現在也一年多,讓大家久等了,那其實比較不好意思的就是,導演去其他影展逛逛,之後片花想要重剪,差一點趕不上這次和金穗的合作。希望是在今年第三季,可以在台灣上映。

導演備受爭議,同志陰暗面的東西被討論,相對爭論性就比較高,店家也不想商借,等等的問題就是因為同志問題也很辛苦,但我們想把同志的原汁原味給保留下來。

 

主:現在請片中的幾位演員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還有飾演的角色。

陳彥名(林黛玉):

我的角色叫林黛玉。我就是出身在流氓世家,小時候很講義氣,愛出風頭。跟薛寶釵、賈寶玉有對戲。

呂金象(賈寶玉):

我的角色叫賈寶玉,我的戲就跟別人有很多互動,比較開放的個性,有求必應的一個角色。

陳彥名:

他在戲裡面的個姓很討喜,戲外很討打。(笑)

鍾唐綸(小尤/尤二姐):

我在戲裡面演的是第三者,個性害羞,從鄉下來的小孩,去都市才接觸到同志,遇到璉哥就慢慢愛上他,裡面還有被抓姦、一些大尺度的戲碼,然後演這部戲,需要蠻多心境上的轉變,這也是我需要去克服的。

陳信力(小文/晴雯):

我在裡面演的是尖酸刻薄的服務生,就是一直跟別人吵架,戲中最大尺度就是穿5層nubra,還有高跟鞋。

張嘉芳(探春):

我的色角色是探春,他就是一個T,是一個餐廳大老闆,像是大姐頭,管理一群娘娘腔的人。

榮宗豪(阿喵):

我的角色叫阿喵,我因為這個角色,還特地去學塔羅牌、算命等等的。

片花發表會實況之三.jpeg

主:跟大家聊一下,哪場戲最印象深刻?

金象:有一場戲我在河濱公園,因為某件事太難過,要把衣服脫下來,那場就拍了兩個小時,因為很冷受到身體的限制,但又要把情緒出來。就蠻印象深刻的。

彥名:最深刻的也是河堤那場戲,因為之前就不太舒服,就有真的跑去廁所吐這樣,但因為是演鬼魂,導演就說你要吐就直接吐,比較真實,最後還是非常感謝工作人員的幫忙。

唐輪:印象深刻的就是抓姦的那場戲吧,跟璉哥在做一些事,後來就被鳳姐看到,有些肢體衝突,正式來的時候,門一開一關,璉哥的牙齒還被撞斷,還蠻激動的那場戲。

嘉芳:我沒什麼情慾戲啦,比較像看著大家在成長的角色,看大家在變裝的時候,一直自拍、大家都很ㄏㄧㄠˊ,看到電影有人妖這個角色,覺得台灣可以接受那麼多元的角色是很棒的事情。

宗豪:有場戲要穿緊身亮片的裙子,為了我要穿上做好看的裙子,設計師還定裝了兩次,因為要演那部分還蠻緊張的,回家還有先練習這樣。

 

主:12男釵的演員,當初是怎麼徵選的?

劉楓棋:一開始在網路上海選,就有了200、300封履歷,之後到試鏡,試鏡了100人左右,也像說用這部片發掘一些台灣素人演員。

 

主:一開始得知被徵選上,有做什麼功課嗎?

金象:排演的時候,老師有教做一些破冰的小活動,像是人肉戰車,讓大家更熟悉彼此,之後對戲也比較順利。

彥明:因為不是本科系的學生,所以我會用心在我的生活上面,因為平常是沒什麼情緒的人,演戲前就會比較用心去體會自己的情緒。

唐綸:有看了同志電影,像是導演說他想拍成醉生夢死那種感覺,就去看了一下電影,也觀察南門市場的攤販,試著踹摩一些角色,在對應到自己的角色上面。

嘉芳:飾演T,就有調查一些女同志的分類,然後讓自己變得更man一點,也看了吳君如的十三妹電影,因為自己要演大姐頭的角色。

 

主:監製要不要介紹一下其它今天沒來的男釵?

劉楓棋:JR這個演員讓我印象深刻,一開始就覺得他是偶像團體、主持人,我跟導演覺得他不適合,但JR把劇本全部都讀了一遍,我們也看出了他的企圖新,最後找了他演這個角色這樣。而陳彥廷飾演峰姐,他是個實力派的,演技非常好,就覺得這部片一定要有個硬底子演員來帶動這部片,所以就選擇他來演這個老大姐的角色。還有蔡力允,當時他來試鏡,就覺得很奇怪,他有種台灣龍捲風的風格,我就覺得這部片一定會有這種角色。

當初選12男釵,就是希望他們一出場,就可以辨識度很高,所以這些人都是我們精細挑選出來的。

最後預計在今年下半年上映,預告預計會在暑假釋出,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片花發表會實況之二.jpeg

片花發表會實況.jpe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2918.JPG

日期地點:3/27光點華山電影院1廳

出席影人:《我們的月亮》導演楊子霆

                         《唏哩唏哩.嘩啦嘩啦》導演陳虹任

                                 《孤味》導演許承傑、演員陳淑芳、王真琳

主持人:江孟軒

文字紀錄:鄧宛瑄

照片紀錄:黃昱欣

 

 

主:首先歡迎陳虹任導演,導演之前作品小夏天》有得過金穗獎首獎,而這次《唏哩唏哩.嘩啦嘩啦》是截然不同的風格,且沒有對白,請問導演這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片名與故事?

 

虹:《小夏天》很幸運的得獎後,我一直在做廣告,當我再次幸運拿到輔導金,想做一個平常廣告做不到的東西。其實這個片名當初一改再改,想表達一個在雨中說話的感覺,在雨中說話是聽不清楚的,流淚也不會被看見。當這樣看不清說不清,真的沒有東西存在了嗎?我想其實是有的,其實一直想嘗試這樣的實驗,之前廣告時我可以用盡全力讓觀眾哭,用文案讓別人得到意義,但在資源很有限的情況下創作時,在什麼都不說時,其中是否有情緒能夠傳遞到別人的心理。這部片還有許多不足之處,感謝製作公司相當力挺我來完成這部片。 對於片名如何取名,我希望不是一種指向,而是個開放式的東西讓所有人參與這個雨聲中,讀取自己想讀取的東西,我無法描述我心中下雨的感覺,《唏哩唏哩.嘩啦嘩啦》是指很多聲音在敘述,但到底說了什麼,留給觀眾自己去感覺。

 

主:請問《我們的月亮》導演楊子霆,這部是怎麼開始發想的呢?

楊:當初因為對3D印表機有興趣,以此為這部動畫的發想。觀察到了3D印表機兩個特性,一個是自由列印出想要的東西,二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因此想要以「時間」與「空間」這兩個元素來運用發揮在這部動畫之中。

 

主:《孤味》這部片十分感人與幽默,現場觀眾笑聲不斷,這部以談論「蝦捲」為主軸 ,請問導演是如何發想的?

許:當初是改編自我外婆的故事,我外公風流因此很早就離家,那時吵架常是用外婆生不出男孩子的理由來搪塞,外婆因此賭氣花了十幾年生了七個女兒,第八個才是兒子,然而外公最後還是人間蒸發了。直到我高中時,接到臺南來的通知說外公過世,外婆到現場發現除了外公的遺體外,還有一位不認識的女人,後來便將此故事改編為畢業作品。

淑:謝謝現場觀眾,受到各位支持我們就會成長。導演能找我飾演外婆角色我相當開心,導演的處理與拍攝方式給我們非常開心的拍戲十二天,希望觀眾看了也開心,大家有機會能夠去台南吃點小吃。我們小孫女演的那場戲也相當好看與自然!

 

DSC_2934.JPG  DSC_2938.JPG

 

觀眾Q&A

 

Q:不太懂《孤味》片名的意義,想請教導演。

許:其實最早「孤」在南部是指待價而沽的那個「沽」,就是說買賣味道的意思,為了配合片子後來才改成孤獨的「孤」。以前聽長輩說,為什麼台南小吃那麼美味,會聽到人家說是因為「孤味」(台語),但要講意思其實也講不清處,後來問了很多人也查過,就是以前小吃店不需要店名,只要把一道菜做好就可以撐起一家店的感覺,大概是這個意思。

 

Q:《孤味》有沒有考慮過做比較長的版本?

許:其實現在正在寫長片的劇本,希望有機會完成能夠再和觀眾見面。

 

Q:剛剛電影有的製作時間一年,有的則是拍了12天,拍電影要在一定時間內做完,或是像是藝術品慢慢熬成,想問導演們如何抉擇時間的調配?

虹:《唏哩唏哩.嘩啦嘩啦》一開始的定位就不是為了賣錢,如果要拍作為長片的跳板的基礎,我就不會選擇拍這部片。很感謝製作公司陪我浪費了很多錢,會做這麼久的原因是,後期有很多部分是自己獨立製作,與剪接師慢慢去完成,也同時邊做其他工作。如何抉擇製作時間,自己是一開始就會先想好這部作品的定位,對我來說《唏哩唏哩.嘩啦嘩啦》是一項挑戰,透過無聲能夠傳達的事情,中間當然有成功也有失敗,而下一部類似的劇情長片便能以此經驗去做調整。

楊:動畫製作時間是相當長的,這部動畫做了一年半並花了一半的時間構想,後來很幸運找到動畫工作室來幫忙,合作之後才能順利完成。原本沒有預期得到任何收穫,但自己得到快樂也相當滿足。有件事很有趣,《唏哩唏哩.嘩啦嘩啦》是要做無聲的短片,而以動畫出發的話其實不太需要對白,這部動畫的挑戰就是刻意讓動畫充滿對白,在台灣配音其實是有難度的,因為觀眾習慣聽英文、日文的動畫配音,因此我想嘗試中文配音,也相當佩服配音員達到的成果,相當有成就感,謝謝大家!

 

許:其實這是我的畢業作品,這其實不好寫因為角色故事太多,最後在有限時間內算是有了完整的作品,一開始也是經費不足的情況,後來幸運有短片輔導金支持。當初做完不確定觀眾反應,在募資的時候有達標,三場回饋放映後也一直有人來邀請,去年跑了許多短片放映,滿有趣的是看到許多觀眾的回饋才發覺還是有成果的,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

DSC_2941.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DSC_9133.JPG

日期地點:3/28光點華山電影院1廳

出席影人:《憨嘉》導演李鼎、音樂總監余政憲、演員:鄭人碩、李亦捷、楊鎮、陳慕義、吳佳珊、吳震亞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鄧宛瑄

照片紀錄:洪季謙

 

大愛台開場:大愛劇場每一場都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今天阿嘉本尊也在現場,希望透過這些故事讓觀眾知道台灣是充滿愛的,非常感謝我們師兄師姐願意將自己的故事貢獻出來,提供正能量給人們。

主:歡迎導演與各位演員參與映後Q&A,請各位和觀眾分享幾句話。

鼎:今天是電影「憨嘉」的生日,希望大家喜歡,謝謝各位能夠一起度過這部電影的誕生!

捷:也許對於很多演員來說,可能演戲是消耗能量,但演戲對我來說,能夠為生活帶來更多勇氣與能量,謝謝大家。

碩:謝謝大愛電視台經理與總監給我這個機會、也謝謝各位演員前輩們、導演給我這樣的機會能一起合作,我知道我表現可能不是那麼好,因為亦捷把我的師父請到現場了,不敢多話,謝謝大家請多指教!

慕:近年來看過最好看的一部電影,以前我看戲從不流淚,這次卻看到落淚了。

珊:很久沒有在電影院內觀賞電影,「憨嘉」這部電影是充滿感動與愛的,殺青時自己有滿滿的不捨,戲中戲外我們之間都是充滿著愛,謝謝大家今天來觀賞!

余:謝謝大愛各位長官們、導演給我這個機會,「憨嘉」這樣的主題我們一直在想如何用音樂詮釋。「憨」這個字讓我們想到的是,關於藏傳佛教裡的一個「嗡」(Om)的聲音,這個聲音聽起來就像「憨」的台語,也是我為這部電影創作的第一個音樂元素。在佛家意義中「憨」此字意義和十方諸佛有關,我認為能傳達出「憨嘉」這個角色曾走過黑與白,並融合電吉他等樂器,在電影中增加許多襯樂來表現出主角外表浪子中複雜的個性。謝謝大愛電視台給我空間發揮,希望觀眾們能感受電影裡的任何聲音、感受我們製作這部電影的誠意。

亞:這是我和人碩在《角頭2》後第二次合作的作品,其實一開始拍攝時我不清楚這部電影在演什麼,直到今天看了發現原來電影傳達了很多層次與境界,很高興因為這部戲認識了各位演員。

楊:謝謝大愛電視台、導演、以及所有前輩們與觀眾們,這是個寓意簡單卻會讓我一輩子反覆省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無論電影拍前拍後的我,都不斷思考與謹記著家人的重要,每一次擁有再一次機會時要好好把握,希望觀眾們喜歡這部電影。

 

DSC_9007.JPG

 

主:電影觀賞完後心中的第一個感覺是?

捷:這是我第二次看了,剛開始拿到這個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本,對於一個女人如此愛一個男人而感到驚訝,後來我才慢慢了解這個角色。打個比方,靜娟這個角色,就像是你們男友為了要拔智齒去看牙醫,而你為了要感受拔智齒有多痛,對醫生說:我也有智齒想要今天拔,這個女生願意全心投入所愛之人,即使不是發生自己身上也會盡全力去體會對方的感覺。謝謝大愛電視台與導演給我這個機會,本身個性其實不是那麼的正面,然而這樣的角色卻帶給我許多正面的能量,我愛這個作品!

慕:我演過這麼多的戲,總共洗過兩次澡,兩次都是人碩幫我洗的,是特別的人生際遇。認為李鼎導演這場戲處理得相當不錯,是個相當特別的經驗!

珊:看完這一齣滿充滿感動的戲,能和現場觀眾和各位貴賓分享聊天相當開心。媽媽這個角色很類似我母親的個性,是一位認命的女人,即使有百般委屈與痛苦總是自己扛著,老公是天、而子是寶。 所以看完電影的時候想到了母親,阿嘉有時不願和媽媽說話時,就像我過去曾經也對母親做過一樣的事,然而母親已不再,心中有些遺憾。但還是很開心因為這部電影讓我心中有了我媽的影子。

碩:楊震、亦捷和震亞這些前輩在電影幫助我很多,導演與每一位參與的人都是不可或缺,謝謝師兄師姐前期給我的協助,沒有你們就沒有現在的「憨嘉」,這個角色可能沒有很笨,但是充滿著愛。

亞:在拍攝的時候沒想到意境如此多層次,導演拍攝前製作業相當辛苦也不敢多問,後來才豁然開朗。很高興參與這個作品,這是我在大愛的第二次作品,第一次作品也影響我許多,下次有機會再分享。

楊:再一次感謝能有這樣真人真事的故事,不管世昌或阿嘉,在故事裡覺得自己不被父親理解,我自己的父親曾經生一場大病,因此對家人更加珍惜,也了解有些事無法重來,調整自己對於家人的心態。

 

DSC_8966.JPG

觀眾Q&A

Q: 觀影時覺得有趣之處,發現楊鎮在劇中有幾個側臉像阮經天,另外覺得這部電影較特別,每一條支線都像是主線。第一個問題是關於鏡頭,當媽媽知道兒子入獄時,在家與爸爸爭執那段,大量運用特寫,觀察到角度特別且鏡頭晃動頗大,想知道導演處理如此是否有用意?第二個問題是,那段阿嘉到海邊彷彿要自殺的樣子,並回想起楊鎮死刑前的那段記憶,好奇到海裡只是想冷靜非自殺,還是因為那段回憶而在自殺前回頭、勇敢面對?

鼎:可惜今天攝影師沒來,若聯絡臉書可能會回應你。我喜歡你的第二個問題,其實人生中常跳出一個訊息,而我們就把它當成答案,楊鎮在獄中不斷告訴阿嘉的「重逢」的日子,阿嘉是到了當天才知道那是指處死刑的日子;阿嘉和靜娟去看房子時,也沒有想到那是最後一天,到底什麼是最後一天?對阿嘉來說,19歲後每一天都當最後一天在過,也可能想把握每個明天,很高興能有楊鎮與人碩,在這個劇本中即興發揮,像是獄中那段唱生日歌。這部電影越拍才越發現,我們都在等自己的那一天、害怕生日、害怕生命的最後一天,真正最後一天到來時我們會有勇氣面對嗎?當鄭人碩在演那場戲時,因為他的表現,我決定把那段和楊鎮的對話剪到海邊這場戲,本來阿嘉去海邊只是對自己的告解,然而因為他和楊鎮的互動以及他在海中痛毆自己,我覺得總有一件事讓他再回憶起,就是死的那天才能重逢。若我們相信死是生命的一部分,就能重逢了,這是我在這部電影找到的答案。

 

Q:請導演分享阿嘉遇到了兩位獄友當中的含義,以及三人之間的關係,剛入獄時感覺是對立的狀態,然而阿嘉和世昌起衝突時卻是吳震亞在勸架,想知道這三人在獄中的關係與對彼此的意義?

鼎:在牢房裡,三人只剩下彼此的軀體,各自帶著不同回憶與未知的未來,關在同一個房間每天相處,若我們再用世俗的方式看待這三個被囚禁的身體與其中的反應,我認為對於觀眾這三人的關係可以是一種遐想,然而當銬上手銬時,連擁抱都辦不到時,我們可以看到死刑的那天,楊鎮和人碩身體是用力扣著的,甚至人碩楊鎮都被手銬刮傷了。在牢獄中,什麼都沒有只剩下軀體時,到底如何詮釋三人之間的愛跟情感,當演員要用身體去賦予這些意義時,是費力的,所以楊鎮和人碩那場打架的戲相當辛苦。可能因為父親是漸凍人,知道身體不能再行使什麼的時候,三個人被關在一起、男女之間的愛情、銬上手銬後的肢體語言,讓我覺得特別迷人,相信在沒有身體之後,心靈交錯的情感才是動人的。

DSC_9123.JPG

DSC_8918.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期地點:3 / 24 ()  光點華山電影院二廳

出席影人:

《牧者》導演盧盈良、牧師黃國堯、牧師曾恕敏、製片周怡珍

 

主持人:策展人 胡延凱

文字紀錄:鄭芳昀

照片紀錄:李崑誠

 

 

主:當初拍攝牧者這部紀錄片的發想是?

 

盧盈良:楊雅惠牧師死前完成了一本自傳《背著十字架的女牧師》,這本自傳只有150本,其中的一本就在因緣際會下被不是基督徒的我看到,紀錄片工作者都有種很奇怪的社會情懷,看到這麼一個為人權主義發聲的勇敢女性,卻連基督徒或同志基督徒都可能不太知道她的事,覺得她的故事應該被大家知道,她在我心目中某一方面為人權付出的部分其實是蠻偉大的,所以我決定拍一部片紀錄她,並且花了四年的時間來完成。

 

主:可不可以簡單介紹一下楊牧師的背景

 

盧盈良:楊牧師她本身是異性戀,因為她有先天性多囊腎的疾病,她覺得她會遺傳給下一代,所以才一直沒有結婚,那也這樣很多人誤會她可能是同志,其實她不是。她在創立同光教會之後不久因為在牧會工作上面臨瓶頸便離開,後來輾轉又去了其他教會,但在晚年一直有健康方面的狀況。

 

主:想問黃國堯牧師怎麼會想來台灣呢?

 

黃國堯:當年在香港的教會因為同志議題而與教會起了衝突,後來知道台灣有機會,才到台灣來的。這幾年的感覺是比起香港,台灣的對於同志其實友善許多,不過我們對小孩子會有點抱歉,當初他們也是在教會長大,我們離開教會之後,變成那些朋友也都不來往了。對他們的影響會是,即使是基督徒,也會有沒有辦法靠信心去解決的事情。

 

主:我們請曾牧師來跟我們聊聊在拍攝過程的一些體會

 

曾恕敏:首先我要先感謝導演盧先生,就像他所說的,這部片竟然是由一位不是基督徒的導演所拍攝的,在拍的過程中,所有的劇中人也都跟導演有很好的友誼存在,對我來講,這部片不是在宣揚劇中的每一個主角,每一次我看這部片,覺得他就是在告訴我們上帝愛每一個人,還有楊雅惠牧師怎麼用她感受到的愛去照顧她四周的人。

 

楊雅惠牧師在1995年成立了同志基督徒團契「約拿單團契」,我也是在1995年就進入到這個同志基督徒團契「約拿單團契」,所以1996年升格成立同光教會,這期間我也一直在這當中,當時我還在我的母校台灣神學院唸書,我也面臨了我的身份在學校受到爭議的這件事,我也面對非常大的壓力,很感謝我的老師今天有來到現場的鄭雅恩牧師,在那個時候,我面對著整個學校都知道我是同志的身份,我沒有勇氣去面對全校師生會怎麼看我的情況下,我想要辦休學,所以那天晚上我就去找鄭雅恩牧師談,但他跟我說你可以安靜下來一段時間先不要休學,很感謝鄭老師給我很大的鼓勵跟陪伴,也謝謝在當時的台灣神學院,既使我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沒有把我趕出學校,繼續讓我完成我的學業,之後畢業再回到同光教會牧會。

我覺得這部片其實一直在告訴我們楊雅惠牧師的精神有沒有傳承下來,有沒有傳承在同光教會,有沒有傳承給台灣的人們,我很高興,至少我有傳接到。

我跟楊雅惠牧師在那個時代一起努力,如師如同工如朋友一樣,有的時候有些心事她沒有辦法和同光教會的同工說的時候,她會來跟我說,所以有很多的際遇,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跟楊雅惠牧師,有時候是走向相同的路,但是不管如何,這條路會繼續走,因為還有很多人,還有很多的同志朋友、同基督徒需要更多人包掛我,繼續的去照顧他們,所以會繼續的走下去。

 

主:想問製片,當導演要拍這部片的時候,你是怎麼在拍攝過中協助他的?

 

周怡珍:我自己本身是一個同志基督徒,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我非常感謝小良,其實我們一直是工作上的合作夥伴,但是後來因為在2013年的時候,因為我自己的信仰在家庭或在工作中遭遇到人生的最低潮,那時候我很感謝小良,這對他當然是一個衝擊,因為他沒有想過一個人竟然會因為她信仰的關係,沒有辦法在家庭或是在工作中取得一個平衡,後來他問過我很多問題,他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信仰不要你了為什麼你還要堅持在這個信仰裡面,所以我們從這那個時候就想要一起來找一個答案,為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可以不要這個信仰,後來我就介紹他認識了幾個好朋友,就是片中的幾位主角,也讓他看了雅惠牧師的自傳,他非常地深受感動,覺得怎麼會有一個這麼棒的人卻沒有人知道她。

 

我覺得拍這部片很痛苦,每一次看片子,不管看了多少遍,我沒有辦法去壓抑那個心情,可以回想起那四年裡有兩年的時間我們都在街頭生存,當然那時候我們自己也很投入社會運動和同志運動裡面,就如同曾牧師說的,他想要讓同志基督徒們去看到有更多不同的選擇,因為很多的夥伴們都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每一次看到一幕一幕的畫面過去,又會想起很多不同的臉孔,當然我覺得最棒的事情是,還好我有機會到同光教會,遇到這麼一群今天也有到現場一起支持我們的友同跟牧師,如果不是他們這樣一直支撐著我們,我想生命很難繼續走下去

 

觀眾A:我首先要讚賞這位盧導演,因為他拍了一部非常感人的電影,劇中這種對於平等人權的努力,我們都非常感佩,但是對於片中紀念的這位楊牧師,我們因為了解不夠,我們只有看到有個鏡頭有說最後這位牧師是用自殺結束生命,我想這是一個非常悲慘的結局,但是在基督教的教義來說,自殺就是阻隔了他進入天堂之門,我相信這對他的信仰來說也是非常大的衝擊,也看到了曾牧師在非常艱苦的情況下生存的樣子,他像是重演了楊牧師的一些路,多少從他的例子身上我們看到了楊牧師經過了什麼樣的痛苦,再加上她那個病痛。

我還是想暸解,你們基督徒對於她這樣子的死是什麼樣的看法?

 

曾恕敏:很遺憾雖然楊雅惠牧師是用燒炭自殺而亡,但其實她背後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

第一個,她是一位女牧師,在台灣的主流教會屆來講,女性牧師跟男性牧師還是有很大的落差,也就是說在性別議題上,還是會覺得男性牧師比較好或者能力比較強,那另一個部分是因為楊雅惠牧師她是一個異性戀的牧師,她卻成立了一個關懷同志的團體,然後升格成為教會,很多主流教會的牧師跟基督徒會覺得楊雅惠牧師是明知故犯。

當她用這麼大的愛心去關心去幫助我們這一群同志基督徒們的時候,對於主流教會的人來說,他們覺得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會覺得你身為一位牧師你怎麼可以做這樣的事情,甚至為他們成立了一間教會,楊雅惠牧師最後她回到體制內,因為她是屬於台灣長老基督教會這個教會的體制,她回到教派裡面的時候,台灣長老基督教會沒有辦法去接納她,就像她所說,她投了很多的履歷,既使有短暫的接納她到教會去牧會,但是也待不久,因為有太多的攻擊,在她離開同光教會之後去過三間教會,都牧會不到一年就離開了,逼的她得去找其他一般的工作,但是一般的工作她覺得這不是上帝呼招她來這世上的使命,她應該是要成為牧師的,做一般的工作,她做得很不開心,她很不快樂,所以最後她覺得,如果這個人世間的教會都不願意接納她去牧會,她想回到上帝的身邊,因為上帝最後接納她,她願意回到上地的身邊去服侍上帝。

 

我覺得最後的悲慘是因為主流教會在同志上面這個議題的不接納和不友善的對待,逼的楊雅惠牧師走上絕路,這樣的故事是給我們一個警惕,怎麼樣讓這種事越來越少,不要再有人走上相同的路。

 

黃國堯:我想補充一點就是,這個影片呈現就是楊雅惠牧師那種犧牲的精神,所以她後來有憂郁症自殺這件事,自殺在基督裡面是不是因為自殺就不能上天堂這個沒有定義,我個人看法,這個無關,你怎麼離開這個世界,用什麼方法都不會影響你的信仰的,核心的價值就是因為我們是相信耶穌來得到天堂的福份,很多人都懷疑自殺就不能上天堂,我沒有看到聖經裡面有任何證據可以說明這個事情,所以只是我們覺得她不應該用這個方法而已,一個人到了那個情況,她的情緒她的精神狀況,已經控制不了的時候,我們還能再攔她什麼事情,我們應該用這個比較人性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

盧盈良:那我也補充一下,在拍這部片最後的動機其實變得很單純,我沒有想去賺你們的眼淚,還是讓你們覺得他們很慘,他們本來就是這樣的,我只是想跟大家講說,你可以不喜歡這部片,可以不喜歡我,或者不喜歡同性戀也可以,我們要知道,他們跟我們一樣是人,我們要學會尊重這件事情。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9074.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二廳

出席影人:

《閃焰假面》導演徐瑞良、黃泰維;美術湯佩潔;演員吳宏修

《跳舞吧!鼓棒》導演陳怡君;攝影王崇霖;演員鄭永岳、戴鎮宇

133公里》導演/女主角林劭慈、執行製片朱芸廷;男主角周倚澤

主持人:粘瀚文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李崑誠

 

 

主:請問是什麼動機讓你們想拍這部片?請各位導演跟大家聊一聊。

133公里》導演林劭慈:因為之後要拍畢製,然後我就從我的人生經驗聯想到,家中有一張媽媽的照片,從此出發再把它發想成完整的劇本。

《跳舞吧!鼓棒》導演陳怡君:我進入北藝大之後,遇到很多挫折,就想要用一個開心的劇本,就想說做做看吧,不管就結果有沒有成功,提醒自己。

《閃焰假面》導演/主角黃泰維:畢製想不到要拍什麼,但我一直很喜歡摔角,就想說拍拍看,就偷偷練了一整年,家人都不知道這樣(笑)。

IMG_9114.JPG

 

主:拍攝時,如何跟小朋友溝通的呢?

導演林劭慈:小演員當時才3歲,我們劇組就去他家玩,先培養默契,到現場用偷拍的方式,讓演員在鏡頭前看起來很真實,因為我們也希望他可以用自然的方法表現出來。

導演陳怡君:因為拍得時候,小胖角色很吃重,所以前期花了很多時間跟小胖溝通,大家還跟小胖一起練舞,花了很多時間用遊戲的方式,讓大家熟悉彼此。然後我覺得小朋友像一顆電池,早上有電下午就會沒電,有些鏡頭看起來很累、不連戲,就會有點可惜。

 

 

觀眾Q&A

 

觀眾A想請問閃焰假面劇組,我們現在看到的有摔角元素,剛剛有說是經過很多劇情更改之後才變成閃焰假面,但原本劇本的原型是什麼?

導演徐瑞良:原本是要拍一個燒燙的摔角選手,但因為經費等種種原因,後來再加上其他親情的元素,就組成閃焰假面,但摔角的元素是本來就在的。

 

觀眾B想請問閃焰假面劇組,為什麼最後男主角可以放棄戴面具上場?

導演徐瑞良:因為其實到最後一切都不重要,重點是他終究還是站上擂台了,面具並不是重點,往前走就對了。我們在做田野的時候,發現面具對摔角手是一種象徵,他戴上面具後,他就是不一樣的人了,這是很有趣的一點。

 

觀眾C三部片的攝影都相當有挑戰,我想了解在捕捉畫面的時候有遇到什麼挑戰與難題?

導演林劭慈因為一部全側拍的戲,從技術、預算上就有點困難,在想鏡頭的時候,以多拍到素材為主。主要跟副導演溝通,之後到現場有多少東西能拍,就拍多少。這樣的戲到後期就變的比較自由吧,但現場還是以戲為主。

導演陳怡君火車上的戲最難,我們包下一節車廂,拍攝期很短,只有台東車站到宜蘭車站的時間,那場戲又很長,所以前期就做很多準備,後來發現很多不連戲的地方,就覺得很挫折。

還有有一場在圖書館舉辦跳舞比賽,那場時間只有半天,所以拍攝速度都跑得很快,因為時間來不急,之後有一些妥協啦。我們出雙機拍攝,人力不足,所以動作要很快。

導演/主角黃泰維:摔角場那場最難,因為摔角要賣招式,sell 招,要怎樣摔得好看很難,我們只有出一機,一個動作可能要摔個15次,一直摔、一直劈。擂台其實有彈性,一摔整個攝影機、設備都會動,這也是個難題。所以前期跟導演就有先溝通,到現場就可以快速地順過一遍。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4225.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錢莊聽來的事》導演徐東翔、陳家逵、謝盈萱

《獨奏》導演劉邦耀、孫陽

 《黑白鍵》導演陳潔瑤、演員黃鐙輝

《絕對領域》導演李俊宏、黃姵嘉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許菁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先請《錢莊聽來的事》徐東翔導演來分享一下一開始討公視新創電影短片的時候,怎麼會選擇這樣的題材?

徐東翔導演:這個片子最早是編劇和導演找我一起合作,那個時候是根據一個社會事件與新聞事件改寫的故事。

 

主:我們請演員謝盈萱、陳家逵來與我們聊一下

徐東翔導演:今天機會很特別,因為每次Q&A都不會會合,大家都在拍戲。所以把機會留給另外兩位。

陳家逵:拍完後,剛剛是第一次觀賞影片,忽然發現我的部分被剪掉滿多的。導演之前說這個真實事件,我們一直在找故事裡面找一些合理性。導演希望這個保險業務的角色有一點點甘草形象。在拍攝過程也提供了很多很俗辣的方式,導演也很喜歡。整個過程還蠻開心,因為導演沒有脾氣。

謝盈萱:這是很愉快的角色,雖然戲裡面角色的狀況蠻悲傷的,但是導演給了很大的空間,不斷與演員討論內容和角色。他希望不管是哪一個方面,對於每一個演員能夠過關,他才會往下進行。導演也非常尊重演員,所以這是一個很愉快的合作過程。

 

主:那我們請《獨奏》的導演劉邦耀

劉邦耀導演:這一部片其實是我第一部個人編導的劇情短片,會寫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當你寫第一部短片的時候會比較容易往生命線去走,然後找到一些敏感與共鳴的部分來寫。故事是虛構的,但情感是真實的。我一直覺得在家裡面如果你是能力比較強的小孩通常家裡比較嚴,反而是像劇中比較麻煩的小孩可以一直在陪媽媽。

主:找孫陽演這個角色?

劉邦耀導演:他練鋼琴練得蠻辛苦的。

主:孫陽本身會彈鋼琴嗎?

孫陽:本身是學小提琴與中國笛子,有學過一點點的電子琴。不過接到戲的時候覺得需要惡補一下,所以找了大學音樂系來幫我惡補。每天彈鋼琴,現在很懷念當時候上鋼琴課,然後至少上1-4小時的課。最後還是沒有彈成,因為太難了。

 

主:接下來到《黑白鍵》的導演陳潔瑤,之前拍了《只要我長大》然後得到了很多獎項,怎麼會想到回來拍短片?

陳潔瑤導演:因為短片對我來說是新的嘗試,這是我第一部短片。其實覺得不太容易,因為要在很短的時間裡講一個故事而且是拍生活。宥希過世之後,他要面對的日子。在劇本的部分有想很久,當時也有何演員一起討論。因為整部戲算獨角戲,所以選了《可愛的陽光》義大利歌曲。因為是它一個很溫暖的歌曲,對他來講兒子的過世,日子還是要繼續而且他們的回憶裡有苦有甜。演員如何投入其實對我而言是很頭痛的,所以可以問一下鐙輝。

黃鐙輝:導演希望我不要有太演的方式,但是他要看到東西,就是很難。所以導演幫我虛構了一個兒子的FB,然後在快開拍前給我看。我本身也是一直在練鋼琴,因為我也是不會。但是我把那份煎熬當成是想兒子,為兒子去彈的。在這部戲得到最大的是,拍戲從來沒有有的感覺。因為導演的關係,讓我慢慢進入到角色。因此在最後一幕,悲從中來一直狂哭。導演嚇到,因為她沒叫我哭。我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活在角色裡面。

IMG_4235.JPG

 

主:那我們歡迎《絕對領域》的導演李俊宏,這個作品跟之前以往的作品完全不一樣,這一次怎麼會做這麼大的嘗試?

李俊宏導演:因為如果我繼續拍以前的東西就不會有人要給我錢拍片。所以我需要做一點嘗試,讓大家知道我也可以拍其他東西。

 

主:怎麼寫出這樣的宅文化?

李俊宏導演:其實一開始就鎖定在片名,從片名去延伸出東西。最後把元素抓進來鎖定在女僕身上。所以就是這樣慢慢構成的。

 

主:怎麼找到姵嘉來演這樣的一個角色?

李俊宏導演:因為我覺得女主角要很能跳和唱,又能演出那麼Over的戲卻又不會讓人覺得受不了,所以我覺得姵嘉很適合。

 

主:姵嘉這個角色應該跟你之前演出的角色很不一樣,很新的體驗對不對?

黃姵嘉:完全不一樣,在看的過程當中覺得自己很Over與很浮誇,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演的當下沒有這樣的感覺,然後覺得角色就是需要這樣講話,肢體這麼複雜的一個人。

 

主:覺得演到很過癮吧?

黃姵嘉:很過癮,其實我在接這個角色的原因就是想穿女僕裝。因為我完全不看漫畫,所以裡面很多專有宅男或二次元世界的東西,我是完全不知道他們在講什麼,都是導演拿著劇本一個個跟我解釋。

IMG_4259.JPG

 

觀眾Q&A

 

觀眾A:我想問《獨奏》的導演,你怎麼揣摩類似癥狀的鏡頭與角度?

劉邦耀導演:我在寫這個角色的時候,我在為這部片定一個天才與蠢才,然後把兩個角色放在一個劇情裡面和一個家庭裡。天才反而好做因為鋼琴家,反之障礙的話,做了蠻多研究找到一些不同的種類,像一些唐氏癥等等,不同的癥狀。但是不想把那麼外現的癥狀拍出來,因為覺得在消費或是攝影之心得呈現。所以我把它變成他是真的障礙,只是它看起來跟大家是一樣的。然後我有做一些訪談和認識去寫這樣的角色。至於鏡頭是怎麼拍的?我可以安排望遠鏡的角色,它可以有很多解釋,但是我不想做太多解釋。他看到什麼,不曉得。這是兩個對比角色的一個連結。劇本一開始是寫雙胞胎的,後來蠻難的所以就改一下腳本與設定。

 

觀眾B:想請問一下《絕對領域》的導演,剛剛你有提到先想到片名,我想知道您當初的構想和在片子裡面是怎樣發揮的?

李俊宏導演:我突然發現台灣觀眾其實不明白絕對領域是什麼意思,所以在片子一開始就放了名詞解釋,他這個詞源自於新世紀福音戰士,科幻名詞之“AT力場”的和制漢語,原指劇中任何實體無法侵入的障壁力場,當這個磨沒有了,大家就會融合在一起的一個解釋。後來就延伸到迷你裙與膝上襪時大腿暴露出來的部分。這裡就延伸出,大家都有想要堅持的東西,不可以被觸碰或侵犯的領域。其實是從這裡的去慢慢整理出它的脈絡。

IMG_4309.JPG

IMG_4288.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4018.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製作人巫知諭、製作協調林貞吟、導演陳慧翎、副導兼後期統籌余慧君、剪接師吳姿瑩、混音師鄭元凱、配樂師史旻玠、演員兼歌手娃娃(魏如萱)、演員王淨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許菁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首先我們先歡迎製作人巫知諭、導演陳慧翎、演員兼歌手娃娃和演員王淨。我們請製作人分享一下當初公視電視為什麼會想要做一些微科幻類與奇幻的戲劇?

巫知諭:其實我們最早在創作這個劇本的時候就知道,因為它原著的小說其實讓別人看了並不舒服。我們其實並不想要讓觀眾看一個不舒服的影片,雖然公視一向都不怕批判與探討議題。所以就想到說要嘗試用不同類型來包裝它。那這樣的方式也讓觀眾在觀影的過程中保持一點距離感,可能會更有感覺。

 

主:那怎麼會找到陳慧翎導演合作呢?

巫知諭:因為跟慧翎是長期合作的,從《那年,雨不停國》也是編劇之一,那時候合作的很愉快,也因她當了母親。所以對教育的議題也很關心,因此在創作的時候就想到她了。

 

主:那導演是怎麼會想到做一個不同戲劇形態的東西?

陳慧翎導演:首先是先看到原著,然後非常的喜歡。當時的總經理和助理找我的時候就馬上答應了,跟當時候《那年,雨不停國》是一樣的。當時候他們也只是拿了大綱給我,我就答應了。因為應該只公視電視台才會做這樣的題材。老實說,找我的劇本有很多,可是怕一部片會耗掉很多的精力以及會佔據生命的那一塊。所以會好好的勝選。很開心因為公視有一個很大的空間可以做這樣的議題(教育這件事情)。比如說教改:很多孩子可能會變成實驗品,可是教育這件事情又不能等。因為孩子一天一天的在長大,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關係往往會在這樣的非常主流的對與價值觀有很大的扭曲與很大的衝突。就像小樂在書裡面說的:她說寫的每一個故事讓人看起來都很不舒服,可是如果你也會覺得不舒服,那表示那些孩子每一天都在不舒服。所以我們也很期待大家也可以關註這一部戲。

 

主:那我們請王淨來聊一下這個角色?你的第一個感覺是?

王淨:其實在接到劇本的一至二的星期裡,聽到別人說可以在有生之年裡演到一個這麼迷人的角色的話,我會覺得非常的開心。後來因為上帝的安排下認識到這麼好的一個團隊,除了團隊以外還有坐在保留席的朋友們、孩子們與工作人員,就覺得是一個很棒的緣分。角色的話,我覺得在扮演茉莉的過程中,過得非常痛苦。不只是在拍攝期間,甚至殺青過後的自我療傷的過程非常緩慢。但我覺得,如果這樣的痛苦可以讓社會大家感動,我覺得是值得的。

 

主:那我們請娃娃稍微跟我們聊下除了演這套戲,它的配樂是怎樣的?

娃娃:我沒有負責配樂啦,其實我是客串茉莉的心理醫生。然後再拍的過程中,導演希望我可以幫他寫主題曲。在這之前,我其實都不知道。其實我在開始寫的時候有一點卡住,我不知道怎麼為戲量身定做一個主題曲。後來覺得寫不出來,因為沒有太多的想像。因此製作人來我聊天,他提到了四個字,那就是“不被理解”。他希望我可以用“不被理解”這四個字去發想。所以我就把它當成我專輯的歌去寫。

主:那我們就期待這首歌的主題曲,所以我們就來先來看將近有18分鐘的全球首映片花。那觀看片花後我們再請導演和演員來跟我們分享。

 

IMG_4006.JPG

 IMG_4022.JPG

 

(18分鐘片花)

 

主:歡迎回到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全球片花發表會,那我們有掌聲歡迎我們的導演陳慧翎、兩位演員王淨與魏如萱娃娃一起到台前來跟大家分享整個拍攝與創作過程。我覺得這部戲的類型集合為科幻、懸疑、推理、又虐心有親情。我覺得幾乎各種原屬一網打盡,看了片花後我覺得非常的震撼。那我先由導演分享一下,因為原著裡是有九個故事,那麼怎麼把它改變成五個單元?

陳慧翎導演:其實當時很有趣的是創作之處呢是把它寫成了一個青春偶像劇。因為那時候可能很想討好觀眾吧,因為大家現在看戲都是視頻網站上面看。我記得我的朋友有講說:有一個大數據就是大家喜歡用1.5倍在看戲。他說在中國有一個數據的研究的分析,可是在我們真正想要開始製作的時候,看到那樣的劇本想起不是自己要做《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初心。因為就像小樂的序幕裡面談到的就是,他朋友問他為什麼要寫一本讓大家看了很不舒服的書。她的回答是:如果你覺得現在這些故事讓你看起來不舒服就是因為這些孩子在現實生活中也過得很不舒服,而且是每一天都很不舒服。那當我要改編這個本著作的時候,我要秉持著作者寫這本書的初衷。他其實想要讓大家看見在主流價值觀中,大家對於成功的定義是怎樣抹殺與扭曲了親子與家庭的關係。那是我們很想提出來以及希望大家可以關註的。

 

主:所以其實五個故事他所要談的一些重點與核心都有一些不同的意義在。那我們其實看到裡面的片中,演員其實非常堅強。從實力派演員到新人演員以及大家現在非常關註的青春偶像演員。那可以聊下一些選角的情況嗎?

 

陳慧翎導演:其實選角其實非常的困難,因為其實基本上我們當初想要拍這部戲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些孩子們要去哪裏找。因為其實線上的演員就是在這個年齡其實並沒有,那我們不可能去找二十幾歲的人再過來看高中生生活中生,所以我們想要找真正的鮮嫩的小鮮肉演出,那我覺得其實我們非常的幸運,而且其實我一直很相信一件事情,就是事情很困難,可是當你大家都很想要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定全宇宙都會來幫你,所以呢我們就從各個不同的我們就廣發邀請函,就先放消息說我們要拍這部戲,我們想要找什麽樣的?那其實有一些是經紀公司,那有一些是我們在網絡上看到的,就比如說可能這些孩子們他們過去曾經有參加過一些學生短片的演出還有廣告上面看來的。我覺得就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以及緣分,所以大家都聚在了一起。那如果像是實力派的演員以及那些演媽媽角色的演員。有一些是曾經合作過的,有一些事很想合作的。比如說娃娃,因為喜歡他的歌,所以先把他騙來演戲,過後再叫他幫我寫主題曲。其他比較大咖的就刷友情卡咯。

 

主:所以動員那麼多,我相信其實光是整個拍攝檔期那麼多,因此需要去敲這麼多的檔期。所以應該也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吧。

陳慧翎導演:對所以工作人員真的非常辛苦。因為敲期這件事情就不是我責任啊。我只要說我要拍,那他們就會把人敲到。

 

主::那我們接下來請王淨聊一下看到劇本你怎麼去揣摩演出這個角色的人物性格。

王淨:其實茉莉這個角色跟王淨本人有一點小小的落差,所以進入茉莉對我來說算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不過還好我有遇到很好的表演老師,包括教我去研究一下憂鬱癥的資料還有一些相關的影片等等的。

 

主:那可以跟觀眾講下這個角色跟整個故事的大概一些的背景。

王淨:茉莉其實是一個被家庭與社會的期待所壓垮的孩子,包括他對自己的要求也非常的高,導致他最後心理生病了可是卻沒有一個發現她。

 

主:那在表演當中內心會很壓抑嗎?

王淨:拍攝的時候其實還蠻辛苦的,雖然期間還不算長。但是感覺再度日如年,因為不知道自己是誰也不知道自己在幹嘛。

 

主:那在表演上,導演是怎麼跟王淨在溝通?

陳慧翎導演:其實已經忘了,因為拍攝期過了蠻久的。而且我一個人要經手那麼多小孩。

王淨:但是導演當時有說一句話,讓我非常痛心。有一場戲的情緒非常大,然後我希望導演可以跟我幾句話。過後他就把我拉到陽台,他其實什麼話也沒說,他就握著我的手。等到要開始開拍的時候,默默在離開前拍拍我說。如果茉莉是我女兒的話,我會好好愛她。他講完過後我就開始哭了。因為那個角色對我來說很心酸。

 

主:那娃娃魏如萱是飾演心裡醫生嘛,看到角色過後怎麼去準備?

娃娃:因為我的戲份沒有很多,但是我覺得演戲很好玩就像是表演一樣。好看的表演不是在舞台上,我最喜歡就是很觀眾或者聽眾有互動。那我覺得演戲就是,你丟東西給他,他會反彈給你。跟他們演戲的時候覺得他們給予的力量很強大,演完戲後會覺得感覺很特別。剛剛在看片花的時候,我覺得太刺了。拿創作這件事情來說,我覺得我所有的創作,寫出來的歌就已經變成標本了。所以在每一次在演唱的時候,我都會讓他復生。但是這一次給我的感覺是,他在說一個現實每一天都在發生的事情。可是我都是不敢看,不敢說,可以忽略這件事情。所以我剛剛在看片花的時候心裡是非常激動的。

 

主:那聊聊你是如何寫了這個主題曲?

娃娃:好的,其實就靈感這個東西你要去找他的時候,他不一定會來找你。所以我其實拖了很長時間,中途有想放棄因為不知道怎麼寫。所以就從“不被理解”這個方向開始寫。我希望這首歌寫出來可以帶給大家一種溫暖與安慰。因為我在唱的時候帶著一種陪伴和擁抱的感覺去唱。

主:那這部戲會出原聲帶嗎?

陳慧翎導演:其實除了主題曲,我們的配樂也非常的精采。其實,我很想要出原聲帶,希望公視可以出一下。主題曲放在片尾是希望大家看完後,能夠被溫柔在擁抱。

主:是不是每一個單元都有主題曲?

陳慧翎導演:應該說我們每一個單元的片尾曲都是娃娃這首歌。

 

主:今天現場也是有來很多影片中的孩子,那我們請導演介紹一下。

陳慧翎導演:好,請大家揮揮手。

 

主:那我們讓大家聊下看完片花的感受

 

曾少宗:我的單元是《媽媽的遙控器》,我是演劉子銓長大之後。那對我來說非常榮幸能演到這部戲。因為我跟導演之前是在偶像劇認識的,那再演這個角色的時候很痛苦,因為他背負著小孩到長大對媽媽的期待,失望,傷痛。拍攝前導演就拿了之前拍攝劉子銓的影帶到我面前播給我看,我看了後眼淚就馬上掉。那請大家多多支持!

王渝屏:我的單元是《貓的孩子》飾演阿智的角色。名字聽起來十分中性,這個角色比較特別,他是有憂鬱癥與暴力傾向的資優生。拍的過程也是跟大家一樣不舒服與痛苦。這個角色有一個幕後花絮就是他真的是一個男孩。這個角色有很多打戲。謝謝大家來看這個片花。

 

王渝萱:我是飾演《孔雀》單元的王渝萱,孔雀比較特別地方是,他需要跟孔雀對話。然後在事件過後要跟孔雀有互動。希望大家可以來看。

 

李宇彤:我也是在《孔雀》單元裡有演出的學生,我演的也是跟孔雀有很多互動的人。大家一定要看喔。

 

劉子銓:我飾演的是《媽媽遙控器》,我看完的感覺是帶有一種很溫暖又帶著一種殘酷。各位記得來看!

 

劉修甫:當時候我會試這部戲是因為我姐當時候在公視的網站上看到他們公開徵選演員,所以就投了一下。看到角色的時候就覺得很特別,覺得這個角色有一點精神分裂,看完片花就很感動。

 

淩心妤:我是飾演《媽媽遙控器》裡的陳芳來,我應該是這五個單元裡最快樂的角色。我從來沒有低落的地方,比起其他角色比較輕鬆。但是我是在一個蠻壓抑的劇組裡唯一一個跳動的光束。個人本身與演的角色很不一樣,我個人比較陰沈。看整部片的過程,讓我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大家一定要多多支持。

陳孟琪:我是《茉莉的最後一天》裡的可莉,然後在拍這部戲要感謝很多人。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演戲,大家都給我很多的鼓勵。有一場戲就是我必須哭,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要如何釋放情緒,所以我就突然聽到王淨的聲音“妹妹你要好好活下去”之類的話。我一聽到姊姊的聲音眼淚就即刻掉下來了。所以就很感謝有那麼多人願意去幫助我。看完片花的時候,我媽就突然看著我並且抱著我哭,哭得很誇張。也非常謝謝媽媽,因為他給予我很大的鼓勵。

 

艾摩爾:我是茉莉單元裡飾演茉莉最好的朋友,戲份沒有很多的角色。這個角色對我來說就是在茉莉身邊把茉莉的影子與情緒拖出來但是又放回去留給茉莉自己去表達的一個角色。這個角色本身的個性跟我很像,因為也是一個外表很陽光,但是內心很細膩且多愁傷感的男生。本身是舞台劇演員,第一次挑戰有鏡頭的表演,舞台與鏡頭不一樣的地方在舞台的情緒都是連貫的,鏡頭的話就是有卡與ACTION,而且一ACTION情緒就要進去,卡情緒就要出來。對我來說很困難,但是是一個新的挑戰。看完片花的感覺的是想起媽媽寫給我的一封信,但是個時候出了一本書。然後要求媽媽幫我寫碼文。碼文裡寫說:我作為他的孩子只有在她的子宮裡是他擁有我的,可是當我生出來過後只能遠遠的看著我。他只能默默的幫我祈禱,然後看著我跌倒。

 

主:聽完這些分享,讓大家更期待了。

 

陳慧翎導演:不要因為片子不舒服或是感到悲傷而不去看,就像我們在人生當中很多東西在發生,在存在。然後我們就當作沒發生,等到問題發生的時候就留有遺憾。但是有給一個朋友看《茉莉的最後一天》他看完後他覺得很可惜,他認為如果這母女能互相理解一點或許就不會有很多遺憾發生。

IMG_4144.JPG

IMG_4174.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3804.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老頭子》導演 江詩雯、女主角 范億雯

          《漩渦》導演陳祺欣、女主角陳又瑄

                   《𤆬路》導演李冠毅、演員莊凱勛、廖欽亮

        《金孫》導演陳彥宏、演員潘親御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許菁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當初拍攝《老頭子》是不是對西門町有一些體會和觀察?怎麼會寫出這樣的故事?

江詩雯導演:對,當時覺得有趣和對老頭子與經營者產生好奇。所以當時有到訪那間店並且做了一些調查。拍攝期間有調整美術與燈光。

主:你在演的時候有實際到店裡觀察過嗎?觀察的感受?

范億雯:有,會覺得非常奇妙而且很神秘。

 

主:《漩渦》很特別,因為它是去年香港鮮浪潮的作品。通常鮮浪潮的作品大部分是以香港本地為主,是因為導演到台灣唸書的關係才選擇用台灣的故事來當作鮮浪潮創作的背景嗎?

陳祺欣導演:有兩個主要的原因,第一個是大學與研究所都在台灣完成,因此與台灣有了情感。第二個點是想要陳又瑄當演員。

主:稍微聊下與蔡爸合作的經驗

陳又瑄:第一次合作還蠻有趣的因為除了戲的部分,蔡爸有許多有趣的人生經驗想要分享。

 

主:請《𤆬路》的導演陳冠毅跟觀眾解釋一下片名的由來?怎麼找到莊凱勛與廖欽亮演這對兄弟呢?

李冠毅導演:一開始在寫故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這個故事該取什麼名字。在與同學開會的時候,他們想要提出一個像是𤆬路的東西。其實𤆬路在閩南語來說就是帶領與領導的意思,就像哥哥帶著弟弟和弟弟最後給哥哥的回饋,跟𤆬路的意思是有點相近。所以就叫𤆬路。一開始討論的時候就想要找亮哥和采儀姊,因為之前有在一些作品與場合相遇過。凱勛哥的話比較特殊的原因是當初想要找弟弟的角色時,但是沒有特定找誰。因為弟弟的角色只要表現的不那麼一般,其實就會像弟弟這個角色。由於同學的建議與討論下就找到了凱勛哥。

主:接到角色之後的第一個直覺是?

莊凱勛: 是一個很有挑戰性的角色,由於本身也有哥哥的原因,因此和導演聊完過後發現都很意氣相投而且題材很特殊。最主要是有關注點也很關懷,再加上其他的演員都很優秀。

廖欽亮:覺得劇本超好所以一定要演而且也聽說凱勛哥也會參與,所以超開心與興奮。拍攝期間也與凱勛過著親兄弟的生活,聊一些心裡的話。拍攝時凱勛也有很多身體不適,所以也會特別照顧他。

 

主:《金孫》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可以請導演講一下當初的發想?

導演陳彥宏:這個故事是從一則新聞上去發想的,他述說著一個婆婆很想要孫子,結果求神不成。因此她去偷外籍勞工的小孩。當時看到照片的時候是網頁上的新聞,婆婆等著警察做筆錄,她一點茫然。因為她沒有想到自己想要孫子的動力驅使她做出一些誇張且荒唐的事情。所以從這個點上去發想,長輩們其實想要的是一種陪伴。

主:林美照與潘親御這個祖孫的組合很特別,可否講下與美照姊合作的心得?

潘親御:其實很開心可以與她合作,因為她是一個很厲害的演員。在現場的時候她會指導與帶領我進入這個角色的狀況,不然平常需要自己去摸索。

 

主:在《𤆬路》片中凱勛與欽亮情緒很重且張力很大的戲,之前都有排練過嗎?

李冠毅導演: 拍攝前有稍微對過戲,三個演員觀察後討論出來的東西。當時沒有排戲,因為相信演員而且擔心排練的話動作比較多容易受傷。還有就是感受第一次的感覺,因為那個很真實和有力量。所以就簡單走過與對過,現場就直接拍。

莊凱勛: 會先告訴其他演員大概的走位與動作,但以情緒的強度做調整。由於采儀姊與欽亮哥都很有經驗的演員,因此那場戲比較辛苦的是攝影師。因為他必須跟著演員動,所以基本的走位還是大約說一下。其他的就是情緒上的丟接。

 

主:《金孫》裡婆婆的角色,怎麼會找美照姊來演?

導演陳彥宏:覺得美照姊跟這個角色有點相似而且特別所以選擇了美照姊來演。

 

主:分享一下《漩渦》之前在香港鮮浪潮播放的時候,觀眾對片子的回饋或意見?

陳祺欣導演:當時在香港播放的時候年齡層蠻廣的,當時擔心片子比較艱澀難懂,但是那一次放完後有70歲與20幾歲的觀眾分享了一些心得,共同點是大家都看得明白。

 

IMG_3777.JPG 

 IMG_3846.JPG

觀眾Q&A

 

觀眾A:想請問一下《老頭子》的導演,由於演員演的非常自然就彷彿像西門町的老頭子一樣,請問他是真的老頭子嗎?

江詩雯導演:在書寫劇本的之前,在學長的介紹之下看到了江忠明演員的照片,因此印象非常深刻,所以想要為了這個演員寫一個劇本。那時候就想到要寫這個故事,因此就按照了演員本身的性格之類的去書寫。寫完後就找江忠明演員,希望他能擔任此角色。

 

觀眾B:我想請問《𤆬路》的導演,短片中兄弟拿的手搖鼓在片裡有什麼意涵嗎?

冠毅導演:它算是一個童年的標針,哥哥與弟弟從小連結在一起的東西。鼓對弟弟來說很重要,有一次鼓壞掉了,哥哥幫他修。因此二人產生連結。

 

IMG_3923.JPG

 IMG_3967.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4527.JPG

日期地點:3/25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天涯小逃犯》導演周美玲、演員:巫建和、吳震亞、黃采儀、詹博翔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洪季謙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請問導演當初為誰什麼會想到這個劇本?

周:其實還蠻無聊的啦,就是因為自己也有耳鳴,所以把男主角設定成被爸爸打成這樣。然後其實我也想寫一個青少年的愛情故事,青少年就像人與野獸之間,他什麼可能性都會有,所以有很多層面,但可能要用很多不同作品來呈現。

 

主:巫建和在這部片中有很多對手戲(曾佩瑜、采儀),有什麼想法呢?

巫:我覺我給自己遇到最大的挑戰,其實我現在24歲,演這個片好像讓我回到以前那種可以做很多的事的時候,好像重回青春那種感覺,加上都是很厲害的演員,就覺得很好玩。

 

主:片中很多外景,從都市鄉下,導演要不要聊一下。

周:因為一般電視電影其實不會拍那麼多天(15~16天),因為場景很多,每天都要一直跑景跑景,我又比較需要睡眠,所以就拍了比較久。

 

主:那采儀姐,來聊一下演媽媽的角色,他其實對孩子來說是一個矛盾的角色?

采:媽媽會離開,我覺得媽媽沒想到男主角會回來找她,他當時只是要安撫男主,那18歲男主角回來之後,男主對媽媽的想像都幻滅了,當時媽媽就會有種罪惡感,因為沒想到男主會來找他,然後看到兒子之後,就會覺得我兒子演得真好喔(笑)。

 

主:兩個警察,哼哈二將(全場笑),來聊一下。

震:覺得劇本很有趣,導演很厲害,年輕世代與老警察的反差與劇情呼應到,男女主角的角色設定。

翔:原本在演的時候,不知道現場會有這樣的效果,就大家都在笑,就覺得怎麼會這樣(笑)。

IMG_4488.JPG

觀眾Q&A

Q:之後男女主角好像不會再一起,但後來是因為小孩,男女主角才又好像在一起,跟之前說沒有小孩的家就不完整,是一個呼應諷刺嗎?

周:答案不是因為小孩,是因為愛情。因為談戀愛是一輩子的課題。

 

Q:回家拿東西那場戲,爸爸要趕他走,那是因為爸爸怕他被警察抓嗎?出獄之後,老師開娃娃車來接他,最後巫建和沒有賞車,那是一種幻想嗎?

周:爸爸看似暴力,其實是關心的。打電話罵他、趕他走,其實是要他小心警察,留線索給觀眾,但爸爸又不能演得太明顯,這樣又太刻意了。出獄那邊不是幻想,重新看到老師跟女兒之後,你覺得他會上車嗎?巫建和是一個彆扭的孩子,他6年後一出獄看到一個完全不認識的女兒,你覺得他會上車嗎?他上車後他要說什麼?一個彆扭的孩子他不能那麼快地去處理人際關係,所以他不上車是合理的。

 

Q:我理解劇情最後會需要一個高潮,但搶警槍,關6年也太久了吧?

巫:劇本這樣寫,沒辦法(笑)

周:劇情這樣安排,不代表他罪有應得,重點是折磨之後,愛情還會繼續嗎?這是我想丟還給觀眾的問題。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G_3713.JPG

 

日期地點:3/24 光點華山電影院一廳

出席影人:《生生》導演安邦、演員顏藝文

主持人:胡延凱

文字紀錄:鄧宛瑄

照片紀錄:朱靖菱

 

主:《生生》這部如此充滿溫情的電影,透過鮑起靜與吳至璿建立了忘年之交的友誼,這樣的劇本當初是如何發想的?

安:這樣的故事是源自兒時面對一位女生同學死亡的經驗,在參加喪禮後,自己便不斷思考死亡的意義,因此長大後想拍一部給小朋友看的關於死亡的電影。其實長輩面對死亡不一定像我們想的如此悲觀,透過莉莉奶奶與小男孩,利用網路直播連結兩個陌生靈魂與情感,來傳達這個故事。

 

主:當初為什麼會請到女主角鮑起靜演繹這個角色?

安:鮑姊一直是我的偶像,有一次看完鮑姐的作品「天水圍的日與夜」後,便和朋友討論與分享,覺得身為導演一輩子若可以拍一次鮑姊是相當幸福的事,認為她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演員,因此請到了鮑姊來演這部電影,而其實劇本部分也是為鮑姐量身打造 。

 

主:想請藝文姊分享與鮑姊對戲的過程。

藝:其實自己真實生命中,剛經歷過類似的事情,因此有一點微妙的感覺,並不是說很難演,而有一些需要去思考與面對的東西,因此其實過程相當痛苦。不過和鮑姊合作也教導我許多事,像是演戲其實需要放鬆,自己本身個性是較壓抑,然而鮑姊在現場演戲就像在平常生活吃飯講話,不像在演戲的感覺,我當時在現場就相當好奇鮑姊是如何做到的,現在回想起來收穫很大。

安:鮑起靜之前在受訪時,常會被問與小演員對戲是什麼感覺,鮑姊總是回答「我們都沒有小朋友會演,小孩就是輕鬆啊」,鮑姊說其實她比較晚才領悟到怎麼演戲,其實演戲就是放鬆就好,所以我發現鮑姊在現場最常做的事就是讓大家很舒服放鬆。

其實對藝文姊比較抱歉的是,由於拍戲時希望她能連結一些自身經歷,所以擔心在詮釋這個角色時影響到她自己的情緒, 因此在現場我是盡量不要打擾藝文姐,讓她自己發揮。

 

主:請問為何會找吳至璿小朋友來演這部戲?

安:吳至璿就是小梁朝偉啊!阿至爸爸今天有來,他就跟爸爸一樣帥氣。

其實這個角色找相當久,一開始也是從素人中尋找,最後是透過許時豪幫我們找到這位小朋友,最大會選擇他的原因是發現阿至在演戲時意外的相當放鬆,甚至有一看到他直接在鏡頭前面抓癢,覺得還好沒有選錯,而且又帥!

IMG_3630.JPG

觀眾Q&A

Q:發現整部電影小男主角生生都沒有對莉莉奶奶有任何稱謂,想請問原因是什麼?

安:當初構想時莉莉奶奶這個角色就有點當作小孩來拍,反而小孩是比較有拍老人家沈穩的感覺,安排兩個靈魂透過網路相識與交流,目的是讓兩人相處比較像朋友,希望他們地位差不多,才能站在同一平台對話的感覺。

 

Q:中文片名叫「生生」,英文片名是“Sen Sen“,想請問這樣的片名是否有特殊涵意?

安:「生生」就是小朋友的名字,也是有兩個生命的涵意。至於英文片名其實有掙扎過,最後決定使用中文音譯直翻是因為較直觀,在眾多影片名稱中看起來較突出。

 

Q:在觀影時觀察到角色設定的社會位階並不是特別富有,導演為何有此觀察與安排?有一場戲是女主角和媽媽在醫院時吵架,作為觀眾也因這場戲開始將劇情做串接,在下一場則是媽媽對於死亡感到害怕,好奇導演安排這場戲的原因為何?

安:職業設定我是直接從自己媽媽的職業複製過來,母親是計程車司機。由於爸爸是老榮民,因此媽媽常會接觸一些老人家。之前認識有一位阿公,最後因為肝癌去世,對那位阿公來說死亡就如上戰場一般豁達。問媽媽死亡是什麼,媽媽說婆婆告訴她「人死如燈滅」,就如同循環一般,有地方燈滅了,另一處新的生命又會亮起,這樣的概念看待死亡其實是比較樂觀的。

至於莉莉奶奶對於死亡感到害怕,也是取自生命經驗。我爸爸在醫院時,總是關心我有沒有吃飯,當時就覺得長輩這樣的時刻都不斷在照顧別人,但自己面對死亡時到底是否會害怕?與鮑姊和監製討論過,認為莉莉奶奶確實是會害怕死亡的,其實做田野調查時,在癌症基金會,我們就聽到類似的經歷,發現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都是會害怕的。對戲中女兒想法的部分我們請藝文姐分享。

藝:我看到劇本時都先跳過這場戲,在現場雖然是在執行演員的工作,但在消化這個角色時,還是有一些要處理的東西,難免有難過情緒。自己是盡可能讓台詞生活化,其實當至親或長輩面對一個無助絕望的情況時,表達出來的話是直接且戲劇化的。我們在演這場戲時其實沒有花太多時間,不過對戲前的前置作業是相當辛苦的。

 

Q:(分享)可以看到這部電影演員演得相當逼真,奶奶和女兒之間的對話,可以看到佛學說的「執」其實是人們的致命傷,個人覺得這給我們一個啟示,要戒掉「執」,排除執著的想法。

Q:想請問這部電影安排莉莉奶奶學習夏威夷舞,是否因為是相當放鬆的舞蹈,且夏威夷舞和靈魂與天堂有關,是一個預告的概念?

安:謝謝教學夏威夷舞的朋友們幫助,夏威夷舞的確符合莉莉奶奶的個性,看待死亡是樂觀的。當初就是需要一個熱情但不是躁動的舞蹈類型,於是想到對生命充滿熱情的夏威夷舞。

 

Q:這部片我看了第二次,影像中出現了五、六個日期,上次在高雄電影節問導演12/24有什麼特別的涵義,是不是聖誕夜有特別的直播,結果發現沒有。一次撕掉兩張日曆,看到這一幕的感覺是奶奶在那一百天中什麼又沒做的又過了兩天,想問一下導演是否有這樣的用意?

安:其實日曆就是象徵生命漸漸消逝,12/24此日期確實是有討論過的,認為這個日期是一種諷刺,雖然是平安夜卻不是平安的,最後莉莉奶奶沒有活過一百天,不斷撕掉日曆也象徵日子一天天在逼人是十分殘酷的。

 

Q:想請教導演在拍片的過程,如何和阿至溝通死亡這件事?想請導演與藝文姐分享印象最深刻與最有感觸的一場戲?

藝:其實每一場都印象滿深刻,不過記者那一場戲是我最緊繃的時候,那場演完後心情非常的差,一方面看到鮑姊這麼輕鬆,相比之下心情有點複雜,不過導演有察覺到但沒有做任何干涉,可能是想讓我自己去感受。

安:其實生生在演戲時聽到的都不是奶奶真正的錄音與直播,是我們錄給他聽的一些分享,有一次是我分享自己的經驗。而媽媽都會陪伴阿至去現場,跟媽媽溝通過,認為雖然阿智沒有面對過死亡,但可能面對過失去,這樣失去的經歷可以和死亡做一個連結或比擬。印象比較深刻就是莉莉奶奶台中那個家,我們找非常久,多虧駐台中代表找到光復新村,房子本身就有許多故事。

 

主:請問電影接下來的播映與宣傳計畫?

安:3/31、4/4兒童影展播映與8/31全台上映,希望如果觀眾想分享給親朋好友的話,麻煩多多宣傳!

主: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導演與演員!

 

 

IMG_3666.JPG

 

 

 

 

 

 

 

 

 

 

GoldenHarve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